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的陷害

推荐阅读:
    正在发信息的左先生, 一手拿着手机, 一手翻看着电脑,搜索了一下“如何让女朋友快乐”的搜索话题。

    戴逸在一旁任劳任怨的整理着文件,半个字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她什么时候回来?”左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两天了吧, 白洋矿业想一团乱了, 这两天顾总应该就会坐镇中恒集团, 然后收购白洋矿业。”戴逸预料的的确不错,顾北北却是有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“左氏财团那边,你注意一下他们的资金流向, 特别是……”左扬停顿了一下,笑道, “某个人的个人资金流向。”

    戴逸垂眸道,“我知道了,左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朝去上学了, 他今天怎么了,一直不笑, 是不开心了吗?”左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就没笑过。”戴逸老老实实的回答道,“小少爷的事情, 我们也不清楚,要不去调查一下?”

    左扬摇了摇头,道, “让他自己去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左扬忽然将手机放下, 伸手扶着沙发,从轮椅上站起来, 缓步走到了沙发旁坐下,低笑着道,“比我想象的更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白洋矿业这几天就不太好过了,不仅公司那边闹得不可开交,就连古水镇的矿山上也被迫停工了,一群人闹了上去,天天躺在车前,以至于根本无法动工。

    就算程总十分嚣张,却也不敢弄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矿山负责人急的头发都白了,不停的打电话给程总,却总是听到忙音,料想最近总公司那边肯定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程总刚刚接完电话,将手机扔到了一旁,他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叹了口气道,“我这是图什么呢?买下古水镇的矿山,难道是我一个人的主意?现在倒好,出了事情,全部往我的身上推卸责任。”

    秘书站在一旁,道,“不如跟董事会再谈谈,现在外面对白洋矿业的风评下降的十分厉害,我们的股票也跌倒厉害。”

    程总摇摇头,道,“一群油盐不进的老家伙,就知道看钱,看钱!谁投资还没个失败的时候?一天到晚就知道说中恒集团,他们也不看看,就凭他们去中恒集团,顾北北也不可能要他们!”

    秘书听到程总在骂董事会,便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程总总结道,“一群吃饭不干事的人!”

    秘书道,“矿山上也出了问题,有人上去闹了,最近都无法开工,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程总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,扭头狰狞的问道,“你说什么?谁上去闹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下面的那些村民,非常难摆平,一直躺在地上,我们的车根本无法走,也无法开采矿石,只能暂时停工了。”秘书道,“那边的负责人刚刚打电话给您,您正好在忙,他就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程总觉得自己心里头似乎压着一块大石头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今天的事情,已经一整天了。”秘书补充道,“按照这么下去,恐怕他们会一直堵在矿山上,到时候我们就会一直在亏损了。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程总眼前一黑,险些栽倒,他踉跄了一下,深吸了一口气,道,“这些人不是在堵顾北北的中恒集团吗?怎么去了矿山?!不是给钱给他们了吗?!这些人怎么办事的?!”

    秘书想了想,如实道,“这些人的确是在堵中恒集团,最近顾总去了古水镇,查到了一些人的案底,直接报警了,所以……现在这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程总愣了愣,旋即哈哈大笑起来,状似疯癫道,“真有意思!有意思!顾北北!太有意思了!这个女人!”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有些精神崩溃了,进入商界这么多年,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,程总狠狠的咬牙道,“这个人!”

    秘书看着他。

    程总深吸了一口气,颓然的坐到了沙发上,整个人都瘫倒了,他摇头道,“我输了……我彻彻底底的输了……顾北北的手段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秘书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忽然,程总的电话再次响起,他看了眼电话,无力的接听了电话,却在听到电话里的内容后,整个人都腾的一下坐起身,不断的追问道,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电话里的人在解释。

    程总本来已经泛灰的脸色骤然变红,仿佛整个人瞬间活了过来,道,“好!你给我盯紧了他!顾北北!我看她这次要怎么翻身!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程总站起身走来走去,激动的不能自已,他抓住了秘书的肩膀,颤声道,“我没有输,你知道吗?我没有输!顾北北完了!她惹上大麻烦了!”

    秘书不知道电话里的内容,有些茫然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程总激动的心脏狂跳,他道,“我就知道,天无绝人之路!顾北北,遭报应了!她不是想要对付我吗?……哈哈哈,之前堵路的那个人,在医院里,完了!”

    程总的笑声里带着癫狂,秘书冷静的看着他,垂眸道,“恭喜您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应该恭喜我!”程总长长的舒了口气,道,“我还以为我这次完了,没想到完蛋的居然是她!真好啊……顾北北,我等着你求我的那天!”

    秘书走出去后,将办公室的门带上,任凭程总在里面癫狂大笑。

    他直接下了楼梯,带上了耳机,随手拨通了一个电话,边走边说道 ,“顾总那边出了点问题,之前堵路的人,在医院里死了,家属要闹事,希望顾总注意人身安全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面肯定的回答之后,秘书将电话挂断,删除了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戴逸从外面走进来,左扬正在做康复训练,他走到左扬身边,低声将听到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给了左扬。

    左扬沉默了一下,眯缝了一下眼睛,道,“派人在她旁边保护,别让她受伤了,其他事情不用管,她也不会让我插手。”

    以他对顾北北的了解,这种事情,还没法让顾北北倒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顾北北也没想到一切会这么戏剧性,之前在路上拦路,然后流鼻血的人,居然死了。

    家属直接将灵堂摆到了顾北北的酒店下面,逼的酒店负责人不得不苦着脸,赔礼道歉道,“顾总,您看这事情闹得,不是我们不让您住,但是现在……现在他们这么闹腾,我酒店的声音也没法做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轻轻“嗯”了一声后,道,“我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助理将东西收拾了一下,直接入住了另外一个酒店,丝毫不拖泥带水,这群家属本想将灵堂也迁过去,却不想半路听到了警笛声,吓得四处乱窜。

    顾北北靠在沙发上,想了许久,道,“你让人去医院查一下,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助理点头,道,“好的,大小姐,您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。”顾北北停顿了一下,忽而道,“还有,你去查看一下,这家人最近和谁接触过,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,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大小姐。”助理应下之后,便立刻转身去工作了。

    手机叮咚想了一下。

    【左扬:今天回来吗?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暂时不回来】

    【左扬:不用担心太多,注意身体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我明白,我只是有些东西想不明白,等我弄清楚了,就解决问题了,你不用操心】

    正如左扬预料的那样,顾北北根本不想让他插手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左扬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一整个上午都没有出去,待助理回来的时候,将查出来的消息告诉她,以及拍下的病历单。

    顾北北的目光落在了“凝血障碍”几个字上,眯缝了一下眼睛,道,“这么说,他是出血死了?”

    助理摇摇头,道,“为了留一个心眼,我找了一个认识的朋友跟我一起去,朋友是医生,他告诉我,这个人是死于窒息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嗤笑了一声,深吸了一口气,眸光冷厉的讽刺道,“果然是财帛动人心啊!”

    为了弄她,连人命都弄出来了,这可真是够心狠手辣的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次的事情和以往都不一样,您看要不要找左先生帮助一下,也许会更好解决问题。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没什么不一样的。”顾北北眸光冷漠的落在了“凝血障碍”四个字上面,道,“这次弄我的人,不是冲着钱来的,是冲着我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可顾北北仔细回忆了一下,没记得自己将谁得罪到这种地步啊。

    她让助理出去之后,径自一个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将助理发过来的照片和病历,以及死亡证明看了好几遍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白洋矿业,程总……杨家华,明华集团……”顾北北琢磨了一下,猛然想起一个差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蒋总,丽媛集团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的眸光陡然一冷,她低声喃喃道,“丽媛集团虽然是服装业,但是三年前曾经投资过医院,只是少为人知。很好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立刻打电话让助理去调查一下这所医院的幕后股东。

    助理也察觉到了不对劲,回道,“好的,我立刻过去。”

    原本那人的尸体应该是先运回去,再进行火花,可是当助理到达医院的时候,却听到护士说尸体已经让人火化了,家属还完全不知情,正在闹事。

    助理将话传达给了顾北北后,顾北北深吸了一口气,轻声道,“下手够快的啊,蒋总。”

    她在调查医院的时候,左扬也派人调查了,顾北北的手机上接到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【左扬:这家医院的幕后股东是蒋总,丽媛集团。】

    丽媛集团是顾北北亲手搞垮的,蒋总对顾北北简直就是恨之入骨,如果给他一把刀,恐怕他登时就会来找顾北北拼命,恨不得能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顾北北微微抿唇,道,“他们把尸体火化了,我们就找不到证据,而且他们还没通知家属,等这人的家属知道了,恐怕这口黑锅又要落在我们的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出于第六感,顾北北隐隐感觉到了后背的重量。

    助理坐在车里,看看外面闹事的家属,有些慌乱,道,“那该怎么办?顾总,要不报警?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顾北北眸光微沉,道,“报不了……你先回来,别被人堵在外面了。其他事情,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助理虽然非常相信顾北北的能力,但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,她犹豫再三,问道,“顾总,您会出事吗?”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惹上了人命,恐怕顾北北也要遭到牵连。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,忍不住笑了一声,道,“这种段位,还没法把我拉下马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挂断了助理电话后,顾北北径自坐在阳台旁,眯缝着眼睛,看了眼不远处的闹事人群,低声道,“想要坑我……蒋总,那你可真是低估我了,就凭这种劣质的手段……坑死的只会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垂眸将手上的文件打开,里面全是关于蒋总的生平资料,包括他的家人,亲朋好友。

    这是之前左扬传给她的,她趁着助理出去调查事情的时候,就顺便去打印了一份回来,外面日头有些毒辣,家属也闹不动了,就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顾北北坐在高楼之上,仔细翻看着这些资料,甚至会认认真真的用笔标上了重点符号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女儿……先天性……心脏病。”顾北北读到这里的时候,薄唇微抿,她沉默了一下,才继续往后看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她并不想用一些特别拙劣的手段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谁先逼她,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