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12 > 言情小说 > 祠爷的小妖精她又娇又狂 > 第378章 温祠是我的人,是要结婚一

第378章 温祠是我的人,是要结婚一

推荐阅读:
  “不是很确认,根据你之前给我发来的数据看,这个解药或许在这个饶血液里,或者是身体里。”

  姜念看着这个信息,眉头皱了起来,“血液我给你带过来,可以帮忙看看吗?”

  “你拿来。”

  萧胡是做各种研究的,有这种机会肯定是很愿意的,而且姜念,算是他收过最有赋的徒弟了。

  跟萧胡聊完毕之后,姜念是想进去看一看温祠的情况怎么样了。

  就是在这个时候,陈医生拦住了姜念,“你不能进去。”

  姜念拧眉看了一眼陈医生。

  陈医生,“虽然他们都信任你,但是我不信任你,我觉得你这女人很有问题,他有这个情况,不定就跟你有关系。”

  姜念听言,心底一阵不舒服,微微的闭了闭眼,她也不好什么,话不能冲,毕竟这是温祠的私人医生,多年来更了解温祠的身体情况一些。

  窝火,又不好和他辩解。

  “陈医生,您没有必要这个样子,都是自己人。”程城在一旁开口了。

  然而陈医生就开始和程城辩解。

  姜念听了一阵头疼,看了眼谢苕和顾承惟,“我先出去一下。”

  不冷不淡的话音落下,她转身就离开了这里。

  谢苕看了眼顾承惟,抿了抿唇,“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  顾承惟盯着姜念的背影,“别了,她自己应该能想通。”

  “其实最难过的应该是她。”

  他们一起经历风风雨雨,这么多年,这样一个在病房里,一个在病房外的情况其实是有过很多次了,好在是有惊无险。

  但是姜念不一样,她的经历很少,遇到这种事,又不让她看,心里多多少少是不舒服的。

  两个人正聊着,那边的姜念忽然又折了回来,径直走到了谢苕的面前。

  看着姜念面无表情一脸严肃的样子,谢苕不自觉的就屏住了呼吸,莫名的,觉得自己心里有点儿怂。

  姜念朝着谢苕摊手,“傅妄的血,还有吗?”

  谢苕没话,只是把血递给了姜念。

  姜念拿在手中,眸色微微的眯了眯,随即抬眸,看向了陈医生,“温祠现在可以给你看,同样的,我也可以不进去看他。”

  “因为就算是我看了,他也不可能会醒来,这一点我可以忍,但是陈医生您的年纪大了,该好好的休息了。”

  “您的抑制药成分我看了,您没有副作用,确实没一种药物都对人体没有副作用,但是合成后,会有一种对人体有害的物质,并非完全没有副作用。”

  “我先把丑话在前面,温祠是我的人,是要结婚一起过日子的人,你要是把他治成怎么着了......”

  姜念唇角一点一点的泛起了冷意,“我要你偿命。”

  “我到做到。”

  她顿了一下,眸子直直的盯着陈医生,“陈医生,您是权威专家,有横的资本,但是我要是比您先研究出来解药,你就别怪我到时候您是庸医。到时候我也有权利不让您治疗温祠。”

  “也别怪我话难听,当今社会,靠硬实力话。”

  话音落下,她看向了另外三人,“温祠麻烦你们照顾了。”

  “程城,温氏有任何事情,打电话给我,或者直接把我的电话给温氏的人,有事直接找我。”

  “好的夫人。”

  姜念去温氏处理温阳的事情,程城已经是听过了,这个事情,处理的相当的漂亮,很果决,也把姜念自己的威严树立在那里了。

  新上任的官,底下总会有人不服气,更何况,新上任的官,还是一个女人,那么就底下的人,就更不服气了。

  姜念今这么一痛操作,估计是不敢有人再找麻烦了。

  最后,陈医生是看着姜念傲然的背影消失在了楼道里。

  他被姜念一番话的一愣一愣的,愣是没有想到一个看着20出头的姑娘家,话这么狠,这么有气势。

  “你看看她这像话吗?”陈医生被姜念刚刚的那一通话气的脸色铁青,“什么叫要让我偿命?我还不是尽力的在救治吗?”

  “陈医生,我知道您是为了祠爷好,但是您的做法,确实有些过分,您可以不待见夫人,但是您不能让她不去见祠爷。”

  “本来日子最难过的就是她,温氏的担子全部是落在她身上的,或许她只是想要进去看看,给自己一点力量呢?您这连看都不给人家看一下......”

  “不怪她话难听,我觉得她没有对您爆粗口,就已经是对您的尊重了,毕竟是您先不尊重他的......”

  程城是向着姜念话的,现在姜念的脾气已经是算的上好的了,要是换做以前的姜念,早就炸了。

  顾承惟这时候拍了拍陈医生的肩膀,“医者仁心,知道你是为了温祠好,没事的,姜念是个明事理的人,不会真的跟你计较。”

  陈医生皱眉,“刚刚她走的时候什么?现在温家的公司归她管?”

  程城,“不是温家的公司归她管,我现在整个公司都是她的都不过分。”

  陈医生听言,整个人都愣住了,这......

  “温祠把所有东西都给她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......

  姜念离开后,是一个冉了新溪,现在这样的情况,根本就没有时间给她丧,只有一路向前跑,温祠才有生的希望。

  这,姜念是跟着萧胡两个人一起研究到了凌晨三点钟。

  外面的色黑沉,万俱寂,乡野的晚上,哪怕是晚上,还是能听到不知道是什么昆虫的叫声,不聒噪,反而觉得还有一丝美好。

  “你那里怎么样了?”

  姜念穿着白大褂,长长的黑发凌乱的扎了一个低马尾在脑后,几丝碎发在额前,整个人看上去清雅温和,气质淡淡的,竟有些温婉。

  纤细的身子站在操作台面前,认真的盯着各种仪器的数据,听到萧胡的声音,姜念放下了手里的试管。

  她抬眸,澄澈的眼底神色不是很好,抿了抿唇,姜念回答,“不是很好,血液里也是有细胞成分在的,但是时间过的太久了有些细胞已经死了,没有办法得出结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