拆迁户

推荐阅读:
    x 白洋矿业自从那天起, 彻底乱套了, 他们把大批的资金注入了古水镇的矿山里,本来准备开工了,结果出了这事情。

    “程总, 外面的人拦住了咱们的货车, 说不能把货运出去。”秘书匆匆走了进来, 神色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程总正烦着呢,他将文件扔在了地上,道, “又有什么事情?谁烂的?”

    秘书道,“中恒集团的人, 说是山下的土地已经被中恒集团全部征收了,咱们的车如果想要从上面走,需要征求中恒集团的同意。”

    程总猛地看向秘书, 不可置信道,“中恒集团把山下的土地都买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 全部买了。”秘书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他有些惶恐的看着程总, 问道,“如果没有路,我们的货物就没法运输出去, 是不是要承担违约责任?”

    程总坐在椅子上, 脸色难看,他道, “现在去求顾北北,以她的性格,也不一定会让我们的车过,如果要买下这块地,她一定会狮子大开口。”

    而现在白洋矿业内部资金几乎空了,根本没钱吞下那一大块土地。

    “居然会想到用断路这一招,的确够缺德的。”程总从一旁的烟盒里抽出了一根香烟,点上后深吸了一口气,狠狠道,“她无非就是想要矿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秘书眉头皱起,道,“要继续跟中恒集团耗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耗?他们耗得起,白洋矿业耗不起!”程总不甘心道,“我废了这么大力气弄到了古水镇的矿山,难道就要这么送给她?!”

    说完,程总立刻翻找手机联系人,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。

    一圈电话打过来之后,程总的手机掉在了地上,他捂着脸,咬牙道,“真是欺人太甚!这群人,就是墙头草!”

    秘书见状,知道程总恐怕也没辙了,他想了想,道,“要不找人闹事吧,中恒集团征收土地,我就不信没那么一两个钉子户。”

    程总和秘书对视了一眼后,计上心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顾北北坐在中恒集团的办公大楼最顶层,整个办公室通透明亮,收拾的极为干净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的时候,顾北北才刚刚结束了一场游戏,将手机随手扔在了桌子上,她抬眸看了眼门,道,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助理从外面进来之后,将文件放在了桌子上,道,“大小姐,矿山那边出了点状况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挑眉看了眼助理,笑道,“白洋矿业已经什么招数都没有了,只能这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不需要等助理说,她就猜到了这件事情,道,“拆迁户闹事,这也在意料之中。先让他们闹着,我查了一下,这几天都是高温天气,有本事他们就在矿山的半路上呆着,等他们受不了了,自然就会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助理有些疑虑道,“会不会出事啊?这么热的天气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些人都惜命的很,他们只是在惜命的前提上,还想要更多的钱而已。”顾北北站起身,伸了个懒腰后,随便走动了两步,站在了落地玻璃前,看着脚下的城市,勾唇笑道,“按照我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大小姐。”助理点头,拿着文件出去了。

    待助理出去之后,本来扔在桌子上的手机开始响起了铃声,顾北北垂眸看了眼,忍不住笑了一声,上面的备注是左扬。

    备注兜兜转转的修改,最后还是定在了左扬上面。

    接通电话后,对面传来了左扬熟悉的声音,他问道,“现在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公司处理业务。”顾北北笑着回道,“我最近可能要去古水镇出差一趟,你如果有空,就去接一下小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左扬也不问原因,反倒问起了游戏,道,“现在吃鸡是改版了吗?怎么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北北道,“听说是因为版权问题,你可能不知道,玩游戏分很多种,可以去买一个正版吃鸡,不过那种比较难打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有区分?”身为从未玩过游戏的左先生,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顾北北半靠在窗户旁,垂眸看着脚下行驶出了一辆黑色汽车,看起来有些眼熟,正朝着古水镇的方向驶去,她微微抿唇,旋即道,“当然,还有国际服,下次我可以带你去国际服上分。”

    左扬在电话那头,正翻看着手里的文件,头也不抬的回道,“好,等你最近忙完了,再带我上分吧。”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之后,左扬将文件放在了桌面上,屈指轻轻敲击,开口问道,“白洋矿业那边,你让人多注意一点,北北做事情虽然稳重,但是过于激进,小心把人逼急了,狗急跳墙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戴逸在一旁将文件收拾好,想了想,说道,“顾总在横山公墓那里买了一排的墓地,这事情已经在圈子里传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买就买吧,那里风水好,给不长眼的人,有点可惜。”左扬垂眸打开了手机游戏,唇角略微扬起,眸光罕见的温柔。

    戴逸张了张口,似乎是想要说什么,最后却摇摇头,心道:顾总玩的疯,现在就连先生也玩的疯起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

    顾北北丝毫不觉得自己是块“墨”,纵然她知道了戴逸心里想什么,也只会回复一句,人以群分物以类聚,看来你还不够了解你家先生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顾北北到达古水镇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,正值烈日炎炎,是一整天最热的时候,矿山上光秃秃的,连遮阴的树都没有。

    车轮从滚烫的岩石上碾过,能听到石头碰撞的声音,车里开着空调,顾北北倒是不觉得热,她穿着一身黑色T恤,浅灰色长裤,运动鞋,下车前还将黑色的棒球帽给扣上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里太热了,您要不回车上呆着吧?”助理惹得满头大汗,见顾北北下了车,连忙走了过来,道,“矿山上温度比山下高出不少,而且还没有遮阴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一下车就感觉到了一股热浪,她有些后悔今天没穿白色的衣服,但是白色衣服不耐脏……但是也比黑色吸热好。

    不过走了几步,就能感觉有些出汗了。

    矿山上到处都是开采石头和大货车运行的声音,不远处还挂着白洋矿业的牌子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工人都看着她,有些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,顾北北将帽檐压低,遮住了一些太阳,道,“这个矿山可真不错,按照储存量,别说开采五年,就算是十年,也开采不完。”

    古水镇的这座矿山,是附近最大的矿山,少有矿山的储存量能与它匹敌,所以白洋矿业才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到这座矿山。

    “现在他们还在开采,可真是心大。”顾北北站在一旁笑了一声,看着来往的货车,却也只是将货物运到了山脚,因为这座矿山周围的土地都是顾北北的,她不允许货车通过,这些货物就走不了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以为能拼得过中恒集团吧?”助理也不知道白洋矿业哪来的蜜汁自信,都被逼到了这个份上,居然还在继续开采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开采也没办法。”顾北北看着货车的车牌照,走动了一圈后,笑道,“这些车队,不是属于白洋矿业,而是属于外地的,如果这里不开采,他们就赚不到钱,自然就跑了,这年头,虽然货车也不少,但是组建好的车队却很少,不如就一直开采着,反而是最好的解决方法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,又道,“程总昨天回的市里,我今天就来了古水镇,真是太不凑巧了,不然可以请程总吃吃饭,让他说说失败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助理是真心认为程总不会高兴的,甚至会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闹事的拆迁户呢”顾北北转头问道,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在半道上,不过今天太热了,估计待不到一会儿就会回去。”助理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们先下山吧,先去休息一下,等阴凉一些了再说。”顾北北回到车里,吹着冷气,感觉自己仿佛活了过来,她叹了口气道,“这个天气,不好熬啊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出去了这么一会儿,都感觉自己快要中暑了,更何况是那些拆迁户一直呆在烈日之下,真的是要钱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车辆从另外一条山路行驶下去,路上她转头看到两个人正躺在了路上,顾北北尚未开口,助理便道,“就是这些人,一直躺在半道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反正现在古水镇的矿山还没拿下来,他们躺不躺,都不会对我造成任何损失。”顾北北低笑了一声,道,“从旁边绕过去,别被他们碰瓷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司机立刻调转方向盘,绕过了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没见过顾北北的车,所以没认出车牌照,不然说什么都会堵上去。

    顾北北坐在车里,垂眸玩着手机游戏,待车开过去后,她才抬眸看了眼后视镜,在后视镜来,那两个人还躺在滚烫的石子路上。

    她眸光淡漠,唇角略带笑意。

    车子刚刚过去,便有人从旁边摇着蒲扇走过来,将这两人扶起来,道,“这太热了,总是这么躺着也不是办法啊,别到时候真出事了,一分钱都拿不到。”

    躺着的一人道,“怕什么?我跟你说,这些企业家,就是心黑,我要是真死在这里了,她矿山也别开了!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附和道,“对,听说这个矿山特别值钱,她不如老老实实把钱给我们,我们也不挡她的道,这多好啊,非要逼的我们用这种招数。”

    这几人身上的皮肤都晒得通红,有些地方甚至脱皮了,一个妇女带着草帽,摇着扇子道,“我们就跟她耗着,反正地卖给她了,我们也没农活了,有的是时间耗着!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家那块地,中恒集团给了五万多的征收土地费?”一人抹着满头大汗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妇女摇摇头,道,“虽然给了五万多,但是人家白洋矿业说了,要是是他们征收,他们就给十五万!多出了十万啊!这中恒集团也太抠门了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那块芝麻大小的地,能给五万就不错了,我这个才亏本好吗?就给了我六万,白洋矿业说给我三十万!”这人忿忿不平道,“中恒集团太黑了!不能让他们好过!”

    既然一边说着,一边坐在一旁等,忽然有人诧异的惊叫了一声,“老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被称为老钟的人,就是之前躺在地上的人之一,他茫然的说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见所有人都看向他的脸,老钟后知后觉的抬手抹了把脸,结果发现抹到了一手血,鼻血止不住的往外流,顿时人都慌了,道,“快快快,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有人不甘心的看着这条路,问道,“那不堵路了?”

    “堵什么啊,没看到人都快出事了吗?”有胆子小的已经慌了,他们只是想要要钱,没想要闹出什么人命啊。

    一行人吵吵嚷嚷的扛着老钟就走了,地上留下了一滩血,被太阳烤焦,黏在了石头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顾北北坐在山下的办公室里,由于中恒集团征收了这里的土地,顺便把旁边的屋子也征收了,留下了几间不错的,做成了办公室,里面安装了简易空调。

    助理的手机响了,去外面接了个电话后,回头凑近了顾北北的耳边,低声道,“堵路的两个拆迁户,其中一个刚刚送医院了,好像是流鼻血。”

    “上火了?”顾北北抬眸看了眼助理,道,“这么大的太阳,一直在外面烤着,就算是块肉,也都快烤熟了,他们可真是心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只有几家这么闹腾,你告诉村长,我们准备给他们每一家再补贴一千到三千不等,但是由于他们总是堵路,造成了恶劣影响,所以董事会有些不同意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道,“这样,不用我们做什么,他们自己内部就会出问题……内部矛盾,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吧。”

    助理点点头,道,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去调查一下今天堵路的人家里情况怎么样,可以从村长那里套点话过来。”顾北北勾起唇角,道,“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他们堵路如果真的出事了,怎么处理?”助理对这点比较担心。

    “别问我,这种事情,得事到临头,才知道怎么处理。”顾北北没说的是,这种问题,说的再多都没有用,得事情落到了头上,才知道自己是心软,还是狠辣。

    顾北北处理好了这边的事情之后,便去了古水镇上开的酒店里住了,到底是一个镇,酒店算不上太好,她匆匆洗漱之后,便坐在沙发上查看文件。

    手机叮咚一声。

    【左扬:还没休息?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等会就休息了】

    【左扬:事情处理的怎么样?需要帮忙吗?】

    顾北北看着这条短信,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【顾北北:我是有多菜,你才会以为我连这种小事都解决不了?】

    【左扬:……你不菜,你很强。】

    顾北北看着左扬一本正经的回答,唇角忍不住上扬,到底是一个成熟的男人,连这种梗都接不住……

    【左扬:小朝说他想妈妈了。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左先生,小朝从未说过想妈妈这种话吧?不说别的,我对自己儿子还是有点了解的。】

    这次左扬沉默了很久没有回复,顾北北将手机在手上转悠,文件也看不进去了,她时不时的看会儿手机,就在忍不住想要询问的时候,一条短信进来了。

    【左扬:你知道是谁想你就行。】

    顾北北这下是真的忍不住笑了,想不到左扬还有这样的一面,她基本猜到了左扬沉默的这段时间,估计是……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【左扬:怎么不说话了?睡觉了?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没有,我在看我们的聊天记录】

    【左扬:为什么?】

    【顾北北:觉得很有意思,比看文件有意思多了。】

    调戏一下左先生,是真的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左扬在电话那头,拿着手机,沉默了许久,一旁的书籍都被拿倒了,戴逸站在一旁,好几次想要提醒,最后只能化为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左扬沉默了一下,转头看向了戴逸,问道,“你查一下古水镇那边有没有鲜花店,明天送一束鲜花过去。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“什么花?”戴逸一听便知道是送给谁。

    “玫瑰花。”左扬垂眸,指腹轻轻摩挲着手机屏幕,低笑着道,“我想送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左朝拿着作业本,站在二楼的台阶上,本准备下来问作业的,看到自家爸爸坐在轮椅里,低头看手机,好一会儿连个姿势都不改变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左朝看了眼自己的作业,深深叹气,小声道,“完了,打游戏上瘾了……以后都要靠我养家了吗?”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小小年纪,就要背负养家的重担……没办法,毕竟家里有两个沉迷于网络游戏的成年人,这实在是很无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