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水推舟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古水镇虽然小, 而且偏, 但是由于这里矿山多,人们的消费水平都挺高,所以这里的商场也挺像模像样, 顾北北从中心商场逛了一圈后, 买了几瓶驱蚊水后, 就回了住所。

    他们的车刚刚到达地下车库,顾北北的目光落在了电梯口处,她笑了一声道, “在这堵着我呢?这地下室蚊子最多,这几位兄弟也真是够能扛的。”

    司机这才注意到电梯口处有人, 那些人见到顾北北的车,登时目光扫了过来,看上去凶神恶煞。

    “顾总, 怎么办?”司机问道。

    顾北北勾唇低笑一声,道, “在他们面前溜达两圈,然后咱们出去吃宵夜吧, 我私人请客。”

    司机高兴的应了一声,将车在车库里溜达了两圈,把这群人气的够呛之后, 才开车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司机问道, “就把这群人放在这里好吗?要不要报警?”

    顾北北一手撑着下巴,点开了手机游戏, 懒洋洋道,“这么晚了,就别给警察同志找麻烦了,这群人就留给蚊子好了,就算是为生物界做出贡献了。”

    古水镇由于依山傍水,这里的蚊子各个膘肥体壮,叮一下,能红肿一大块。

    顾北北靠在椅子旁,摇晃着手里的驱蚊花露水,忍不住笑了几声,看起来心情愉悦极了。

    车最后停在了一处烧烤店旁,几人下车之后,顾北北本想选了附近好评率最高的店,却在推开店门的时候,从店门玻璃上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嗯?”顾北北尾调微微扬起,侧身半靠在门边,笑眯眯的看着走过去的一个背影,道,“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老熟人,这可真是凑巧。”

    助理闻言也跟着看了过去,诧异道,“这不是程总吗?”

    司机也不可置信道,“还真是白洋矿业的程总,不过白洋矿业已经乱成这样了,程总还有空来这里吗?听说他们差点在董事会上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饶有兴致的看着程总的身影越来越远,笑道,“古水镇的矿山被调查,如果查出什么东西,那他岂不是很倒霉?”

    助理不解的问道,“能查出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顾北北唇角微扬,似笑非笑的看着程总的背影,眸底略暗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程总步履匆匆的从街上走过,在靠近一个小巷子的时候,转头看了眼四周,见没有异常,便直接闪身进了小巷子里。

    “程总,我在这。”蒋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将程总吓了一跳,他顿了顿,道,“好久不见了啊,蒋总。”

    蒋总这段时间本就消瘦的厉害,双颊几乎都凹陷了进去,两只眼睛圆瞪,满是血色,他疲惫的看着程总,将手里的烟捻灭了,道,“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,程总,之前见面的时候,你我都风光无限,现在你依旧是高高在上的白洋矿业总裁,而我……公司破产,背了一身债务,成了一条落水狗,人人都能踩上一脚。”

    程总张了张嘴唇,沉默了一下道,“我曾经试图挽救一下丽媛集团,但是顾北北做事太狠了,我根本没法跟她对抗。”

    “呵”,蒋总揉了揉自己的眼角,里面的血丝更加明显了,他道,“我也不跟你废话了,公司倒闭了,我女儿也生病了,没钱治疗,我现在就缺钱。”

    程总想了想,道,“顾北北就在这里,冤有头债有主,丽媛集团会破产,这都是顾北北的手笔,她做事的风格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蒋总深吸了一口气,扯了扯嘴角,狞笑一声道,“我知道她就在这里,她敢来古水镇,我就敢让她出不去!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大不了死磕到底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拐角,程总的秘书正站在一旁,手机一直在自动录音,在这两人谈完话之后,程总抹着冷汗,道,“姓蒋的真是疯了,这趟我就不该来!真是个神经病!幸好让你在这里,不然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秘书垂眸道,“我一直注意着您和蒋总,如果他想对您做什么,我会立刻出来阻止的。”

    程总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秘书走在程总身后,不动声色的将音频发给了手机上的一个联系人——DY。

    戴逸将音频给了左扬,他一边听着音频,一边缓缓倒茶,听完后低笑了两声,道,“狗急跳墙了,也挺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蒋总会不会对顾总动手?毕竟他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,就像是他自己说的‘光脚的不怕穿鞋的’。”戴逸问道。

    左扬看着茶杯冒出的白烟,道,“他想,但是他做不到。你以为顾北北为什么还留在古水镇,当然是给蒋总和他家人团聚的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戴逸见左扬垂眸弄茶,唇角微扬,登时觉得自家先生和顾总可真是一个模子出来的,做事情的方式如出一辙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正如左扬预料的那样,顾北北在烧烤店吃饱喝足,一边玩着手机游戏,一边问道,“查出蒋总家人住在哪里了吗?他女儿心脏病,这可是一件麻烦事情啊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顾北北的目光并未离开手机屏幕半分,语气平淡至极,仿佛并不是她说出的话一样。

    助理道,“已经找到了蒋媛媛和蒋夫人的住所,蒋媛媛小姐生病了,正在住院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,微微抬眸看了眼助理,唇角略扬道,“这么凑巧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想起资料上曾经写过,蒋媛媛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,其中一次非常凶险,入院大半年才出院,而那次的医院……就是古水镇的这家。

    “那就加快点速度调查吧,把这家医院查个底儿掉。”顾北北一手托着下巴,笑眯眯道,“我就不信这家医院没什么猫腻。”

    司机由于要开车,不敢喝酒,顾北北让人拿了两瓶酒上车。

    助理不解的问道,“您是要喝酒吗?”

    顾北北笑道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解释原因,助理便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蒋总回到了小旅馆,里面窗户密封,连空调都没有,他摸了摸额头,汗水直往下滴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忽然想起,他打开了之后,听到自家老婆的声音,说道,“我过几天就回去了,你在医院好好照顾媛媛。”

    将电话挂断之后,他死死的捏着手机,用力之大,双目圆睁。

    忽而,一个陌生电话忽然进来了,蒋总愣怔了一下后,犹豫再三,终于接通了电话,他道,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一个略显沧桑的声音传来,压得很低,蒋总一瞬间就听出了这是院长的声音,他顿了顿,问道,“怎么了?怎么换手机号了?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安全一点,这个中恒集团的顾北北不可怕,但是她背后,可是左氏财团的左先生,那位的手段,我不得不防,以后我们专门用这个号码联系,知道了吗?”院长的话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蒋总微微抿唇,道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他猛地将手机砸在了地上,剧烈的喘气,双手崩溃的抓着自己的头发,目光狰狞道,“都是小人!都是一群小人!”

    以前这个院长在他面前,连半个不字都不敢说,现在却敢来支使他了。

    这个小小房间的角落里,一点点红光正在闪烁,顾北北靠在一旁,看着电脑上的视频,笑眯眯道,“这就恼羞成怒了?这份忍耐性修炼的不够啊。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司机在一旁笑道,“都是千年的老狐狸,谁和谁玩聊斋呢?”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转眸笑道,“千年老狐狸?就这小崽儿,还不够我玩一个回合的。”

    她从来没把蒋总放在眼里,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……以后就更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从五星标配,沦落到住不知名的小旅馆,而且房间里还有监控,这位蒋总也挺倒霉,不过……”顾北北停顿了下来,指腹轻轻摩挲着自己腕间的手串,眸中含笑。

    根据资料显示的时间,以及这个医院的古怪之处,顾北北心里有了一个猜想,但是还需要证据,不过听说蒋媛媛生病了……顾北北猜测这个证据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助理问道,“以前蒋总也算是个风云人物,居然沦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,实在是让人不可置信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置信的,风水轮流转,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?”顾北北笑道,“既然是玩商界的,他就应该知道‘愿赌服输’四个字怎么写。”

    如果当初蒋总老老实实的赔礼道歉,别和程总联手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说不定顾北北就会放他一马,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蒋媛媛是他女儿,又有先天性心脏病,以前蒋家家境富裕,也许不把这点医药费放在眼里,可是现在这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”助理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得先弄清楚一件事情。”顾北北忽而抬眸看了眼助理,笑道,“我和他女儿,没有半点血缘关系,根本没有帮助她的必要。更何况蒋总还想把我坑进牢里,我如果进去了,小朝会面临怎样的非议,这位蒋总可从未考虑过。”

    她停顿了一下,微笑道,“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,这顶多算是利息,我如果真想不择手段,别说蒋总,就算把他们几个捆成一团,也不过是给横山公墓多竖立了几块墓碑而已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低笑了一声,眸光凌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