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总下场

推荐阅读:
    程涛躺在地上, 惊惧的看着蒋总提着一把刀, 离他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救我……求你,蒋叔叔,你放过我……”程涛的脸上满是污渍, 根本看不出之前盛气凌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狙击手已经到位, 但是蒋总所在的位置正好在一道墙壁后面, 无法直接狙击到他,程总焦急的问道,“怎么样了?怎么样了?我儿子怎么样了?!”

    蒋总透过缝隙, 看了眼四周,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, 他立刻打通了程总电话,道,“你是不是带尾巴过来了?”

    程总一惊, 忙装作一副诧异的模样,道, “没有,我和秘书两个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这样……如果你报警了……”蒋总低头看了眼脚旁的程涛, 冷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程总登时后背浮起了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蒋总挂断电话之后,便看到手机上出现了一个未接电话,他停顿了一下, 见是蒋母的手机号码, 便立刻回拨了回去,只听到蒋母十分慌张的说道, “老公,你在哪里?院长说媛媛要进行二次手术,就在最近……”

    蒋父愣了一下,问道,“你说什么?媛媛怎么了?”

    蒋母压低着声音哭了起来,“老公,怎么办?院长说媛媛还要进行手术……她怎么受得住啊?”

    蒋父的脸色蓦然铁青,他仿佛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立刻大声道,“你快回病房!媛媛不需要进行手术!之前的医院说媛媛的身体状况不好,根本不能进行手术!”

    蒋母慌慌张张的回到了病房,却发现本该躺在病床上的蒋媛媛不见身影了,她愣怔了一下,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外面实在太热,顾北北去了一家咖啡厅,点了一杯加冰咖啡后,就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助理从楼下匆匆走了上来,道,“大小姐,医院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本来敲击键盘的手蓦然停下,旋即继续工作,头也不抬的问道,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蒋媛媛失踪了,她妈妈正在医院到处找她,已经闹得不可开交,按照您的吩咐,那些家属已经拿到了死者的骨灰盒,现在正和医院闹腾。”助理垂眸道,“都按照您的计划在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计划”,顾北北笑了一声,眸中略带笑意,道,“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这家医院……呵,我只能说,夜路走多了,总会碰到鬼的。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。

    “蒋总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吗?”顾北北问道。

    助理看了眼手机,摇头道,“暂时没有,不过蒋媛媛出了这个事情,恐怕蒋总要疯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叹了口气,她停下了手上的工作,将鼠标下滑,看着下面的文件,上面写着院长以及其家人的所有事情,包括院长女儿得了肾病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急需换肾……没想到蒋媛媛靠着别人的心脏活下来,现在,也要以同样的方式失去自己的肾,这算什么?因果循环吗?”顾北北侧头笑了一声,道,“这可真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助理摇头,道,“估计蒋总也没想到自己也会遭遇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想不到?”顾北北挑眉看了眼助理,勾唇笑道,“自己做过的亏心事,迟早都会找上门的。”

    电脑屏幕分成了三个份,一份文件,一份院长的资料,还有一份绝地求生游戏主页。

    助理: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吃点什么吗?”顾北北将资料页面关闭了之后,道,“医院的事情,就让他们内部解决吧,我们不需要插手,毕竟也不关我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助理道,“我不……”她本想拒绝,可是看到顾北北笑眯眯的样子,就只好回道,“我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来点下午茶吧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目光移到了电脑屏幕上,认真的看着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【左扬:以后应该没有蒋总了。】

    手机震动了一下,顾北北垂眸看了眼,正巧看到了这条信息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【顾北北:正巧,我们猜的一样。】

    她停下了手中的工作,眯缝了一下眼睛,叹了口气道,“看来,横山公墓又得送出去一块墓地了,果然我买一排墓地很有先见之明,你看这几天,墓地价格疯涨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助理:……

    顾北北的手机铃声响起,她看了眼来电显示,拿起手机走到了一旁,随意接起,问道,“说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奇怪的声音,是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,道,“按照您的吩咐,已经把消息告诉蒋总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轻轻嗯了一声,饶有兴致的透过玻璃窗子,看向外面的马路,笑道,“我很好奇,当他知道自家女儿手术失败的时候,会是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说道,“根据规定,如果绑匪行为异常,非常激动,为了保护人质的安全,狙击手会选择击毙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顾北北轻轻摇头,叹息道,“所以,一定要保持理智啊,千万别发疯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,问道,“顾总,我很想知道一件事情,为什么您对蒋总下这样的狠手?只是为了商业吗?”

    顾北北的眸光微微冷然,旋即又笑了起来,声线压得极低,道,“因为他,查了不该查的人,动了不该有的心思。我不管事情的结果,但凡有人对我的人动了心思,那他可以提前为自己烧纸了,懂了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下,好一会儿才回道,“我懂了,顾总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无奈笑了一下,道,“别这么紧张,这件事情的扫尾工作,我已经安排了人,等会你就把这张手机卡给处理掉,然后好好休息一下,忘记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顾总。”周康经过变声器调整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之后,顾北北并未回到沙发上,而是站在窗口,看着脚下的车流,她深吸了一口气,食指微微曲起,轻轻敲击着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蒋总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他本不想接起,但是这个电话仿佛锲而不舍一般,一直打给他,接起之后,只听到对面传来一声音调怪异的声音,道,“通知一下蒋媛媛的家属,蒋媛媛手术失败,请家属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电话便直接挂断了,蒋总脸色蓦然煞白,双目涨红,立刻拨打蒋母的手机,对面却传来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,请您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蒋父紧紧捏着手机,双手颤抖的拨打着电话,却始终无人接听,他拨打院长电话,却被直接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他猛地将手机砸在了地上,旋即又像是忽然反应过来,蹲在地上想要将本已摔碎的手机拼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没事的,会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程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茫然的看着蒋父,他的脸被蒋父踢肿了,只能含含糊糊的骂骂咧咧,若是之前,蒋父根本不管程涛,而现在,蒋父猛地转过头看向程涛,面目狰狞道,“你们很好!你们真的很好!”

    程涛辱骂的话卡在了喉咙里,张了张嘴,见蒋父这幅可怕的模样,根本不敢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因为你们,媛媛根本不会惹出今天的事情,我还是有美好的生活,我还是丽媛集团的总裁,我本该过着人人羡慕,高高在上的日子……都是因为你们,你,你爸,顾北北……你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蒋父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,他脖颈涨红,青筋凸起,弯腰指着程涛的脑袋骂。

    他这一说话,便暴露了自己的位置,狙击手看到了,瞬间瞄准。

    蒋父在地上找了根棍子,棍子上有凸起的钢钉,他狞笑了一声,“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,我就是烂命一条,我所失去的,我一定让你爸也感受一次……至于顾北北,她最好祈祷我死了,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一定弄得她家破人亡!”

    他高高举起了木棍,眼看着木棍即将落下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蒋父的眉心出现了一块红色血迹,慢慢的从伤口蔓延出来,鲜血沿着面部流下,他睁大着眼睛,砰的一声,倒在了地上,手里的木棍扎扎实实的刺进了程涛的小腿。

    “啊!爸爸,救我啊!我流血了,我要死了啊!”程涛吓得崩溃大哭起来,程总听见了,连忙跑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秘书站在不远处,编辑了一条信息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【秘书:结束了,蒋总死亡。】

    戴逸看到这条信息后,抬头看了眼正在一本正经翻看手机的左扬,道,“先生,那边结束了,蒋总死了。”

    左扬随意嗯了一声后,便不再理会那么多,他道,“以后顾北北可以简称人生终结者。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戴逸笑了,道,“顾总的性格,您不是早就预料到了吗?”

    戴逸眼角余光,看到了左扬手机屏幕上,出现的是顾北北出席各种场景的照片,他看着自家先生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机屏幕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