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想同情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医院里, 院长办公室里烟雾缭绕, 蒋总面前的烟灰缸里满是烟头,不过几天,本来意气风发的他已经变得满脸颓废, 双目凹陷。

    “吧嗒”一声, 院长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, 一个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,看到蒋总之后,顿了顿脚步, 满脸堆笑道,“蒋总, 您亲自来啦。”

    蒋总揉了揉发红的眼睛,道,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院长点点头, 道,“尸体已经火化了, 到时候就说是顾总派人过来处理的,尸体没了, 谁也查不出死因了。”

    蒋总死死咬牙,狞笑道,“顾北北这口黑锅背定了!”

    顾北北并不知道蒋总是怎么想的, 她把蒋总的资料扔到了一旁, 仰躺在沙发上,身边的手机偶尔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丽媛集团, 蒋总就是法人代表,一旦公司出了问题,身为公司法人,他需要负主要责任。目前查到的消息,蒋总至少要承担三个亿的债务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眯缝了一下眼睛,她低笑了一声,喃喃道,“三个亿,做梦呢他。”

    死者的家属在得知人已经被火化了,顿时几个老人撑不住,晕倒在地,医院外面一片慌乱,各方媒体如同嗅到血腥味的猎犬,死死的盯在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院长站在办公室,透过玻璃看着下面,见医院门口乱成了一团,他眼皮微微拉耸着,道,“这次就算是公检法来也没用,什么证据都没了,顾总这下可算是百口莫辩了。”

    “牢底坐穿。”蒋总阴冷的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失去了公司,失去了未来,蒋总几乎疯狂了,只要能把顾北北拖下水,无论是什么代价他都愿意付出。

    “媛媛的身体怎么样?要不要再来复查一下?”院长停顿了一下,语气一转,道,“虽然说当初的手术很成功,但是还是得要多加注意。”

    蒋总手微微一抖,他深吸了一口气,道,“我知道,过几天我带媛媛来这里检查一下。这么多年都没事,应该不会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院长张了张嘴,似乎是想要说什么,最后也只是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左扬手上的文件被搁置在一旁,茶水已经有些凉了。

    戴逸开口道,“顾总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简单的商业纠纷问题,牵扯到了人命,这事情就不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左扬揉了揉眉心,他轻轻点了点桌面上的文件,道,“把这些东西拿走,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他们把公司经营成了这幅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左扬并没有把话说的十分难听,但是意思已经表达出来了。

    戴逸想起顾北北对左氏财团目前高层的评价是——他们的脑子是用来养鱼的吗?

    左扬道,“顾北北的事情,我们暂时不要插手,就算是牵扯到了人命,可这人命和她并无关系,我相信她可以将一切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戴逸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悬,但见左扬对顾北北这么信任,也忍不住对这人起了几分好奇,想看看这位顾总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【左扬:蒋总只是一群人中的一个,注意其他人的动向。】

    左扬将信息发出之后,半靠在一旁,一手耸搭在身侧,唇角微扬。

    顾北北看到这条信息后,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【顾北北:好。】

    虽然顾北北只是回复了一个字加一个符号,却也让左扬放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助理从外面回来,就看到顾北北正在和左朝视频,只听到她笑了几声,眉梢轻扬道,“宝贝儿,这次虽然不是商战,但也算是一种卑劣的手段,你仔细看看我的处理方式,多看多学才能多会。”

    左朝在视频里面无表情道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笑着问道,“宝贝儿,你是在担心妈妈吗?”

    左朝沉默了许久,道,“我看到你的游戏账号在线,我就觉得你大概不需要我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:……

    结束了和左朝的是视频对话,顾北北有些感慨道,“这小孩很敏锐啊。”

    助理倒了杯水放在顾北北手旁,笑着道,“毕竟是小少爷,他对您还是十分关心的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满意的点点头,转头看了眼外面,虽说已经下午了,可是温度还是非常高,路上都没什么人走动,她偏头笑道,“那群人去医院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医院把人的拖走火化了,没跟家属说,这些家属已经去闹了,等会估计咱们就得背锅了。”助理皱起眉头,道,“这群人倒是一次比一次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“很极端的方式。”顾北北眯缝了一下眼睛,笑道,“只有走投无路的人,才会用这种极端的方式。蠢的无药可救了。”

    助理还是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顾北北轻笑道,“别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人的身上,多注意一下矿山的动向,别给白洋矿业趁机翻身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助理似乎才想到了一件事情,她立刻说道,“我刚刚从矿山那边路过,发现有一群人上去调查了,不知道在调查什么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一顿,她想了一下,问道,“是白洋矿业内部的人,还是别的地方的人?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似乎是有关部门。”助理摇头,道,“我离得比较远,有些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矿山还在正常工作,还是已经进入停工状态了?”顾北北心中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测,但是目前还是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助理道,“已经停工了……仔细想想,应该是从那群人上去开始,矿山就停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顾北北忍不住笑了一声,摇头道,“还真是他插手了,说好的不插手,偏偏还要来这么一出。”

    见助理十分疑惑,顾北北笑道,“现在矿山在进行调查,被迫进入休整期,是没有办法进行开采的,等我们拿下了矿山,正好这边调查结束,各项全部合理,事后就算白洋矿业想要给我们挖坑,可这次调查的数据就是最好的保护牌。”

    助理道,“保护牌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次检查矿山,目前矿山的所属公司还是白洋矿业,日后若是白洋矿业说我们矿山有问题,那我们可以拿出这次的调查结果,如果他们说调查结果有问题……那你想想,现在调查组调查的是谁?调查结果有问题……白洋矿业是不是应该背锅?”顾北北笑道,“所以他们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。”

    耗费的是白洋矿业的时间,但是却是为中恒集团在铺路。

    “那对于医院的事情,我们要怎么处理”助理皱眉道,“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子,不然那群人,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助理甚至觉得,这群人已经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顾北北没有说话,她垂眸看着手边的水杯,屈指轻轻敲击在桌面上,问道,“妥协是不可能妥协的,背锅那就更不可能。也许这次我赔了他们钱,认了这个锅,那下次……这群人能把他们老祖坟都给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助理:……

    顾北北低笑道,“不要和丧心病狂的人谈理智,金钱的价值就是他们的理智。只要让他们成功一次,等待中恒集团的,就是无数个吸血的虫子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身,将水喝完后,随意将杯子推放到了一旁,笑眯眯的撑着下巴,道,“出去逛街?”

    “逛街?”助理有些不可思议,道,“虽然他们现在在医院闹事,但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来这边了,如果被堵在了路上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顾北北笑道,“他堵他们的,我玩我的,带上身份证,如果遇到他们堵路,我们就去别的酒店休息……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在这里喂蚊子,我替古水镇的蚊子感谢他们,真是好人啊。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身为中恒集团的总裁,顾北北从来都不缺钱。

    其实她如果想要离开古水镇,或者让别人插手解决这件事情,对她而言都是轻而易举,但是她偏偏不这样做。

    助理问道,“左先生如果出手,解决这件事情就非常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笑了,“顺风顺水太长时间,好不容易有点小波澜,再说……能用一个钩子,钓起一连串的大鱼,这也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离开酒店的时候,十分平静,仿佛就是来观光旅游的,在车里,司机问道,“现在到处都在议论这件事情,说这家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啊。”顾北北皮笑肉不笑的说道,“本想讹钱,没想到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,只能说是他操作失误,虽然我心里不觉得他可怜,但是出于对生命的敬畏……我还是说一句可怜吧。”

    司机从后视镜看到了顾北北含笑的目光,可眼底却平静一片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她说道,“说起来,最可怜的应该是我,无缘无故背黑锅,还得同情挑事者。这种委屈,如果一顿小龙虾解决不了,那就两顿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季节最适合吃小龙虾,顾北北已经计划好了自己的晚餐和宵夜了。

    车子从医院门口经过,还能看到坐在地上哭泣的那些家属,她甚至头也不转,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这群人,任凭这些人哭的肝肠寸断,伤心欲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