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cc > 玄幻小说 > 一觉醒来我成了反派他妈[穿书] > 程总的危机意识

程总的危机意识

推荐阅读:
    丽媛集团,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顾北北的视线了.

    听到顾明明的话, 顾北北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, 道, ”原来是蒋总啊, 那可真是老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把顾明明送走之后, 她坐在沙发上,把玩着手机,眸光落在茶几上, 似乎是在想着什么, 助理走过来低声问道, “杨家华已经死了,现在明华集团乱套了,大小姐,我们要不要再往这把火里面加几堆干柴?”

    顾北北低声叹了口气, 无奈笑道,“明华集团虽然出了问题, 但是它是上市公司, 就凭这点, 它的市场估价也会不低, 我是商人, 不是杀手。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, 道, “那我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”,助理正准备走出去, 却被顾北北叫住了,她半靠在沙发上,随手划拉着屏幕,笑道,“杨家华在横山公墓的那块地已经用了,你等会让人去下面那一排公墓给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助理一愣,十分不解的看向顾北北。

    只见顾北北笑了一声,道,“也许是我之前太温和了,以至于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。没事,我在横山公墓买下了一排墓地,他们可以一个个的往里面躺。”

    助理不敢抬头去看顾北北的神情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白洋矿业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位稀客,程总为他倒了杯茶,问道,“你今天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蒋总比起以前的意气风发似乎颓废了很多,他抹了把脸,道,“丽媛集团撑不住了,顾北北下手太狠,根本没法反抗,现在左先生也醒来了,恐怕以后,我们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程总摇摇头,道,“顾总的性格,难道你是第一天了解吗?她那个性格,一定会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蒋总沉默了一下,道,“杨家华死了,他前脚刚死,公司就莫名其妙落到了顾北北的手里,重新整合,转手就赚了不少钱。好歹是她妹妹的公司,居然一点情面都不讲。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程总坐在了沙发上,嗤笑了一声,道,“顾北北现在是风光无限,但是啊,常言道树大易招风,她现在站的多高,以后就摔得多惨。”

    蒋总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道,“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?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吧。”

    丽媛集团的事情已经弄得蒋总焦头烂额,他不止一次对自己的妻女发火,弄得妻子和女儿在家里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程总握着茶杯,胜券在握的看着蒋总,笑道,“蒋老弟,你就等着看吧,看顾北北摔得有多惨。”说完,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蒋总沉默了一下,经历了这些,他对顾北北有些发憷了,但是最后怨恨还是胜过了畏惧。

    “程总,你有十足的把握吗?”他还是有些不安的问道。

    程总笑着站起身,拍了拍他的肩膀,爽朗道,“蒋老弟,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程总能创建起白洋矿业,凭的也是自己的手段,对于自己的实力,他还是非常自信的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蒋总看到程总的这副模样,就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,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把自己推向更可怕的深渊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顾北北去看左扬的时候,他已经出院回了自家老宅,这也是顾北北第一次去左家老宅,虽然早有预料,但是看到这老宅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惊叹一声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位于这种地段的老宅,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,而左扬便拥有它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来,似乎还是刚刚结婚的时候。”左扬坐在轮椅上,他在门边,眼中带笑的看着顾北北。

    顾北北点头,道,“应该是,时间太久远了,我有些记不清了。”她看了眼左扬的腿,张了张嘴,却什么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左扬垂眸,低笑了一声,道,“想说什么就说吧,不需要跟我装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也笑着道,“我从没想过跟你装,只是有些东西想不明白,你的腿真的站不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她怀疑的目光落在了左扬的身上,左扬微微抬起眉头,低笑道,“那你猜猜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他们曾经也讨论过,但是顾北北还是抱有质疑。

    “猜就不用了,我相信左先生不会逗我玩的。”戴逸推着左扬进了屋子,顾北北也跟了进去,她看了眼屋里的陈设,道,“外面都在说左先生要回来争权了,可我看……这屋子里的东西,都是一个集团的年收益了。果然传言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传言不传言,我只在乎你信不信。”左扬撩起眼皮瞧了眼顾北北,眼底略带玩味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北北的笑容僵硬了一秒,眯缝了一下眼睛,目光落在了左扬的身上,道,“左先生和我想象中有些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?”左扬饶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比我想象中更加会玩。”顾北北走到左扬面前,微微半蹲下来,凑近他的耳边,低声笑道,“为了庆祝左先生康复,白洋矿业便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自信?”左扬其实对这中间的厉害关系十分清楚了,却依旧问道,“古水镇的矿山采矿权,中恒集团败在了白洋矿业手里,你这么自信自己能赢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自信,是白洋矿业太菜。”古水镇的矿山采矿权被白洋矿业夺走的时候,她还没进入原主的身体,所以那场会议并未参加,也没有任何关于那场会议的记录。

    “今早戴逸跟我说,程总已经去了古水镇,之前他把家底子都投进去了,夺下了整个矿山,现在应该是去验收一下自己的成果了。”左扬道。

    顾北北沉默了一下,当着左扬的面打了个电话,她道,“您好,是我顾北北,上次跟您说的事情还记得吗?今天程总亲自去了古水镇,我想要怎么做,应该不用我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连连应答,顾北北笑道,“希望如此。”说完,她便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,

    被这对大佬盯上的程总,正一无所知的在自己的矿山上来回走动,他弯腰看了看矿山石头的成色,非常满意道,“实验室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他的秘书立刻拿了过来,道,“已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程总大致的扫看了一圈,道,“我能不能把中恒集团吞了,就全看这个矿山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一切进展的都十分顺利,可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安排妥当,准备开车离开古水镇的时候,几个村民忽然从一旁冲了上来,趴在了车前,大声哭嚎道,“你们这些开矿山的啊,是想要弄死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就很严重了,司机踩了刹车,转头看向程总,只见他脸色一沉,看着闹事的那几个村民,道,“告诉他们,现在离开,一个人一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第一次弄矿山了,对于这种人都十分了解的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这次他失算了。

    村民们将这一千块扔到了地上,唾弃道,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!有几个钱就这么羞辱人吗!”

    给钱的举动似乎是刺激到了他们,村民一拥而上,秘书被吓得立刻跑回了车里,把门紧紧锁上。

    “你慌什么?”程总也看到了闹事的那些人,道,“这些人都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山下村镇里的人吧?应该是拆迁户?”助理不解的问道,“不过找我们矿山干什么?我们矿山和村民又没什么关系,又没占有他家土地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很快这些闹事村民的话给了他们解答,村民怒道,“你们的大货车从公路上走,把路都给压坏了,地上全是石头,这还让人怎么走路?而且现在是盛夏,本来就干燥的很,大货车从路上走,灰尘一堆一堆的,太影响身体健康了。”

    程总听到这话,又看了眼站在外面的几个村民,心道,不能再继续这么闹下去了,否则很难收场。

    不远处山坡上的人,用手机正在拍摄这一切,顾北北远在别墅里吃着果盘,电脑上显现出这里的画面,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程总的模样,忍不住笑了一声,感叹道,“可真是个老实人啊。”

    居然走到这一步棋了,还没想到山下土地被征收的猫腻,顾北北都不知道该不该夸程总太蠢。

    助理在一旁,心里吐槽道:不是谁都跟大小姐一样,能想到征收土地,卡断别人后路这种损招。

    这一招损是损了点,但好歹还是有点用处的。

    “公司里的那些老古董,总是吵着说我把钱乱花,真是让人头疼的很。”顾北北将一块水果吞下后,笑眯眯道,“是时候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了,要不然都以为我好拿捏。”

    助理道,“您要买的墓地已经买下了,这件事情已经传开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赞许的点点头,道,“行动能力很强啊,这是好事。我买下那些墓地,本来就是为他们准备的,只要他们识趣,这墓地就永远用不上,但是如果他们不识趣……那我买墓地的钱也不算白花了,顺便再附送他们墓碑和黑白照吧。”

    助理:……

    她家大小姐是真的好刚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