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易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医院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, 蒋媛媛的手臂上青紫一片, 旁边还挂着吊瓶,蒋母不复之前光鲜亮丽的模样,整个人都像是老了十多岁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 门响了, 蒋母回头看去, 只见院长拿着病历走了过来,道,“媛媛是睡着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睡着的。”蒋母深吸了一口气, 有些防备的看着院长,道, “为什么给我们安排这个房间?你明明知道……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蒋母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猛地顿住话头,压低了声音道, “你明明知道三年前的事情,你到底想要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院长无辜的看了眼蒋母, 摊开手掌道,“我什么都没想做, 我就是给媛媛安排一个病房而已啊,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蒋母怒视院长,张了张嘴, 却也不敢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院长笑了, 上前走到蒋媛媛的身边,道, “恢复的不错,比之前来的时候好了很多,按照这个速度下去,总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见蒋母不说话,院长也沉默了一下,他将手里的病历递给了蒋母,道,“这是媛媛的检查报告,近期可能要再做一次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蒋母的语调骤然上扬,重复道,“近期再做一次手术?”

    “是,问题有点严重,最好近期就做手术……你们准备一下,最近媛媛的饮食方面注意一点,不要出任何问题。”院长嘱咐之后,便拿着搁置在一旁的病历单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蒋母的身子摇晃了两下,跌倒在地上,扶床痛哭。

    院长站在门外,听着里面传来的哭声,面无表情的握住了病历,用力之大,将病历握得扭曲变形,手都在不自觉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媛媛,你就当是做好事吧。”

    院长匆匆往办公室走,路上护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,道,“院长,外面的家属还在闹事,怎么办?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院长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,从护士旁边匆匆走过,待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,将门紧紧锁住,脚步踉跄的从抽屉里取出了一张报告单,上面“肾源”两个字写的极为清楚。

    忽然手机铃声响了,院长吓得一个激灵,看了眼来电显示之后,他才松了口气,接通电话问道,“老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什么时候回来?佳佳又发烧了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院长握了握手机,道,“你让王主任先为佳佳检查一下,你放心,我已经找到了适合的肾源了,很快……很快就能为佳佳进行手术,佳佳很快就会恢复健康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院长无力的坐在沙发上,喃喃自语道,“难道是报应吗?真的是报应吗?”

    佳佳是他的女儿,以前身体很好,可是从三年前,她的肾出了问题,以至于现在只能躺在病床上,身体虚弱至极。

    三年前……难道是对他的报应转接到了他女儿的身上?

    院长捂住了脸,心中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*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在市区和古水镇中间,有一处废弃的工厂,到处都是钢筋和垃圾,本来是保安室的小屋子里阴暗潮湿,时不时的会有蜈蚣爬过。

    程涛躺在地上,惊恐的看着快要到身边的虫子,大声喊道,“蒋叔叔,我知道错了,我知道错了,我不应该剪掉蒋媛媛的头发,我去跟她道歉,你快放了我啊。”

    蒋总冷笑了两声,双眸的红血丝爬满了整个眼球,看起来极为骇人。

    用亡命之徒来形容,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蒋叔叔,我对蒋媛媛很好的,我在学校从来没有欺负过他……都……都是左朝,是那个野种欺负蒋媛媛的,我可从来不会欺负蒋媛媛!”程涛立刻将黑锅往左朝的身上甩,整个人都在地上扭动着。

    蒋总闻言,猛地转头看向程涛,面目狰狞,“滚开!”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这个蠢货,他怎么可能招惹上顾北北那个疯子?怎么可能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?

    “你等着,等会你那个老爸,就能看到你了……但是你能不能看到你爸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蒋总哈哈大笑起来,他的手上都是污泥,指甲缝里渗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程涛年纪小,听不懂这话的意思,但也感觉不对劲,整个人都缩瑟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了车声,蒋总立刻站起身,透过门缝看了过去,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门前,他冷笑了一声,拨通了电话,道,“这么慢才到,你是不想看到你儿子了吗?”

    程总坐在车里,接通电话后,回道,“筹钱去了,你要的钱,我都给你带来了,但是你得把我儿子毫发无损的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蒋总挂断电话后,一直站在窗户旁,谨慎的观察着四周。

    他看到黑车的门打开了,程总从里面走了出来,手里还提着手提箱,正在四处看着,似乎是在寻找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【蒋总:你把钱放到左边的墙角,然后开车走。】

    信息响起,程总拿起手机一看,见到这条信息之后,他狠狠的咬牙。

    【程总:我要看我儿子,否则你什么都得不到。】

    【蒋总:我正在看着你,你儿子就在我的脚下,你说我会不会一不小心失手弄死他?】

    程总立刻拨通了蒋总的手机号码,他厉声道,“姓蒋的,我跟你无冤无仇,你会弄成这样,都是顾北北的事情,你拿我儿子出什么气?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跟你无关……呵,当初你用我和杨家华当枪使,杨家华死了,你跑的比谁都快。明华集团被中恒集团直接吞下,你一声不吭,就像当初……你眼睁睁的看着顾北北把我的丽媛集团整到了宣布破产。”

    蒋总忍不住笑了起来,自嘲道,“我怎么会这么蠢,竟然会相信你所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程总的秘书将车开到了一旁,手机微微震动了一下,他将耳机打开,听到戴逸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道,“注意一点,别弄出了人命,至少别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蒋总快要丧失理智了,我现在无法确定程涛的死活。”秘书抚了抚镜框眼镜,解释道,“警察已经做好了准备,按理说……狙击手应该到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问先生的意思。”戴逸说道,他捂住了手机,转头看向左扬,问道,“先生,警察已经将那里包围了,暂时不能确定程涛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程涛是程总的儿子,他的死活,和我无关。”左扬听到楼梯传来了脚步声,转头看去,见到左朝正抱着热牛奶从拐弯处走过去,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,他这才忍不住笑了一声,继续道,“告诉他,一切都顺其自然,我们不要过多干预。”

    戴逸将这话如实转告给了秘书,秘书沉默了一下,道,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左扬见戴逸将电话挂断了,这才开口问道,“她现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戴逸回道,“听人说顾总亲自开车去矿山视察,下午的时候就让人把中恒集团在那里的驻点全部安装了空调,这天气这么热,白洋矿业的人也跑过去吹空调了……估计现在顾总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左扬忍不住笑了,他垂眸在手机上随意点击了几下,发给了顾北北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【左扬:准备什么时候回来?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很快了,应该三天之内,事情就能处理完了。】

    左扬第一次觉得三天的时间,竟然这样漫长。

    戴逸在一旁问道,“先生,既然顾总回不来,不如你过去接她啊?”

    左扬微微抿唇,看了眼手旁的文件资料,思考了一会儿,道,“这件事情,不算难,她一个人可以解决掉,如果我再插手其中,反而会乱了她本来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左扬才不会考虑这么多,可是这是顾北北,如果坏了她的事情,左扬难以想象她生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盯着程总那边,有事情就告诉我。”左扬转眸看了眼楼梯拐弯角,看着阳光下露出了一点小小的影子,不由得眯缝了一下眼睛,道,“让人紧盯白雨薇,别让她在半路出幺蛾子,影响顾总的游戏体验感。”

    戴逸点点头,道,“一直在让人盯着,而且我们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,就是我派人盯着的时候,发现另一波人也在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她吧?”左扬笑了,道,“让你的人离远点,别打扰到她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先生。”戴逸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戴逸走出去之后,左扬按着拐角处的小影子,开口问道,“还要在那里躲多久?”

    “既然看到了,为什么不出声?”左朝见自己暴露了,便干脆从拐角处走了出来,面无表情的看着左扬。

    左扬唇角微微上扬,道,“下次躲藏的时候,记得把自己的影子藏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左朝点头,见左扬没说其他的话,便转身准备上楼,他走了几步,忽而转头问道,“妈妈说,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要把自己的尾巴藏好了……爸爸,你自己注意点,不要在危险的边缘反复试探。”

    左扬倒茶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,无奈笑出了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