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童话

推荐阅读:
    程总所做的一切都在左扬和顾北北的眼皮子底下进行, 但是他一无所知, 甚至觉得自己瞒的挺严实。

    蒋总似乎早就预料到了程总会用蒋媛媛威胁他,于是便让蒋母寸步不离的守着蒋媛媛的病床,以至于程总想要把蒋媛媛带走, 都没有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秘书道, “根据信息, 当年的那件事情,这家医院的院长也有参与,想要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把蒋媛媛带走, 恐怕不是一件容易事情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外面忽然一阵吵闹声, 程总抬头看去,只见一群人抬着一口棺材,披着白色的衣服, 跪坐在医院门口痛哭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程总坐在车里,看着外面的这一群人, 心底有些发寒。

    “就是之前闹事的人,听说这次死的那个男人和之前那个小孩……是父子关系。”秘书看着这个医院, 有些感慨道,“这真是太戏剧性了。”

    剧本都不敢这么写。

    程总一愣,旋即看着这群人, 道, “那他们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知道吧?”秘书有些犹豫的回答道,“不过也说不准, 之前这群人一直找顾总的麻烦,现在来找医院的麻烦,我想应该是得到了一些消息。”

    若是换做以往,程总一定觉得这是个扳倒顾北北的好机会,可是现在他儿子正在姓蒋的那个疯子手上,他哪里还有精力去顾及这件事情?

    “真是太可惜了!”程总有些扼腕叹息。

    秘书从后视镜看了眼程总,唇角不经意的往上扯了扯,强行压下自己不屑的表情,面色如常道,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去姓蒋的说的地方,至于他女儿这边……呵,你等会在这边雇几个人盯着,如果我儿子出了问题,他女儿也别想出这个病房了。”程总抹了把脸,恶狠狠道,“难怪顾北北要对付姓蒋的,这人果然该死!”

    秘书没有说话,他心中想:顾总要对付的,可不仅仅是蒋总一个人……程总你是不是遗忘了什么?

    *

    蒋总车后,有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小轿车,显得有些破旧,顾北北坐在后座,看着前面程总的车,有些叹气道,“他这车牌号太显眼了,车牌号应该比车值钱。”

    助理道,“您特地换了辆车,就是为了来看这出?”

    “把真实的消息告诉这些受害者,是我身为公民应尽的责任。而且,我凭什么要为医院背这个黑锅?虽然消息令人心痛,但是如何处理,是他们这些当事人的选择,我只能做个看客,什么也做不了。”顾北北回道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其实有时候助理也看不透顾北北到底在想些什么,她问道,“大小姐,如果任凭这件事情发展下去,可能会有人死亡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一手撑着下巴,一手玩弄着手机,道,“你有没有听说个一个选择题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只兔子和一个村庄。”顾北北笑道,“现在有一场灾难,即将降临,它可能降临在兔子的身上,也可能降临在一个村庄,是二选一。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会选择兔子吧?毕竟人命更重要。”助理说道。

    “兔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兔子,有自己的小兔崽子,有自己的窝,过着幸福的生活……村庄里的人坑蒙拐骗,无恶不作,他们的小孩子,从小就会去捣毁兔子窝,从小就做坏事,并觉得十分得意。”顾北北说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那……”助理有些摇摆不定了。

    “最后,这道灾难降临在了兔子身上,因为兔子说,‘啊,亲爱的人类,我愿意为你们承受灾难,但是请你们照顾我的孩子。’。”顾北北说道。

    助理隐隐预测到了结局,但是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顾北北笑了一声,道,“故事到此结束,剩下的事情,你自己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最后村民吃掉了兔崽子,是吗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很清楚了,不是吗?”顾北北打开了手机游戏,听着里面熟悉的声音,说道,“我们现在的处境,就是这只兔子,而他们……就是那些村民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您不是兔子,您不会选择原谅,更不会选择牺牲自己。”助理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不是兔子,也不会像兔子那样蠢,所有的童话故事都终结在最美好的时候,因为再往后面,就是人们所不能接受的真实。”顾北北看着程总的车离开,目光又落在了那些哭泣的人身上,道,“还是那句话,先撩者贱……既然他们敢做,就得承担后果,谁让他们踢到我这块铁板了呢?”

    司机在前面默默的说了一句,“大小姐,我没在百度上搜到这个故事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侧头笑道,“哦,我随便乱想的,你们是搜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助理默默的关闭了自己手机上的搜索页面。

    “程总应该会约蒋总去某个地方进行交易,以我对蒋总的了解,这人已经快要崩溃了,如果真把他逼迫到了一定的地步,他不一定会在意蒋媛媛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道,“不要跟疯子谈理智,疯子是没有理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要跟上程总的车吗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们去矿山,正好正主不再,机会难得啊。”顾北北笑眯眯的看着程总的车消失在了视线里,愉悦道,“祝愿他们好运。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医院外面闹腾的不行,很多病患都围着看热闹,一些群众将这里堵的水泄不通,顾北北看了几眼之后,便没了兴趣,带人从后面绕了过去,换辆车走了。

    蒋母本准备将窗帘拉起来,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,余光却看到了顾北北从街道旁走过去的身影,她本以为是自己看错了,可再三确定之后,她发现这真的是顾北北。

    一种难以形容的阴影笼罩在她的心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正值一个夏季温度最高的时候,矿山上连一个遮阴的地方都没有,石头烫的能将人燎出水泡,顾北北将黑色外套在腰前打了个结,靠在椅背上,道,“调查组的人还没走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走了,但是现在矿山还在整改期,无法正常开采。”助理道。

    “统计一下白洋矿业这次的损失,告诉他们的其他股东,只要愿意合作,我可以每年都给他们分红。”顾北北唇角微扬,笑了一声,“如果他们不同意也没关系,毕竟分红有限,先想清楚的人,就会先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真的想要收购白洋矿业?”助理诧异的问道,“但是白洋矿业的项目比较分散,能让您看上眼的项目……估计除了古水镇这个,就没有别的项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古水镇的这个项目,姓顾不姓程,你要记住了。”顾北北低叹了一声,挑眉无奈道,“说起这个问题,我忽然想到如果将这座矿山给收了,那这上面工作的员工和车队……”

    “照用。”顾北北看着这矿山上的车子和零零散散的人,道,“这些人不是山下的村民就是古水镇的居民,但凡有其他选择,就不会来矿山上干这些吃苦的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真把别人逼的没活路了,那这些人别的做不了,但是能三天两头的闹腾啊,你想停工多天的损失算谁的?”顾北北笑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走过来敲敲车窗,说道,“最近矿山修整,不做买卖,回去吧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买卖?”顾北北将这话重复了一遍,饶有兴致的将车窗拉下,道,“一点都不能卖了吗?”

    “废渣都堆在了后面的空地上”,这人热的满头大汗,道,“没办法,山下的土地都被中恒集团给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这些废渣就放在这里吗?”顾北北看了眼,道,“这里距离矿山太近了,会有安全隐患吧?”

    那人顺着顾北北的视线看了眼,道,“就是这个理啊,说是这里有安全隐患,不合格,所以需要整改,但是要把这些废渣弄走,就肯定要大货车来运,山下的土地全都是中恒集团的,我们的大货车根本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车运,就没法运走废渣,更没法整改成功……所以,矿山只能一直停工状态。”顾北北仿佛十分可惜的叹了口气,道,“本来古水镇夏季多雨,这几天正好天气晴朗,可以开工运货,这么一弄,白白耽误了这么好的时间,再过段时间又是雨季了,恐怕矿山又得停工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矿山明显刚刚开采不久,虽然堆了很多废渣,但是都带有泥土,这种废渣一旦遇上暴雨天气,就会垮的到处都是,很难处理。

    顾北北推开车门,外面的热浪扑打在她的身上,地面甚至给人一种滚烫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这种天气出来拦路,的确是需要一种强大的意志力。”顾北北深深的感慨道,“这种高温天气,气象台应该已经发出预警了吧?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道,“集团也给员工发了高温补贴费用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将帽檐往下拉扯,遮住了脸,笑了一声道,“我记得山下也有中恒集团的办公室对吧?等会通知人安装一下空调,我看白洋矿业的这些员工,也热的够呛啊,不如让他们一起去中恒集团吹空调,顺便唠嗑?”

    助理估计了一下,等程总发现这件事情,估计白洋矿业内部的事情都被套话套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