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院的隐秘

推荐阅读:
    顾北北这话是专门说给助理听的, 她将手机扣在了桌面上, 漫不经心道,“万事都记住,先撩者贱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的源头, 本来就是蒋总一家。

    顾北北不是没想过放蒋总一马, 可问题是这人太不知趣, 每次都不断的往顾北北的刀尖上凑,总是挑衅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对了,说起这个, 顺便跟你说件事情”,顾北北的指腹轻轻摩挲了一下手机的背后, 微笑着说道,“你妹妹在财务部工作,前段时间丽媛集团的一个会计和你妹妹一起去吃饭了, 两个小姐妹倒是有说有笑的,看起来关系不错。”

    助理脸色顿变, 立刻道,“我明白了, 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从校园走出来的小女孩,难免会被有心人带坏,你可得多盯着点了。”顾北北侧头微微一笑, 眸光清冽, 看上去极为动人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谢谢大小姐。”短短几句话而已, 助理额头已经浮起了细密的冷汗,她摸了一把,道,“我会叮嘱她的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件事情,助理绝口不提蒋总的那件事情了,她走出房门后,心还在砰砰直跳,忍不住按住了胸膛,自言自语道,“不该管的事情,少管,不该说的话,少说……这样才能活的长久。”

    养生新方法。

    顾北北听到助理小心翼翼关门的声音,她头也不抬的继续看着电脑里的视频,甚至饶有兴致的反复观看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“丽媛集团……希望我的猜测,只是猜测,可千万别是现实啊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在不远处的医院里,蒋媛媛躺在病床上,只是短短几天,小脸就已经消瘦得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“媛媛啊,你会没事的,乖啦。”蒋母坐在病床边,心疼的看着自家女儿,她咬牙道,“顾家……我一定会要他们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蒋媛媛难受的翻了个身,蒋母登时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手机震动了一下,蒋母偏头看去,见是自家老公的电话,连忙轻悄悄的转身离开病房,去外面接通电话,问道,“老公,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蒋总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,问道,“媛媛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蒋母难受道,“不太好……而且媛媛的住院费要用完了,今天医生告诉我要交住院费了,咱家的银行卡几乎都冻结了,别墅也在法院要进行拍卖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蒋总在那边沉默了许久,疲惫道,“我知道了,明天我让人去接你们,带媛媛来古水镇检查身体吧,毕竟这边的医院……咱们也有股份。”

    一听“古水镇”三个字,蒋母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她立刻拒绝道,“不行,媛媛不能再去那里的,不是说好永远不会再去那里了吗?”

    蒋总叹了口气,道,“院长说,媛媛的身体需要检查,就算是为了媛媛的身体健康,我们也得回古水镇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事关蒋媛媛的身体,蒋母张了张嘴,最后也只能妥协道,“那好吧……检查完就走,我再也不想去那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她似乎又回到了几年前,就在古水镇上,蒋媛媛躺在病床上玩着小玩具,而医院下面一片哭声,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小孩的尸体,跪在马路边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蒋总在电话里压低了声音说道,“以前的事情,你就当没发生过,只要咱们的媛媛没事就行,当初不是给过赔偿金了吗,没什么好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蒋母想了想,道,“说的也对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蒋母擦了擦眼角旁的泪水,小声喃喃自语道,“我不欠谁的,我什么都没做。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这一整晚,对于蒋母而言难熬极了,当一辆车来接他们的时候,蒋母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老公,诧异道,“你……你怎么憔悴成了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蒋总抹了把满是红血丝的双眼,道,“上车吧,等到了古水镇再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将蒋媛媛安排到了医院之后,蒋总带着蒋母去了他住的小旅馆,蒋母见地上的污渍,惊叫连连,蒋总被弄得不耐烦了,道,“你瞎叫唤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会住在这里?”蒋母简直不可置信,道,“这是人住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蒋父洗了把脸出来,道,“在哪住不是住?现在媛媛治病得花钱,我们今时不同往日,不能再挥霍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蒋媛媛,蒋母的眼眶就红了,道,“媛媛不会有事的,对吧?她一定会好起来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蒋父不敢做出什么保证,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蒋父不知道的是,他看似隐蔽的开车去接蒋母和蒋媛媛,但是实际上,他刚刚出旅店就已经被顾北北的人给盯上了,一路跟了过去,跟了一整个来回,可蒋家人一点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电脑屏幕传过来的画像,顾北北靠在沙发上正吃着水果,玩着游戏,随意抬眸扫视了一眼,便笑道,“还算是个男人,至少比杨家华有点骨气。不过……也只是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助理再听到杨家华的名字时,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,她感慨道,“感觉杨总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人,好长时间都没听您提起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死人,是不需要被提起的。

    顾北北笑道,“提起他,就会想到我妹妹,想到小侄女,也会想到另外一对母女。”自从杨家华死后,顾北北便让人一直盯着白雨薇和杨舒,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跟她汇报。

    “听说白雨薇小姐现在正在东躲西藏,因为杨总生前借了一对高利贷,现在杨总死了,白雨薇小姐就成了他们眼中的肥羊。”助理垂眸道,“因为根据杨总的遗嘱,他的遗产都归白雨薇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忍不住笑了一声,一手托着下巴,微微歪着脑袋,笑道,“早就提醒过她,继承的不一定是遗产,说不定是遗债,可惜她根本不听。”

    手机微微震动了一下,顾北北垂眸看了眼,发现是左扬的信息。

    【左扬:你不用让你的人调查了,我已经把调查结果发到了你的邮箱。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什么时候调查的?】

    【左扬:昨天。你的人不熟悉那边,就算调查,也不过是浅面资料,但是,那家医院属于中和医院分院,而中和医院是左氏财团的产业之一。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过?】

    这次左扬沉默了很久没有回话,顾北北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【左扬:左氏财团产业太多,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,我自己也未必记得左氏财团麾下还有一家医院。】

    这次轮到顾北北叹了口气,她幽幽道,“这种乐趣,看不懂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她上线打开邮箱后,左扬的文件位居第一位,里面含有三个附件,一个是蒋媛媛的病历照片,是从她刚出生一直到现在的,非常详细,就连她感冒入院都调查出来了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第二个是古水镇医院近些年的医疗事故调查,以及媒体新闻报道,也非常详细。

    而第三个,顾北北看着照片上左朝绷着小脸摆弄拼图的模样,就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【左扬:看到文件了?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看到了】

    【左扬:最后一张熟悉吗?你送给小朝的拼图到了,整整三万块,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理阴影。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我相信他可以的,让他不要慌】

    这下左扬彻底不回信息了,顾北北抱着手机,捂脸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你去查一下这户人家,今晚我就要得到信息。”顾北北将第二份文件里的一个人名以及家庭住址截图出来,发给了助理,道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待助理出去了,她才一手托着下巴,饶有兴致的将左朝的照片又看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被她截图下来的那个人,是一个孩子,三年前因为生病住院,而后死亡,本来已经被他母亲带出医院了,后因为不知名的理由,又回了医院,医院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,将小孩的尸体强行火化了。

    真是如出一辙的操作手法。

    而让顾北北有些诧异的是,这个小孩的父亲,正是这次的死者,这到底是巧合,还是人为?

    顾北北从未怀疑过这个资料的真实性,能经过左扬的手,这资料的真实程度已经不需要质疑了。

    【左扬:白洋矿业,迟早是你的。】

    左扬的信息发过来的时候,顾北北正好在用晚餐,当看到这条信息时,她笑了两声,将手机扣住,继续用餐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左扬信息后,一条陌生的信息弹跳出来,上面写着:顾总,我手上有白洋矿业的内部资料,您是否能再帮我一个忙,救救我的妻子。

    顾北北吃完晚饭之后,看到了这条信息,顺手回复道,“周康,我可以帮你,不需要你的资料。我没什么别的企图,只是单纯觉得你算是个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周康的信息极快的回复过来,道,“谢谢顾总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微微屈指,轻轻敲击着手机屏幕,她懒懒道,“你有的资料,我都有了,还不如给你一个顺水人情呢……世间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,不急啊,会有机会让你还的。”

    她唇角微扬,平光眼镜在她修长的手指尖转动,她的目光沉静温和,却暗藏凌厉,如同黑夜里紧盯猎物的头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