文学cc > 都市小说 > 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 > 第二百四十章 师傅,吃药了! (第五章)

第二百四十章 师傅,吃药了! (第五章)

推荐阅读:
  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陈凡这么上下打量他,这个白效儒就被陈凡看的一阵浑身不自然,但是他本身还是很洒脱的,这么一笑,忍不住道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陈凡笑了笑。

  “请。”

  说着,陈凡进门,可是,却在这进门的瞬间,陈凡这个手掌,试探性的向着这个白效儒的手腕就按过去了,刹那之间,陈凡这个掌心,一道恐怖之力,含而不放!

  这一股力量,太上篇配合在其中,丝毫不逊色于先天罡气。

  这手掌一按下,已经叫人变色。

  这猝然之间的偷袭,就算是陈凡自己,也不过是临时起意而已,完全可以预见,这个白效儒不会有任何的预料,果不其然,实则就是两人擦肩而过,陈凡就碰了上去。

  这速度来的太快,以至于这个白效儒都没有来得及反应,手一按下去,一股恐怖的力量,就从白效儒这个手臂上要爆发了开来。

  但这个力量只是一闪,旋即飞速暴跌了下去。

  回到先天一境。

  擦肩而过,惊心动魄就在一瞬间,谁也没有在意。

  陈凡含笑,手已经移开,似乎一切什么都没做一样,这白效儒脸色稍稍有那么一些僵硬,只字不提,只是一伸手道,“请。”

  陈凡擦肩而过,心头已经有了一个答案。

  至少至少,……先天四境之上!

  好一个白效儒,难以置信!

  这个白效儒之隐忍,实力隐藏之深,简直是叫人触目惊心,陈凡这不试探,甚至不知道这个人已经达到先天四境以上了,想必,这就算是这个方问镜,对他这个弟子也完全不知情吧。

  进了这屋子里,叫陈凡心惊。

  病榻上,方问镜重病不起,无法起身。

  这方问镜,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好,在苍玄派上一战,赵百愚那猝然袭击的一掌,差点杀掉了他,就算这样,他病逝沉珂,依旧久病不愈。

  陈凡似乎隐约明白,这方问镜为什么要找来自己了。

  “方宗主。”距离这病榻十米外,陈凡不再上前,一抱拳道,白效儒快步赶到这病榻前,跪在塌前,人在垂泪,且同时轻声的道,“宗主,莫凡到了。”

  “莫、莫先生。。”帐子露出一角,内部,惊人。

  只看见这方问镜,鬓角灰白了一大半,整个人气血惨白,不死也是半废了,那赵百愚一掌,竟然凶残到了这等地步!这方问镜已经半只脚踏进了棺材里了!

  这消息若是传出,整个世俗界必定为之震惊。

  方问镜极度虚弱,试图坐起,却不能,只是苦笑了一声,“一切让先生见笑了。。。先生,,请、坐。”方问镜一字一句,艰难的道。

  在白效儒帮扶下,才勉强坐起,靠在床榻上。

  “不敢。”

  陈凡一抱拳,沉声道,“不知道方宗主招在下,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吗?”

  陈凡心头暗暗揣测,这方问镜身为掌门,病情严重至此,一定瞒不了太久,难道是关于他病情的事,有什么需要自己去做不成?

  自己人不方便露面?

  方问镜无力说话,手指一抬,示意一旁白效儒说,白效儒一抱拳,第一句话,就叫陈凡大吃一惊,“老宗主已经过世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陈凡无法置信。

  苍玄派那一战归来,那先天六境的老宗主,已经过世了??

  陈凡张大了嘴。

  而方问镜又病入膏肓,随时暴毙,这也就是说,实际上,这个问剑宗已经风雨飘摇,消息一出,随时会覆灭的边缘了,旋即,陈凡又冷静了下来。

  不对,太悲观了,且不说这白效儒藏有一手,足以一人震慑山门,再说,那老老宗主李任闲又没死!

  问剑宗,还是固若金汤。

  白效儒默默垂泪道,“老宗主本来就气血衰竭,寿元接近走到了终点,这次,苍玄派一战,这个赵百愚的出现,老宗主被迫出手,谁曾想,回来不久后,人便坐化了。”

  “我问剑宗,已逾二十日,不敢开丧。”

  “师尊又病情如此,稍有不渝,我问剑宗危在旦夕!”

  陈凡明白了,看来,这一战下来,看似苍玄派被灭掉了,实则这个问剑宗损失才是最大,老宗主坐化,方问镜濒临一死,确实是内忧外患。

  “这事,为什么对我说?”陈凡先迟疑了一下,如此问道,陈凡深深看了那白效儒一眼。

  不对,有疑点。

  老宗主即便年老体衰,出手一次,按理也不到该坐化的时候,怎么就突兀的暴毙而亡了?陈凡总觉得,这个事情是否有些蹊跷。

  “我们相信莫先生,并且,这个事情,需要莫先生才能做。”

  陈凡沉吟了一下,点头道,“说说看。”

  白效儒道,“师尊病体沉珂,已经动弹不得了,而我问剑宗,不能让此事暴露,天人界上,有一位名医,人隐居在翠竹峰上,我们希望莫先生能把人请来。”

  “请那先生,以游历的名义过来。”

  “关于这事,我问剑宗上下,没有一人适合出面,只能请莫先生代为走上一趟了。”

  “嗯?”陈凡沉吟了一下,立马也就明白了,方问镜将死,问剑宗已经治不好了,只能求助于天人界的人,可是,问剑宗的人如果去请,不管动静再小,也会被有心人察觉。

  老宗主已死,方问镜再一出事,问剑宗就完了!

  故而,叫陈凡去请人,做神不知鬼不觉。

  陈凡思索再三,不禁拧起眉头,这个事情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问题,只是,自己隐隐约约,总是觉得有什么环节说不上来。

  “这事容我想一想。”陈凡没有第一时间答应。

  尽管这明明是举手之劳,但陈凡必须警惕。

  白效儒一抱拳。

  “咳咳。”方问镜又一阵咳血,竟然咳出了几口污血,整个人一阵头晕目眩,再一次昏迷了过去,“师尊,师尊。”白效儒焦急失声,旋即道,“一来一去,最多五天的行程,再耽搁一下,师尊必死无疑了。”

  “算了,顾不了这么多了,我亲自去吧。”白效儒跺了跺脚,着急的道。

  “算了。”

  陈凡抬了抬手,“还是我去吧。”方问镜的人品还是没的说的,至于这事,虽然有所疑点,但陈凡自信,应该应付过来,问题不大。

  而这事,自己不接下,于情于理,似乎有些说不过去。

  “莫兄若是能替我把人请回来,救好我师傅,对我白效儒来说,就是再造之恩!”白效儒上前一步,竟然直接给陈凡行了个大礼,跪下,神色之诚恳,即便是陈凡也动容了。

  “行了白公子,不就是走一趟吗。”陈凡叹了口气,“我去就是了。”

  这走一样,似乎确实没什么风险。

  “多谢莫兄。”白效儒极为激动,一阵哽咽,从袖子里,拿出了一个长条形的盒子,这会递给了陈凡,“这个盒子里,装着的是一卷‘青牛戏水观想图’,是请柳青松老先生来的聘礼。”

  “行。”陈凡点头收下,也不多看一眼。

  “事不宜迟,我就先出发了。”陈凡摇了摇头,关于这个事,问剑宗上下,估计都是守口如瓶,自己真是揽了一个烂摊子啊。陈凡摇了摇头,又看了那方问镜一眼。

  自己稍微耽搁一下,真能耽搁死这个方问镜。

  事态紧急,陈凡也不客套了,拿上东西,直接就出发了,白效儒是感激涕零,一直把陈凡送出了这个山门,回到床榻边,白效儒身子渐渐温和。

  屋子里,两个人,白效儒和方问镜。

  这会,从屋子里,缓缓传出来一个平静的声音,“师傅,莫先生已经去请医师了,我相信过不了多久,您就能痊愈了,师傅,起来吃药了。”

  嘭嘭嘭,十扇木窗,无声一齐关上。

  嘭,大门自行关上。

  关上的一瞬间,露出的是白效儒一张诡异的面庞,他正缓缓的端起一碗药,从一勺子,喂向这个方问镜,而这个勺子里,浓黑之色,不知是何物,似乎不善。

  更加诡异的是,此事,隔着这个帘子,能看见方问镜这个身子,像一个木偶一样,正在笔直的坐起,然后一动不动。

  微风吹过,露出这个帘子的一角。

  一双深灰色的眸子,腐败,空洞,这方问镜,赫然已经死去多日了!

  “师傅,吃药了。”

  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