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相绑架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助理的办事效率还是十分高的, 虽然当年的事情很少有人记得, 但是在一张银行卡面前,什么陈年往事都能被扒开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据说三年前蒋媛媛是转院过去的, 当时症状有些严重, 当年主刀的医生也就是现在的院长, 根据这位医生的话,蒋媛媛住院第三天,就进行了手术, 同时还有一个小孩也在进行手术,蒋媛媛活了, 那个小孩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的母亲抱着孩子的尸体出的医院,后来医院说给一些补偿金,孩子的父亲就趁着孩子母亲不备, 将小孩尸体带回了医院,当天晚上, 医院就把小孩尸体给火化了。当时闹得沸沸扬扬,许多新闻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情, 后来是医院出了一大笔赔偿金解决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资料,孩子的父亲,就是这次的死者, 而孩子母亲……就是死者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 这个医生还说,当年这个小孩死的时候, 胸膛里……是空的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,略微抬眸,目光略显冷淡道,“在银行卡面前,还真是什么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去的时候,才发现蒋总把蒋媛媛又转院到了这家医院,奇怪的是,病房明明那么多,可是偏偏被院长放在了和三年前一样的病房里。”助理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?”顾北北转眸看了眼助理,摇头道,“看来这院长,也是有其他目的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单纯的只是关心蒋媛媛的身体,根本没必要把蒋媛媛安排的和三年前一样的病房,除非是为了提醒蒋总这件事情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那为什么要不断的提醒蒋总这件事情呢?因为必有所图。

    顾北北摇晃了一下手中的文件,唇角微扬,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程总站在矿山上,看着已经停工的矿山,张了张嘴,有些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秘书在一旁说道,“说是相关部门进行整改,矿山是检查的项目之一,我们只要做好整改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程总抹了把脸,太阳照在他的脸上,有些发烫,他道,“这不是单纯的检查,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我。”

    秘书问道,“您怀疑是谁?顾总?”

    “呵!除了她,还能有谁?!有左氏财团做后盾,有什么事情是她不敢做的?”程总深吸了一口气,将手里的打火机狠狠拍在了桌子上,咬牙道,“别说是在背后用这些招数,就算让她顾北北去杀人放火,恐怕她也敢做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秘书状似有些焦急,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道,“其实如果两家公司进行合并,对于整体发展,也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程总摇摇头,道,“就算我想,也没用啊,你也可以去问问顾北北,你看她答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程总的手机响了,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,犹豫再三之后,他才接听了了。

    蒋总的声音清晰的从手机里传出,他道,“程总,在矿山上视察自己的资产,是不是很开心啊?可惜我从来都没接触过矿产这一行,你说什么,我也只能听着了。”

    程总惊恐的看了眼手机,又立刻转头看向四周,却没有发现蒋总的声音,他压低了声音怒道,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我不是说了会帮你对付顾北北吗?!”

    “不想干什么,就算顾北北倒台了,得益的是你,是白洋矿业,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我已经彻彻底底的失败了……杨家华死了,下一个,又会是谁呢?”蒋总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绝望的疯狂。

    提到杨家华,程总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顾北北在横山公墓下面买了一整排的墓地,就在杨家华的墓碑旁边,我不想跟他去作伴,你想吗?”蒋总一边笑着一边恶狠狠的说道,“顾北北这个人,简直就是噩梦!”

    蒋总无比后悔招惹了顾北北,更后悔竟然一时脑热,听信了程总的话,居然会和他联合对付顾北北,这不是上赶着找死吗?

    “蒋老弟,你冷静冷静,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再谋划谋划。”外面日头很毒辣,可是程总的额头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想要别的东西,我只想要钱,还有顾北北的命!你给我一千万,如果两个小时之内,我看不到一千万,那你也就看不到你儿子了。”蒋总笑了一声,道,“程总,你自己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电话忽然挂断,任凭程总在电话那头咆哮。

    秘书见状,立刻道,“我刚刚打了家里的电话,但是并没有发现小少爷。”

    程总捏紧了手机,咬牙道,“该死的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【左扬:蒋总绑架了程总的儿子。】

    看到左扬发来的这条信息,顾北北摇晃了一下手机,笑眯眯的回复着。

    【顾北北:这么关心这件事情?】

    【左扬:碰巧看到了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在哪看到的?】

    【左扬:监视器里。】

    “碰巧在监视器里看到了?而且还是程总家的监视器?”顾北北微微歪头,低声笑说道,“宝贝儿,你这撒谎的水平可不怎么样啊。”

    当然,让她当面叫左先生为宝贝儿,顾北北还没这么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助理闻言,忍不住转头看了眼自家大小姐,道,“大小姐,您这是再跟小少爷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跟某人聊天”,顾北北笑道,“你去把在医院调查到的事情整理成文件,发给程总的秘书,我想他会处理好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助理这下是真的蒙圈了,“发给他,他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顾北北只给出了一个字,却并未多做解释,她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,低声喃喃道,“能把程总调查的这么仔细……程总可是老狐狸一只啊,只能从他身边人入手,他的身边只有妻儿、司机、秘书,按照左先生的性格……秘书应该就是不二人选了。”

    想清楚一切后,顾北北感慨了一句,“左先生真是一位可怕的人,如果成为对手,一定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棋逢对手,一定十分有趣。

    助理按照顾北北吩咐,将文件整理好之后,以匿名的方式发给了程总的秘书,而这份文件里的内容,则是在十分钟以内到达了程总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得知这些事情的?”程总问道。

    秘书垂眸回道,“之前白洋矿业在这边拿下矿山的时候,我就来过这里,跟这边的几位医师都认识了,这次蒋总的行为非常反常,我就问了他们,出价……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程总哈哈大笑起来,拍了拍秘书的肩膀,道,“做得好!我没看错你!这五十万决不能让你出,等会我会让公司财务往你的账户上汇款,做得很好!”

    “这些信息有用吗?”秘书抚了抚眼镜问道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程总冷笑了两声,道,“当然有用,就这个,足以让姓蒋的把牢底坐穿!”

    “你一边让人准备钱,一边报警。”程总抹了把脸上的汗,道,“还有,让人把他女儿从医院里带出来!他要是敢对我儿子做什么,我现在就把他女儿给活埋了!”

    这份语音原封不动的传给了戴逸,戴逸开的外放,左扬听完笑了一声,道,“让人告诉程总,程涛和蒋媛媛的心脏配型正好吻合。”

    戴逸忍不住摇头,道,“那估计程总得疯了,他肯定以为蒋总要弄死他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能让他们内部解决的矛盾,我为什么要插手?”左扬倒茶的手腕微微一顿,眸光微沉道,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    戴逸已经多年没见过左扬用这种手法了,左扬能混迹商界,屹立不倒,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“可惜程总不是个胆大的人,否则一次解决两个,一箭双雕,省的费时间。”茶水泛起了一点点涟漪,映出了左扬俊美的面容,眼底不见半分笑意。

    左扬和顾北北没有任何约定,却采用了同种方式,如愿以偿的让程总掉进了他们联手设计的陷阱里面,程总一边让助理准备钱,一边诱骗蒋总去小巷子里,说是要把钱给他。

    蒋总呆在一个破旧闷热的地下室里,他的脚边躺着一个小男孩,小男孩畏惧的看着蒋总,颤颤巍巍的喊道,“蒋……蒋叔叔,我真的没有欺负过蒋媛媛,你别杀我,我不想死的。”

    蒋总冷漠的看了眼程涛,扯了扯嘴角,道,“放心,叔叔现在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,蒋总接起电话,说道,“怎么样了?程总,你考虑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程总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道,“好,我给钱给你,但是你要把我儿子带过来,还到我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蒋总冷笑了两声,将贴到了程涛的嘴边,程涛一听自家老爸的声音就大哭起来,惹得蒋总心烦不已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?你儿子的声音,你最好别耍任何花招,也别报警,否则……我就把你儿子活活捏死。”蒋总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挂断电话之后,程总深吸了一口气,看了眼秘书,道,“把蒋媛媛从医院里带出来,咱们去见见程总。”

    插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