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12 > 言情小说 > 梦恋之姻缘 > 第三百九十六章 梦游地界5

第三百九十六章 梦游地界5

推荐阅读:
  不一会儿,大门前有人朝院里喊着:‘杨家人来娶亲了!杨家的娶亲花轿到大门前了!新女婿下花轿了!’

  忽听又有人说:‘新郎进大门了!快让开路!’

  郑晓文、林静、温洁梅三人听到这声音,都想看看新郎是什么样子,三人一起往前院去了。

  三个人走着路,都感觉奇怪:这前后院两个院中,拥拥挤挤这么多人,我们三个竟然忽忽忽地就走过去了,真是稀罕,真是有意思还好玩。

  温洁梅对林静说:‘咱们在这里的行动飘忽忽的,我想做个试验,你看着,让我拍那个年轻人一下,看他有什么反应。’她没敢抬手,只随手朝那个年轻人碰了一下,碰的力度足能让那个年轻人回头看,可那年轻人一点点反应都没有。

  林静说:‘你碰得太轻了,他这么年轻,捶他一顿他也没事。你看着,我得使劲捶他一拳,他要是再没反应,那他就是铁打的身子。’

  林静说完,她使劲朝那个年轻人捶了一拳,那个年轻人就像没一点事儿一样,连摸摸锤他身上的那个地方都没有,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  林静对温洁梅说:‘哎呀,咱两个都忘了,他们是影像,哪会知道疼!’

  郑晓文直想着看新郎,她顾不上看林静、温洁梅在哪里玩。这时候,她看见新郎进前院了,她仔细一看:呀,果然是依林!她心里又是一阵激动。

  郑晓文见杨依林身上穿着到脚脖地方的长衫,头上戴着有一圈儿帽沿的呢毡礼帽,帽子上面的两边,插的有两串红绢花。

  郑晓文见杨依林一直带着微笑,她明知道杨依林是去娶,西厢房里已经打扮好的新娘郑晓文的,可她还是没控制住自己,跑到杨依林跟前,拉着杨依林的手说:‘依林,你要娶的人是我这个郑晓文!是我啊……’

  可是,无论郑晓文怎么说,怎么晃新郎杨依林的手臂,杨依林还是带着微笑看着前面的路,往那个前后院相通的,那所中房屋走着,他像是根本就没有看见郑晓文。

  郑晓文放开杨依林的手臂,她流了一脸的泪。她听到林静、温洁梅在叫她,她才明白过来,赶紧把脸上的泪擦掉,笑了自对自说:‘你个痴情郑妮妮,那是影像!那就是上辈子,你郑晓文和他杨依林结婚时候的影像!’

  郑晓文拉杨依林的手臂、郑晓文流泪、郑晓文自语,林静和温洁梅都没有看到。她两人还在叫郑晓文:‘晓文,你快看,这新郎长得很像杨依林!’

  林静、温洁梅一直惊奇地看着新郎杨依林,心里都在说:新娘长得像晓文,新郎长得像杨依林,还都像得跟真人一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?杨依林他怎么会娶晓文呀?这影像看着很真实,这又不是电影,怎么会这么离奇?

  郑晓文明知道这是影像,她看见几个人把新郎杨依林让到了中房客厅。这个时候,她管不住自己了,她跟着也进了客厅,她拉住杨依林的手说:‘依林,你不要在这里了,你快跟我走,快离开这里,我们一起回华元,一起回家!’

  郑晓文说到回家,她猛一回神,又说着自己:你激动个什么呀,这就是你的前世清朝时候,你和杨依林结婚的实事影像,都说过你一次了,你就别再激动了,你看看这影像,你回忆一下就行了,赶快站远点,就别再往前去了!

  只听见有人说:‘新女婿吃过饭了,该上花轿走了,大家说,想让新女婿干什么?’

  有人说:‘让新郎背着新娘上花轿!’

  又有人说:‘那不行,新郎必须抱着新娘让新娘上花轿!’

  先前说话的那个人说:‘新郎抱着新娘上花轿,开始吧!’

  这时候,郑晓文、林静、温洁梅都看见,清朝那个郑晓文出了西厢房,新郎杨依林带着微笑走过去,很轻巧地抱起新娘郑晓文走出了郑家大门,后面的人簇拥着跟了出去。

  郑晓文感觉新郎抱新娘,是阳间人界现在想的新花招,清朝哪有这个习俗呀!她就这么一想,那影像就变了。她们三个人都看见,这一次,是新娘郑晓文两边有人搀扶着出了西厢房,然后,她缓缓走出大门,上了花轿。

  这三个人也随着人群站到了大门外,她们看着新娘郑晓文、新郎杨依林,分别上了各自的大红色花轿。又看到六顶大红色花轿一一起轿走了,这三个人才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郑晓文心里说:在清朝时候,那天结婚上花轿的事儿我都忘了,今天让我看了看影像,真好!那天的花轿回到依林他家,我和依林拜过天地,到晚上洞房花烛夜的时候,依林和我说了很多好玩的话,现在想想就想笑,嘻嘻嘻嘻……

  温洁梅也在心里说着:杨依林对我说,他有女朋友了,原来他的女朋友就是晓文呀?太稀罕了,平时一点点都看不出,晓文想和杨依林好的意思,这怎么就好到结婚了呢?让人怎么想,也不会想到是现在这个结果……

  林静心里也在嘀咕:你杨依林的女朋友是晓文,你怎么不早点说出来呀,干吗憋着屁不放,在那儿忽悠人,还给人办个了丢人现眼!啊?忘啦,刚才看他新郎官笑得那么自美,我怎么不趁着他笑,上前踹他几脚啊!竟然让他上轿走了,算便宜他了!

  三个人都正在心里说着话,忽听导游说:‘去第四层了!’

  这三个人一看,就是十八层地界第四层。林静说:‘这一次没感觉,可下到第四层了。’

  温洁梅指着不远处说:‘你们两个快看!’

  这两人都看见,一面招展的旗帜上有个很大的‘朱’字。她们心里都说:哦,朱元璋!明朝的影像。

  三个人又听见导游说:‘到第五层了!’

  林静指着远处说:‘你们看见没有,那边有个人,他一箭可把那个飞雕射下来了!’

  郑晓文说:‘我们都看见了,射箭那个人不是成吉思汗,就是忽必烈。’

  郑晓文说完心想:这地界是这样的吗?这怎么和我们人界的人,传说中的事儿不一样啊?刚才我也看到宋朝时候,我和柳依林结婚的影像了,可地界不只是这样的内容吧……

  郑晓文正思索着,她听到温洁梅说:‘呀呀,到唐朝啦!’

  林静说:‘唐朝?是,是唐朝,刚读过宋词,那就赶快找唐诗读读!’

  温洁梅说:‘别读唐诗啦,快看呀,哇呀,杨贵妃!太漂亮了!’

  郑晓文看看杨玉环,她说:‘这传说中的大美人,可是真美啊!都说环肥燕瘦,咱们还没有看到赵飞燕呢。看这杨玉环,这可是真人影像,她一点儿都不肥胖。她长得只是肌肤滋润、饱满光洁,这杨柳细腰的,哪里肥了?!’

  林静说:‘书上说杨玉环长得肥,现在咱们看见真人了,去把她叫过来,量一量她的身高、体重、各部分比例,如果正好,就说明她不胖不瘦正合标准。以后谁再传她肥,拉出去捶两拳!’

  温洁梅一看眼前,她说:‘都别议论妃子了,你们看,到隋朝了,都快看看吧,隋炀帝吵吵得脸红脖子粗,正在那里发火呢!’

  林静说:‘呀,就是。都别说话了,听他吵了什么?’

  这三个人听到隋炀帝激动加愤怒地说着:‘你们说我杨广不理朝政,荒淫无道,是个昏君,你们这全是胡扯淡!我大隋费尽心力打下江山,统一国土,是李渊把我大隋的功绩夺了去!你们是只认胜败不认人啊!

  ‘你们这些不分青红皂白的乌龟王八蛋们,胡记乱写,我一急把你们那些毫无根据的演义书本都给烧了,看你们还往后代胡乱传不传了!你们把朕气得,我,我,窝嘈尼芭悖阻纵!皇帝也是人,你们不把人欺负急,谁会骂人啊!’

  她们三人都听得非常明白,同时也禁不住笑得格格的。

  忽然,她们看到了历史上的三国地图。转眼之间,她们就看到了诸葛亮。

  郑晓文激动地说:‘诸葛亮这么年轻啊,才二十多岁的样子!’

  温洁梅说:‘我看到的诸葛亮,是三十多岁的样子。’

  林静说:‘我看到的诸葛亮,是四十多岁的样子。’

  这三人说着话,那三个年龄段的诸葛亮忽地一下,并排站在了一起。

  林静问:‘诸葛先生,你能观星研斗,又会呼风唤雨,你这么高超的本事,能教我几招吗?’

  三个诸葛亮同时回道:‘观星斗,唤风雨,那是根据自然现象预测的,你只要耐心研究这门儿学问,自然就会掌握一些知识。’

  温洁梅问:‘诸葛先生,你能掐会算,事到功成,你的能力高超得实在是令人佩服欣赏。你经由的那么多成功事例,都是真的吗?’

  三个诸葛亮又同时回道:‘一个人再有能力,也不可能神到样样精通。你们看我诸葛亮这个人物的那些小说,别入得太深,也别认得太真,当成故事看就行了。’说完,三个人的影像都没了。

  这三个人忽然之间,又往下面下了一层。三个人看着影像同时说:‘呀,秦始皇!看他戴的垂珠皇帝冠,端坐在那高高的座椅上,就知道,他是等着咱们来访的!’

  林静说:‘嬴政,你修造那么长的长城虽然护国,可是,你累倒了多少人,你知道吗?你太残忍了!’

  秦始皇说:‘新世纪的贵客来访,秦朝以礼相待。你小女子说话虽然难听,可也不无道理。可是,你不了解当时的社会状况。那个时候,工业不发达,没有吊车、铲车、挖掘机,还一直有北方内侵,我大秦帝国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,才动用人力的。

  ‘话再说到咱们的二十世纪,你们这个时代,都全盘机械化了,有的工种不还是依靠人力吗,还何况两千多年前的工农业落后时代呢。’

  温洁梅朝着秦始皇说:‘那你也不能让范喜良、许孟姜两人夫妻分离呀!’

  秦始皇说:‘历朝历代的人,为了公共事业都有夫妻分离之事,这可不只是秦朝有啊。’

  温洁梅说:‘我说你秦国那么强大,原来你很会辩理,你有很多辩词儿呀!’

  郑晓文在一旁听得直想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