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胆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周康从公司走出来后,就开车直奔医院, 他的妻子正被妥善安排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丈夫。”顾北北不知何时到的医院, 正站在一旁, 笑道, “放心, 只要坚持下去,你的爱人会痊愈的。”

    周康神情憔悴,他点点头, 压低了声音道, “按照您的吩咐, 我没有动用杨家华给的钱,把这些钱全部用来发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爱人的医药费,我会负责,但是公司员工的工资, 就不要拖欠了,在这个社会上, 大家活下去都不容易, 没必要坑来坑去, 你说是吧?”顾北北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周康怎么敢说半个不字, 他点点头, 道, “顾总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“明华集团的其他董事, 有什么动静吗?”顾北北问道。

    周康犹豫了一下,他本想说没有, 可抬眸对上顾北北似笑非笑的眼神时,心底陡然一凉,立刻回道,“已经在闹腾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用管他们,杨家华准备什么时候去做财产公证?”顾北北唇角带笑,道,“他这么迫不及待的要给自己立下遗嘱了,还真是挺急于求死的。”

    周康不敢多话,立刻将自己知道的全部消息告诉了顾北北,道,“听说明天就去,白雨薇看起来已经迫不及待了,看她的样子,恨不得今天就逼着杨家华立下遗嘱。”

    “她当然会迫不及待了。”顾北北笑道,“杨家华要是哪天想不开,真的自杀了,那她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?”

    “杨家华本来想把家产一分为二,杨乐小姐和杨舒小姐各持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五五平分吧。”顾北北已经猜到了,她眸色平静,甚至略带笑意。

    “二八分,杨乐小姐二,杨舒小姐八。”周康如实说道,“但是白雨薇不同意,硬是说动了杨家华将家产全部给了杨舒小姐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仔细想了一下,在原文里,这笔遗产似乎就是杨舒最早的金手指。

    可惜了,这个金手指,大概要被顾北北给剁下来了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*

    左朝牵着小德牧在路上逛,身边跟着一只巨大的哈士奇,一双狼眼看人,总透着股阴森森的感觉。

    前提是这只哈士奇保持这种高冷姿态。

    几个小孩从左朝的身边经过,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这只哈士奇,然后往后面躲了躲,其中就与程涛,他咬牙道,“不就是牵了只狗吗?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矮小个子的男生小声道,“他牵的是哈士奇,那只小的是德牧,哈士奇特别蠢,要不我们买个火腿肠,往里面放点泻药?”

    程涛一听,顿时来了兴趣,他问道,“那只蠢狗会吃吗?”

    小个子男生拍了拍胸脯,道,“肯定会!哈士奇的智商特别低,只要吃的东西,它都会吃的!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男生一听,立刻摇头,道,“我……我们就不参加了,要是被左朝发现了,我们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怕什么?我们这么多人,难道还怕他一个吗?”程涛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我爸妈让我离左朝远一点,不然就打断我的腿……我可不敢招惹他了。”几个男生犹豫了一下,还是讪笑两声,背着书包逃走了。

    小个子男生见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,顿时有些犹豫起来,道,“程涛,我们……要不算了吧,大家都走了,就剩下我们两个了……”

    程涛不甘心道,“要走你走!我一定要弄他!”

    小个子男生看着程涛,犹豫再三后,还是没敢走,他怕程涛事后找他麻烦。

    左朝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两个人,嗤笑了一声,对一旁人道,“让人盯一下他们,我挺想知道,这两个废物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哈士奇的皮毛,二哈惬意的“嗷”了一声,躺倒在地上,露出了雪白皮毛的腹部,高冷形象,荡然全无。

    就连一旁的小德牧都露出了嫌弃的表情,自觉地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程涛和小个子男生倒腾了一下午,准备在放学的路上堵一下左朝,却没想到,不禁没毒到左朝的狗,还被左朝毒打了一顿,叫声凄惨。

    “把这杯水给他们灌下去,等会扔到路边。”左朝伸出小手,点了点一旁的矿泉水,这矿泉水是打开的,一旁落着几点白色碎末,他道,“我妈告诉我,有些人就是欠揍,揍完就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保镖看着左朝,低头把水给这两个人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加了泻药的水,估计也挺精彩的。

    保镖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如实报告给了顾北北,果不其然听到顾北北那边传来了一声低笑,她道,“注意点分寸就行。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先撩者贱……小孩子们的矛盾,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去吧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她一边翻看着文件,一边想着左朝绷着小脸,抡起拳头揍人的模样,就忍不住笑了,摇头低叹道,“这小脾气,挺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安眠药换泻药,算是便宜他们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杨家华立下遗嘱之后,躺在床上,白雨薇将这遗嘱反复看了好几遍,道,“家华,以后我们三个是一家人,其他人都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杨家华茫然的看着头顶的灯,面无表情道,“不是早就这样了吗?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和啪啪的拍门声,杨舒的声音在门外传来,略带哭腔道,“爸爸妈妈,你们快开门,我房间有飞虫,有蚊子……呜呜,我不要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杨家华现在付不起酒店的钱,也不能再住西城别墅了,只能在外面租了一个破旧的两居室,白雨薇咬着牙做了家务,过惯了富足的生活,由奢入俭难,她顿时感到哪里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听到杨舒的哭声,杨家华立刻从床上坐起来,把门打开了,只见杨舒抱着枕头,满脸泪痕道,“爸爸,我要住别墅去,我不要住在这里,这里又脏又小,而且还破,要是被同学知道了怎么办?本来他们就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敢……”到嘴的话戛然而止,杨家华仿佛是被扼住了脖颈的鸭子,他僵着脖子,将剩下的半句话硬生生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落魄到了这个地步,债台高筑,所有人都知道他得罪了顾北北,没有人敢帮他,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完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”他将杨舒抱在怀里,摸着杨舒的脑袋,道,“我们……绑架……乐乐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雨薇愣了一下,她没想到杨家华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杨家华喉头干涩道,“算了……算了,就当我没说。”绑架自己的女儿,杨家华想想就觉得羞耻。

    白雨薇一听,顿时急了,她压制着窃喜,柔柔弱弱的靠在了杨家华的怀里,道,“乐乐是你女儿,给你钱天经地义,杨乐她妈妈有钱,只要绑架了她,不愁没钱的。”

    见杨家华还是十分犹豫,白雨薇垂泪道,“你又不会真的伤害乐乐,只是想要得到点钱而已……家华,你看舒舒,她都瘦了好多了,在这样下去,这日子真的不知道怎么过了。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杨舒顿时大哭起来,道,“爸爸,我不想过苦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在她被杨家华接去西城别墅之前,她和白雨薇在一个破旧的小屋子里过着,那是她最难过的日子,她再也不想过回那种生活了。

    本就左右摇摆的杨家华还是被杨舒的泪水打败了,他叹了口气道,“爸爸怎么舍得让舒舒过苦日子呢?”

    但是他完全考虑到,杨乐也是他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杨家华想了整整一晚上,最后决定让周康去把杨乐带出来,周康接到电话的时候,沉默了一下,回道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,周康看了眼站在身边的顾北北,指了指手机道,“他让我去把乐乐小姐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狗急跳墙了?”顾北北扯了扯唇角,嗤笑一声,道,“杨家华……还真是个畜生。”

    周康点头,道,“那要不要报警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自然会安排好,对了,我已经联系了医生,今天下午就把你爱人转院了,我想她会得到最好的治疗的。”顾北北转身离开医院后,身旁的助理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周康妻子的床边。

    周康看着那张银行卡,脸上闪过挣扎,最后长叹了一口气,将银行卡收到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在车上,助理问道,“我们要不要告诉……”

    助理的话还没说完,顾北北便低笑道,“告诉她吧,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,我只能说去帮忙,而不是当事人。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,道,“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车辆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途径一个拐弯角的时候,顾北北看了眼山边的路标,上面写着“此处事故多发地段,请减速慢行”,她唇角微扬,道,“原来是在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助理不明所以的看向顾北北,只听她说,“杨家华要绑架乐乐,无非就是为了钱,可惜了……这个钱,他活着恐怕是用不着了,只能给他去下面用了。”

    剧情正在进行,顾北北坐在车里,看着那处石头越来越远,眼底略带玩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