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警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古水镇哪里都好, 就是夏天蚊子多, 就算是住在酒店里,一晚过去,顾北北还是被咬了好几次, 她深吸了一口气, 将蚊子弄死了好几只, 才算是睡得较为安稳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一大早,助理就看到顾北北穿了件白色T恤,心想大概是昨天太热了, 热出心理阴影了,他道, “大小姐,今天的温度比昨天还高。”

    “那群人还在堵路吗?”顾北北随意倒了杯牛奶,懒懒的问道, “白洋矿业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还在堵路,但是今天换了人了。”助理道, “白洋矿业……今天特别奇怪,有些货车停在那里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对了, 根据消息,白洋矿业今天早上召开了紧急会议,会议里差点打了起来。”助理将这件事情说给顾北北听的时候, 也是不可置信, 她道,“在会议上打起来, 这也是十分少见了,更何况是白洋矿业这种大型企业,一点小问题都可能被宣扬出去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半靠在柜台,将手里的牛奶杯放到了一边,笑道,“这不是十分正常吗?资金流转不通,被我卡在了这里,我要是没猜错,现在程总想要拿把刀跟我拼命的心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助理仔细考虑了一下,觉得还真是没错,白洋矿业是程总白手起家创业起来的,对他而言意义非常。

    顾北北琢磨了一下,道,“你等会多准备一点降暑药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“您还要去看吗?现在白洋矿业还正在运行,就算被他们堵路了也没关系啊,恒天集团又不会遭受什么损失。”助理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服务员见顾北北站在这里许久,上前笑着询问道,“小姐,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

    顾北北想了想,回以微笑道,“麻烦帮我拿一点冰袋,谢谢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道,“好的,请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拿到了服务员拿来的冰袋后,顾北北将它扔给了助理,道,“留着。”

    助理不解的看着冰袋,问道,“为什么要带冰袋?很容易就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给人用的,化了就化了吧。”顾北北指腹轻轻摩挲着牛奶杯的杯口,笑道,“再等等,现在是十点钟,十二点的时候,咱们就去矿山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北北转头看了眼酒店中间的钟摆,漫不经心的笑道,“白洋矿业啊,快要姓顾了。”

    一旦白洋矿业停工了,就是收购它的好机会,收购的世界和这些拆迁户闹事的世界需要重合在一起,这样才不会耽误事情。

    两件事情放在一起处理就行了,顾北北最讨厌麻烦了。

    助理尚未来得及出去,便听到顾北北的手机铃声响了,她听到顾北北嗯了几声后,将她又叫住了。

    顾北北道,“你把文件放到我的房间里。”说完,便随手拿了外套,便往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助理听话的将文件放到了房间后,才看到了正抱着一束花上来的顾北北,她抱着鲜花,靠在沙发上,唇角微扬,随手把玩着玫瑰花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没谈过恋爱了,送来送去,也就只知道送花了。”顾北北低笑了一声,一向淡漠的眸子露出了点点笑意。

    助理沉默的看着这束火红的大捧玫瑰,心中有些忐忑,道,“大小姐……这左先生知道吗?”

    原主和左扬的感情一向不好,助理从未将这束玫瑰往左扬的身上去想。

    顾北北转头看了眼助理,将玫瑰花放在一旁,随手扯下了最中间的一支,笑道,“乖,记得保密,不然你知道的太多了,我会灭口的。”

    助理: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她一定会认为自家大小姐在开玩笑,可是自从出了杨家华的事情,而且她家大小姐还在横山公墓买下了一排墓地,她就觉得有些心里发憷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一直到中午十二点,顾北北从房间里走出来,她笑道,“走吧,该去看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冰袋……”助理后知后觉的发现冰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温度有点高,花送来的时候都有点萎,旁边放着冰袋,会让花的寿命更长一点。”顾北北笑道,“走吧,现在应该是温度最高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从酒店到矿山,也需要将近四十分钟的车程,顾北北转头看向外面,看到有上学的少女骑着自行车,从她的车边路过。

    就像是曾经她的生活,年少时忙碌奔波,成年后职场沉浮。

    “我只做一把手,不做二把手。”这是曾经她立下的目标,也一直朝着这个目标走,哪怕不择手段也可以。

    只要不违背底线。

    没想到曾经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高度,竟然在这里轻轻松松就得到了,顾北北看着少女骑车的身影,真觉得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之前您让我去做的事情,我已经做了。”助理翻开了平板,给顾北北看工作进程,道,“我已经告诉了村长,我想他们的内部矛盾已经要爆发了。而且,您让我查他们的背景,由于时间有限,没查的太过深入,但是基本情况是了解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。”顾北北目光一直落在外面。

    助理也不敢问她到底在看什么,便低头汇报工作道,“根据调查,闹得最凶的两个,他们家儿子有犯罪前科,正处于保释阶段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北北应了一声,她手里盘着珠串,,发出轻微碰撞的声响。

    待车子到达半路的时候,果然又看到了那几个人,这次那几个人学聪明了,不知道从哪弄到的一把大伞,正矗立在了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点意思。”顾北北看着那把打伞,靠在车窗边,笑眯眯道,“终于学会怕热了,我还以为他们都是铁人,根本不怕热呢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的车停在了这些人的面前,惹得其他人都转头看了过来,助理先下车,她道,“有什么事情好好说,你们在这里堵路也没用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认出了她就是中恒集团的人,都将她团团围住,道,“你们老总呢?让她出来!”

    助理摇头道,“就我和司机,老总不在这里,这里这么热,老总怎么可能来呢?”

    有人嗤笑了一声,道,“真是娇生惯养,我也不跟你废话,两个字,给钱!”

    助理早就知道他们这些人是为了钱才在这里闹腾,却没想到这人说的这么直接,而且非常理直气壮,她愣了愣,旋即反应过来,道,“之前签订合同的时候,你们可都是签过字的,签过字的合同,就会产生法律效力,更何况,中恒集团并没有亏待大家吧,我们给出的价格非常合理,否则你们也不会同意签约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假话!”有人怒道,“骗我们的!当初我们是不知道实际情况,幸好白洋矿业告诉了我们实际情况,要不然我们都被你们框了!三十万的地,你们就给几万块,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?”

    助理脸色也沉了下来,道,“三十万的地?我想行情您是不是不太了解,您的地,别说三十万了,当初测量的时候,是我们老总觉得大家务农不容易,所以将标准放宽,要真的计较起来,根本都不值我给你们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几人三言两语的争闹起来,顾北北也只是闲暇时候抬眸看了眼他们,其他时间都在低头和左扬聊天。

    保镖识趣的时刻准备着,防止这些人一激动会动手。

    【左扬:还在忙?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正在矿山上】

    【左扬:最近太热了,注意防中暑。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好……你在干什么?】

    手机那头的左扬看着这条信息停顿了一下,垂眸看着笔下的人物,一个和顾北北极为相似的人物出现在了左扬手中的白纸上。

    【左扬:看文件。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那我不打扰你了,你认真的看】

    【左扬:我看好了,不打扰。】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顾北北坐在后座,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外面已经争吵的有些激烈,甚至有人直接往地上一趟,开始哭嚎。

    顾北北将手机按黑屏,转眸看向这群人,眼底看不出丝毫温度,她唇角扬起一个弧度,低笑道,“人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说,你们今天要是不给钱,谁都别想离开!”有人吼了一声,指着顾北北的车,道,“把她们的车给砸了!”

    助理闻言,露出了慌乱的神色,转头看向轿车,却见顾北北连车窗都懒得拉下,顿时心里又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人已经拿起了锄头和石块,似乎准备攻击车子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不好了!”一声急促的声音响起,众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纷纷转头看去,只见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喘着粗气跑了上来,道,“叔婶,你们快回去……阿大和阿二被警察带走了!”

    阿大和阿二就是叫唤最凶的那对夫妻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大家惊诧的看向这青年,问道,“什么警察?!谁报警了?为什么抓他们?!”

    顾北北听到外面的声音,懒懒的笑了一声,轻声道,“当然是因为你们得罪了我啊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再也顾不得顾北北了,纷纷跑着回家了,助理这才松了口气,上车后看到顾北北还在打游戏,等级蹭蹭的往上涨,操作一流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他们是什么情况?”助理直到现在都有些蒙圈。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,随手将自己的M416换成了AKM,道,“自己儿子犯了事情,以为躲着就行了吗?哎……所以随手举报了。”

    她抬眸看了眼后视镜,正看到了自己的眼神。

    带着浅浅笑意的眼神,只是眸底有些平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警察都出现了,这群人也没胆子再来闹腾了,至少这段时间是没什么时间了,顾北北在酒店住了一晚上,助理便上来告诉她,“大小姐,那对夫妻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对夫妻就是收了白洋矿业的好处,带头闹事。

    “顾总,顾总你好,你好!”见到顾北北从电梯里走出来,男人的双眸放光,连忙将手里的东西递给顾北北道,“我们自家的土特产,您可千万要手下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看都不看一眼,她转头一旁的咖啡厅,道,“东西拿回去,你们的东西太贵,值三十万,我可买不起。”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的脸憋得通红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顾北北坐在沙发里,随便点了咖啡后,笑道,“有什么要说的吗?我时间挺宝贵的,如果没什么要说的,我就得换地方谈生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有!”这对夫妻怕顾北北真的走了,顾北北要是走了,他们儿子也就在监狱里没救了,连忙道,“顾总,求您了,您高抬贵手,放我儿子一条活路吧,我知道我们得罪您了,我们做错了……求您了,你也有儿子,你要体谅我们做母亲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,转眸看了眼,笑了一声,问道,“他是你儿子,又不是我儿子,我怎么可能体谅得到你的心情呢?毕竟我家小朝就算再没出息,也不会手脚不干净的,您二位……觉得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这对夫妻对视了一眼,两人不约而同的猛地跪地,道,“求您了,顾总,放过我们吧!”

    他们这么一闹,不少人都将目光看向了这边,顾北北巍然不动的喝着咖啡,停顿了许久,也没让他们起来,甚至一句话都懒得说。

    这对夫妻慌了,道,“顾总,您要什么我都给!这两个儿子就是我的命啊!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有前科,保释时间再次犯罪,会重判吧……我觉得这次没个三五年,是不可能的。”顾北北将咖啡杯放下,笑道,“别这么慌张,也别跪着了,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助理闻言连忙过来将这对夫妻扶起,他们似乎料定了顾北北怕丢人,就全部趴在地上不起来,最后顾北北笑了一声,保镖立刻会意,过来将这对夫妻强制性的拉扯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对夫妻被魁梧的保镖驾着,仿佛弱小的鸡仔,正在不断的扑腾着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法律这种事情,轮不到我做主,我顶多说给你们一点钱,让你们把他保释出来。”顾北北笑眯眯道,“但是问题是,你们一直在破坏我的事情,还想要我给钱?你们二位,觉得我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?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好说话,她顾北北不仅不好说话,而且还爱记仇!

    这对夫妻闻言慌了,道,“顾总,那您要怎么办?您说!只要您说,我们一定都去办!”

    “白洋矿业给了你们多少钱?”顾北北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,却见这两人露出了犹豫的神色,心中忍不住乐了,看来儿子都没钱重要啊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后就准备离开,这对夫妻连忙喊她,可直到顾北北进入电梯,都没再搭理他们一次。

    助理走过来,招来了酒店负责人,道,“以后像是这种精神失常的人,就不用放进来了,我希望你们酒店能对入住的客户的人身安全负责。”

    酒店负责人连忙电梯,道,“知道了,是我们考虑不周,让顾总受惊了。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这对夫妻被带出酒店之后,一直在求助理,助理似乎是被说动了,她站在门口,想了想说道,“你们想要顾总放过你们,但是你们的做法让顾总很不开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怎么办?”这对夫妻也知道自己惹到了顾总,心里懊恼不已,早知道顾北北这么难惹,他们说什么也不会接白洋矿业的钱。

    “白洋矿业惹出的事情,却让你们这些人当枪。”助理笑了一声,拍了拍女人的肩膀,道,“我知道您心疼您儿子,您想啊,只要您耽搁一天,他就一天保释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女人立刻会意,她犹豫了一下,旋即道,“我明白了,白洋矿业诓我们为他卖命,我一定要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助理笑了一声,摊开手道,“我可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待将这对夫妻送走了,助理深深的叹了口气,她算是理解了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手段有点像顾北北了,但是比起顾北北,还差远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“事情都处理好了?”顾北北正在精心照料那束玫瑰花,在她的精心照顾下,这束玫瑰花终于枯萎了一大半,她有些郁闷道,“算了……我觉得他们自然生长挺好。”

    助理心里默默吐槽道,“我也觉得让他们自然生长最好。”

    助理回道,“按照您的计划,已经让他们去闹腾白洋矿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白洋矿业开采,根本不按照图纸来,就是在胡乱开采,再让他们折腾下去,容易破坏整个矿山的模样……总不能让他们把矿山开采的太难看。”身为颜控的顾北北,对任何东西都保持颜控状态。

    一想到她看中的矿山变得乱七八糟,她就郁闷了。

    “那被警察抓进去的两个人……怎么处理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警察的事情,我有心……也无力啊。”顾北北唇角微扬,手指沾上了一点水之后,轻轻撒在了玫瑰花的花瓣上,点点光晕,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用手机拍下照片之后,发给了左扬。

    【顾北北:喜欢吗?】

    【左扬:喜欢】

    顾北北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【顾北北:没认出来吗?这是你送的花。】

    【左扬:我认出了拍花的人。】

    插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