捐款风波

推荐阅读:
    程涛被紧急送到了医院, 经过治疗, 也只是腿受伤了而已,没什么大碍,程总心疼的摸了摸程涛的脸, 道, “这个姓蒋的真不是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忽然, 他手机响起了铃声,低头看了眼,却发现是古水镇矿山那边的电话, 他愣了愣,直觉不好, 走到病房外面接起了电话,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说道, “程总,矿山这边的车队都要走了, 车队不是我们家公司的,都是从外面找的, 现在矿山一直停工,他们就没有收入,今天上午已经走了二十多部车了, 刚刚又走了三十多部车, 按照这个速度下去,就算后来我们可以运货了, 也没有可以运货的货车了。”

    程总眼前黑了黑,他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,“他们这群人,就不能再等等吗?现在白洋矿业遇到了困难,但是以前白洋矿业对他们不薄啊,这群狼心狗肺的人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叹了口气,道,“程总,这年头生意难做,工作也更加的不好找了,他们这样做,也能理解,毕竟都要养家糊口,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耗着,就算矿山整改完了,矿山下都是顾总的地方,我们的车也没办法通行。”

    程总死死的咬牙,道,“怎么哪里都有她?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其实矿山主管也想说,怎么每次都这么凑巧,就被中恒集团卡住了七寸,现在矿山根本没法开工,就算开工了也没法运货,可以说是废了一半,除非程总能花钱从顾总手里把山下的土地买过来,但是想也知道,只怕顾总会狮子大开口,疯狂要价。

    程总问道,“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这矿山是白洋矿业的命脉,如果这个矿山出事了,白洋矿业内部一定会出事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摇头,道,“真的没办法了,我们既没办法给那些大货车司机保证,就没法把人留在这里,别人也要养家糊口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之后,程总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,咬牙道,“顾北北,你做事真绝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顾北北坐在酒店的阳台,屋子里的咖啡机还在运作,飘着浓浓的咖啡香味,她笑了一声道,“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这么好的咖啡。”

    助理喝了一口,只觉得苦,道,“一直不懂咖啡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懂”,顾北北笑了一声道,“但是我觉得越苦越提神,以前喝的挺多,一边喝……”

    顾北北戛然而止,没有继续往下说,只是笑了一声,道,“不说这个了,等会去一趟白洋矿业那边,经过这两天,我想那些大货车司机应该知道,跟在白洋矿业后面是没有前途的,只有来中恒集团,才是他们最佳选择。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,道,“一直都在让人做他们的思想工作,到目前为止,已经五十六部货车离开了白洋矿业,其中五十二部签约了我们中恒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四部呢?”顾北北抬眸问道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货车司机直接把车给卖了,说今年生意不好做,把车给卖了,换了点钱,准备做点小生意。”助理叹了口气,道,“今年的生意的确很难难做,上个月中恒集团都受到了影响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点头,道,“正常,很多企业都会受到影响,中恒集团并不是个例,但是你要知道,只要熬过这次危机,胜出的佼佼者就会得到难以想象的支持,成为业界龙头,这是一次危机,但是也是一种际遇。”

    助理不太懂顾北北的意思,问道,“现在很多人处于失业状态,包括古水镇上,有很多年轻人都找不到工作,我怕他们会眼红矿山的利润,会去矿山上找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将咖啡杯放到了小桌台上,笑道,“这不是我该管的事情,如果一个企业,什么事情都要我亲自去管,那要那些管理层做什么?既然现在业界环境大萧条,那我们的管理层就应该更加珍惜工作机会,因为他们必须知道,他们是可随时替代的,而不是不可替代的。”

    助理问道,“您是准备裁员了吗?”

    顾北北微微偏头,一手撑住自己的下巴,眯缝了一下眼睛,笑道,“不,不是裁员,是告诉他们优胜劣汰的道理,企业不是慈善机构,没有谁会为他们的未来买单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叹了口气,道,“有些道理,你说给他们听,是没有用的,总需要有人去挑战一下,然后失败了,别人看到了他失败的后果,才会明白有一个公司依靠,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手机在小桌子上微微震动了一下,顾北北看了信息显示。

    【左扬:小朝被叫家长了。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你去还是我去?什么时间?】

    【左扬:不问问什么事情?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无所谓什么事情,不需要问。】

    信息停顿了很久,顾北北时不时的就看一眼手机,却始终没有看到新的信息,助理忍不住问道,“大小姐,您可以打电话给先生啊?”

    助理话音刚落,一条信息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【左扬:其实我就是想跟你一起去。】

    顾北北看到这条信息,忍不住笑了一声,将这条信息看了两遍之后,忍不住笑道,“又不是去旅游,还这么高兴的吗?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戴逸将左氏财团的所有资料都给了左扬,他标注了几个重点部分,让戴逸专门进行了调查,果然发现了一些没抹干净的小尾巴。

    戴逸将重新整理的资料递给了左扬,正看到他的电脑屏幕上,竟然是游戏画面。

    左扬抬眸看了眼戴逸,道,“看到我打游戏,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奇怪”,戴逸叹了口气,道,“只是您以前从来不打游戏,也不爱玩游戏,自从之前顾总跟您说了打游戏开始,您就专注于这个方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一直在练习狙击。”左扬垂眸笑了一声,道,“没办法,我打游戏太菜,总不能一直让她救我,两个人在一起,我不可以拖她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戴逸张了张嘴,似乎是想要说什么,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左扬却看出来他的心思,笑了一声,道,“这个和我的自尊心无关,是我不舍得拖她后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左扬已经开了一局,以前左扬打游戏,戴逸也看过,虽然不算很菜,但是也离菜不远了,可是这次左扬打的是单排,玩的雨林地图,戴逸看到不远处的树后面躲着个人,便开口道,“先生,您前面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想要和我对狙。”左扬笑了一声,道,“让他和我对。”

    瞄准镜打开,AWM配六倍镜,直接看到了那边树的人冒出了一点头皮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AWM怪物大狙的声音十分显眼,戴逸看到下面浮现了击杀公告。

    顾家的左先生用AWM淘汰北方孤狼

    “顾家的左先生……”戴逸看着这个改了无数次的名字,收回了到嘴的吐槽,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命,他想了想,道,“顾总看到这个名字,会不会想起什么?”

    “会”,左扬笑道,“想起我啊。”

    左朝背着小书包埋进了家门,经过书房的时候,就听到了AWM的响声,他转头看了眼,道,“爸爸,为什么你要开外放?是专门为了告诉我,你拿到了AWM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暂且不论”,左扬撩起眼皮,对上了左朝的目光,道,“明天你妈妈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左朝一愣,问道,“不是说要过几天吗?”

    “你被请家长了,她能不回来吗?”左扬叹了口气,道,“虽然不是什么大事,但是还是让你妈妈回来一趟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左朝扯了扯唇角,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,背着自己的小书包回了房间,他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,估计了一下老师告诉他父母的时间,喃喃道,“捐款?这个恐怕有点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蒋媛媛,还是程涛,和他都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第二天到了捐款时间,很多小朋友都拿着一叠现金丢进了小捐助箱里,甚至有小孩拿出了手机,直接扫二维码。

    左朝看了眼贴在捐助箱外面的二维码,只觉得十分搞笑,他微微抿唇,从口袋里取出了两个硬币,放进了捐助箱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老师懵了一下,问道,“没了?”

    左朝面无表情道,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老师张了张嘴,想了一下,还是温和的说道,“左朝小朋友,这是捐给蒋媛媛小朋友的救命钱,你回去告诉家长了吗?这种事情一定要告诉家长的,你和蒋媛媛小朋友都是同学啊,作为同学,要有爱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我在路边看到了猫妈妈生了猫宝宝,所以就去旁边的超市买了一些牛奶,喂给了猫宝宝喝,然后就没钱了,我也献出了爱心啊。”左朝微笑了一下,难得的露出了笑容,道,“爱心怎么能分大小呢?难得猫咪就不可怜了吗?”

    老师看着左朝,不知道怎么反驳,只好说道,“好吧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但是”,左朝直接打断了老师的话,道,“我热爱动物,动物是我们人类的朋友,老师,这是昨天上课的时候,您告诉我们的,昨天我们学的就是这篇课文啊,既然我们学了,就一定要做到。”

    老师仿佛被噎住了一样,只好拿着捐助箱离开了。

    左朝旁边的小朋友茫然的问道,“左朝,咱们学校旁边有猫咪吗?我们上课是八点……八点超市开门了吗?”

    左朝面无表情的看了眼他,道,“吃你的饭,看你的书,不要管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左朝的脾气一向不好,虽然不惹事,但是也不怕事,他的同桌想了想,道,“那你放学能带我去看看小猫咪吗?我妈妈给我带了牛奶,放学我们一起去喂它吧。”

    左朝看了眼他,道,“牛奶你自己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同学觉得自己越来越茫然了。

    顾北北再次来到学校的时候,这次倒是没有遇到校长了,她看了眼学校,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左朝的班级,并且准确无误的认出了左朝的老师。

    顾北北想了想,问道,“老师,请问我家左朝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师本想跟顾北北说一下同学之间的感情有多重要,但是看到顾北北,他想了想,本来酝酿了一晚上的气势被完全碾压,只得弱弱的说道,“左朝妈妈,我们班的蒋媛媛生病了,需要同学帮助,但是左朝只捐了两块钱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微微挑眉,旋即问道,“那请问老师你捐了多少?”

    老师一愣,旋即准备说话,却被顾北北拦住了,她道,“是还没有捐款是吗?您一分钱还没有捐,为什么要瞧不起捐两块钱的人?捐钱是一个人的选择,不是一个人的义务吧?老师,捐多捐少都是爱心,不要在孩子这么小的时候,把成年人的价值观强加给他,至少,别强加给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还要赶着去中恒集团开会,自然没时间和老师在这里谈论人生价值观,直到她匆匆离开,老师都还在茫然之中,第一次对自己的观点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顾北北看了眼一直坐在车里的某人,挑眉问道,“左先生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左扬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?”顾北北语调微微上扬,眯缝了一下眼睛,笑道,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左扬低笑道,“我想看你护短的样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