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个程序

推荐阅读:
    中恒集团的大厦下, 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门前, 顾北北和左扬一前一后下了车,本来是由戴逸推着左扬的轮椅的,顾北北笑眯眯的站到了戴逸身后, 身为左先生的特助, 戴逸非常自觉的让出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去我办公室?”顾北北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不少员工将好奇的目光落在了左扬的身上, 他仿佛丝毫没有察觉,道,“很久没去过你的办公室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没有说话, 带着左扬从一侧的专用电梯直接上了顶楼。

    顶楼采光极好,非常通亮, 顾北北推开了房门,左扬看着里面的装饰,笑道, “换了一种风格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”,顾北北推着左扬到沙发旁边, 道,“刚好得了一种好茶, 等会弄给你试试,听戴特助说,你很喜欢品茶。”

    “不算是品茶, 只是想找个兴趣爱好而已。”左扬笑了一声, 转眸看了眼戴逸,只见特助心虚的避开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要去开会了吗?”左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”, 顾北北坐在一旁,双腿微微交叠,低笑了一声道,“我拥有中恒集团的绝对控股权,会做这些事情,无非也就是给董事会的那些人一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关于古水镇的矿山?”左扬笑着问道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不是”,顾北北自己倒了杯白开水,侧身半靠在了桌子旁,一手托着手肘,笑眯眯道,“是送你的一份小礼物。”

    左扬闻言略微挑眉,笑道,“礼物?”

    “对啊”,顾北北站直了身子,走到左扬身边,略微弯腰,偏头笑道,“一个意外收获,就想要送给你做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助理站在门口,道,“大小姐,会议室安排好了,除了孙总,已经全部到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顾北北转眸看去,问道,“孙总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听孙总的助理说,孙总老家出了点问题,所以这段时间都不在公司。”助理解释道,“不过有人告诉我,他在中心商城那边看到了孙总和他女朋友逛街,孙总的老家距离这里很远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助理说完,顾北北就直接说道,“我心里有数,你把我桌子上的文件,给各位董事送过去,让他们先看一下,看完之后直接在文件上签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,将文件整理好,道,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门被重新关上,左扬看了眼顾北北,道,“绝对控股权,的确不需要开董事会。”

    “程序还是要走一下的,好歹人家也是董事会成员,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。”顾北北勾唇笑道,“说起这个,听说左氏财团前几天召开了股东会议,而你没有去参加?”

    “是”,左扬看着手旁的水杯,还在往上冒着热气,似笑非笑道,“我准备替换一下董事会,现在参加会议的,都会出现在替换名单上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,抬眸看了眼左扬,她摇头叹了口气,道,“老狐狸还是老狐狸,我们这种刚刚出窝的狐狸崽儿,还是得向你这只千年老狐狸取经啊。”

    “刚出窝的幼崽?”左扬忍不住笑着摇头,道,“谁家的狐狸崽儿,能这么聪明?”

    这话顺利的取悦到了顾北北,她笑了一声,坐在沙发上眯缝了一下眼睛,道,“我知道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要花费这么大力气去对付蒋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左扬看着顾北北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有个习惯,但凡别人冒犯了我,除非我自己不计较,否则谁都拦不住我。而且我一向公平,一还一,别人对我做什么,我就对别人做什么。”顾北北嗤笑了一声,道,“本来我和蒋总之间,只能算是一些小打小闹,就想给他一个教训而已,让他长长记性,但是在调查他的过程中,我发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北北骤然止住了话头,笑眯眯的看着左扬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左扬无奈道,“你继续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小朝的学校,没年都有体检,我派人去了那个医院,里面的医师告诉我,蒋总曾经拿着小朝的血液样本……不,准确的说是大部分班级小孩的血液样本,一个一个的进行化验。”顾北北笑了,道,“你以为他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把主意打到了我儿子头上,有点意思。”左扬笑了,眼中十分平静,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虽然他没有成功,但是,根据医院检查报告,小朝和蒋媛媛的数据还真有点匹配,蒋总那个蠢货啊,竟然想把小朝作为他女儿的心脏容器,虽说他是为了自己女儿,做这种事情,情有可原……但是,我也会为自己儿子对他下狠手啊,这也算是……情理之中吧。”顾北北低声叹了口气,仿佛极为可惜道,“对于蒋媛媛的事情呢,我十分同情,但是这种游戏,愿赌服输,想要开局的人是他,只是输的人也是他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蒋总是个人才”,左扬抬眸看了眼顾北北,开口道,“会作死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如果我心软一点,我就输了,输了的后果却要让小朝来承担,这是我不能接受的。”顾北北随意把玩着手中的水杯,低眸看了眼杯底小小的数字,喃喃道,“对我来说,这种事情没有对错,只有输赢,就像是计算机编程里面的0或1。”

    “蒋总死了,他是绑架罪……没得跑了。”左扬低笑道,“我对你越来越好奇了,你的变化真的很大……和之前,判若两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判若两人?”顾北北抱臂靠着沙发后背,笑着道,“之前你见过我几次?你怎么知道是判若两人呢?”

    顾北北眯缝了一下眼睛,看似稳重,实则已经感觉到手心在出汗了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道,“你先等我二十分钟,我去会议室解决一些问题,这里的东西你可以随意翻阅,没有任何文件涉及到公司机密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左扬见顾北北离开了办公室,他摇头道,“她是个聪明人,活的通透,也看的明白。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戴逸站在一旁,不解的问道,“顾总下手的确又准又狠,但是为什么要放程总一马?现在白洋矿业似乎又有了新的起色。”

    左扬眯缝了一下眼睛,他控制着自己的轮椅,到了窗户旁边,垂眸道,“看看这个高度,三十三层楼,一个人如果跳下去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……”戴逸有些悚然,道,“顾总真的有这个打算吗?”

    “八九不离十吧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既然想做,那就去做吧……总不能别人挑衅到了家门口,我们还要装怂不出门吧?”左扬微微一笑,眼底暗藏冷光。

    插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