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人约架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左朝自以为瞒过顾北北了,一个人上楼回房间, 将房门关紧后, 才去浴室把衣服给脱了, 脖颈处一片青紫, 后背更是惨不忍睹, 他轻轻碰一下,都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麻烦。”他紧绷着小脸,皱起了眉头, 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自己, 还有身上的大块淤血。

    这明显是被围殴了。

    手机在一旁震动了一下, 他低头看了眼消息提示,上面写道,“我已经告诉我爸和我大哥了,你看明天我大哥怎么揍你!”

    联系人上面显示的是“程涛”。

    左朝嗤笑了一声, 手指飞快的点击了两个字发送过去。

    “孙子。”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顾北北还在吃饭, 左朝就已经背着小书包准备走了, 临出门前, 他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, 问道, “妈妈, 你今晚不用去接我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笑眯眯的点了点头, 顺便喝了杯牛奶。

    看左朝背着小书包走远了,她才略微挑眉, 将手中的吃食放下,指尖轻轻敲击着饭桌,开口问道,“走,看看是谁踢到铁板上了。”

    左朝可是书中的大反派,人帅心狠,虽然还是小孩,但顾北北觉得,这些人撞到了自家儿子手里,也的确是忒倒霉。

    顾北北换了辆车,从另外一条路绕过去,刚好看到左朝停在了路边的一处小房子外,顾北北让人将车停在路旁,她站在山上看着左朝,只见那小房子里出来了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围殴啊。”顾北北眯缝了一下眼睛,道,“早上家里有少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助理想了想,摇头道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转头看了眼助理,笑道,“没有?厨房里少了一把水果刀。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助理:……

    左朝站在小房子外面,看程涛和几个人将他团团围住,面不改色道,“有事就说,没事就滚,别磨叽。”

    程涛冷笑了一声,道,“最看不惯你这样了,我爸还说让我不要招惹你,凭什么?你这个爹妈都不要的孤儿!”

    左朝面色冷下,他的目光落在了程涛的身上,眼神森冷,吓得程涛一哆嗦。

    顾北北早就安排了保镖在旁边,如果左朝真的吃亏了,保镖肯定会上前保护他,但是如果左朝占了上风,保镖则当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助理不解的问道,“不去劝阻小少爷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挨打的是小朝,程涛他爸妈可不会上来劝阻,同理,如果被打的是程涛,那也是自找的,怨不了任何人。”顾北北唇角略微上扬。

    原主以前对左朝漠不关心,他能平安长这么大,也是十分辛苦的,论打架,就算是十个程涛绑在一起,也打不过左朝,而论智商……程涛基本上可以回炉重造了。

    程涛带了四个小孩,加他一个,五个小孩为我左朝,却被左朝直接揍趴下,顿时哭出了声,左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,道,“你们以为用过一次的招数,还能有用第二次?在我的水杯里放安眠药,可真够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告诉顾北北这件事情,因为顾北北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情,只有两种结果,第一种就是替他收拾了程涛,第二种……以前的顾北北特别厌烦他打架,好不容易现在对他好点了,左朝觉得自己仿佛活在梦里,他不敢让这种美梦破碎了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程涛被左朝踩在了脚底下,顿时嗷嗷大叫起来,道,“你敢踩我!我会告诉我爸的!”

    左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眼中掠过一丝嘲笑。

    忽然,程涛开始扯着嗓子喊,“大哥,我被人打了,你快救我!快救我!”

    随着程涛撕破嗓子的叫喊,一个穿着初中生校服的男生从屋子后面走出来,他粗着嗓子道,“程涛,这就是你说的人?提前跟你说了啊,揍了他,你给我五百块钱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程涛恨恨的看着左朝,道,“知道了,揍死他!”

    左朝毕竟还小,无论如何也打不过一个初中生,可他竟然不打算跑,不紧不慢的将小书包放在了地上,从里面翻出了东西。

    这初中生狞笑着冲向他,左朝也不躲开,仿佛是吓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保镖不能再坐视不理了,要是自家小少爷被揍了,顾总指不定多生气,他们立刻出来,把这初中生按在了地上,下手毫不手软。

    左朝看着突然冲出的人,反射性的后退了一步,待看清楚是谁之后,他眯缝了一下眼睛道,“妈妈呢?”

    保镖摇摇头,老老实实的回答道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左朝看着被保镖压住的初中生,唇角略微扬起,他走到了这人面前,半蹲下身子,小声的说道,“今天我妈妈在,我先放过你,算你走运。”

    保镖正想着左朝哪来的这么自信,便听到“砰咚”一声,一把已经开锋的水果刀被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保镖看着左朝背着小书包离开的身影,后背顿时起了一层冷汗,他忽然想起来那个初中生冲向左朝的时候,左朝并没有躲开,他的手一直藏在身后。

    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    他想捅那个人。

    保镖喃喃自语道,“顾总的亲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接到保镖电话后,便转身离开了这里,助理问道,“要不要跟着小少爷去学校?”

    顾北北摇头,道,“不需要,等会让人买一条狗,要大型德牧,没事就让小朝牵着溜溜,小孩子还是要有点活力,记得给狗带上嘴套和牵引绳。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道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眯缝了一下眼睛,看着山下的那个小屋,轻轻盘着手中的珠串,发出细小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“程涛,白洋矿业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程涛鼻青脸肿的回到了家,立刻让家里人打电话给父母,在电话里哭嚎着,吓得程总立刻从公司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谁打的?”看到自家儿子被人打成这样,程总的怒火顿时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左朝!”程涛咬牙道,“那个孤儿!”

    “你可闭嘴吧!”听到是左朝,本来怒火冲天的程总顿时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,整个人都愣怔了一下,旋即立刻打断道,“这种话在家里说说没事!出去可别乱说话!”

    程总老来得子,就程涛这么一个儿子,平日里宠上天了,这是第一次吼程涛,程涛吓得眼泪汪汪的看着程总,委屈道,“我都被人打了,你还骂我,你还是我爸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是你爸!我才要骂你!我跟你说过多少次,不要招惹左朝,你以为他还是以前的那个左朝吗?这顾北北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把自家儿子虐待了五六年,忽然当成了掌中宝,捧着怕摔了,含着怕化了……这是什么毛病。”程总忍不住嘀咕道,“我可告诉你,你以前怎么欺负左朝,我都不管你,但是现在不行,现在不仅他妈护着他,他爸也护着他。”

    程涛茫然的看着程总。

    程总恨铁不成钢道,“你怎么就这么笨呢?算了,跟你说了你也不懂,你只要记住了,如果你真把左朝怎么着了,你爸我就离死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才算是吓到了程涛,他惊恐的看着程总,摇头道,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程总冷笑了一声,“所以你以后离左朝远这点!这人根本不能碰!”

    虽然被程总言辞教育了一番,但是程涛还是不甘心道,“凭什么!”

    “凭他妈是顾北北,凭他爸是左先生,凭他是那两位的独子。”程总十分疲惫的叹了口气,他抹了把脸,道,“不过你爸我也不弱,虽然他们很强,但是居然会揍你,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……放心,别的不说,至少得让顾北北付出点代价!”

    顾北北并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的眼中钉,她正坐在车里打游戏。

    助理在一旁问道,“这次落了程总的脸面,恐怕以后见面,会有些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见面不可怕,谁怂谁尴尬。”顾北北头也不抬,唇角微扬道,“落面子算什么?这只是利息,我不喜欢不识趣的人,可惜程总……就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派人警告一下程总吗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警告了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随手拿了把M24,开了八倍镜,对准对面山上的人,一枪爆头后,她笑眯眯道,“我警告他太多次了,已经没有耐心了。”

    被顾北北惦记上的程总,丝毫不知道顾北北的打算,他接到了助理的电话,知道了顾北北去了古水镇的事情。

    程总走来走去,想了很久,最后决定将公司最后的流动资金全部注入到这座矿山。

    董事会的人不太愿意了,道,“这样太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程总却意气风发道,“当初顾北北想要跟我抢夺古水镇矿山的采矿权,结果棋差一筹,被我夺走了,这次她还敢插手,我要她输的彻彻底底,在这个圈子颜面扫地!”

    儿子被打了,程总心里憋着一口气,趁着这个机会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董事会的人还是有些担心,却拗不过程总,只好硬着头皮同意了。

    顾北北接到程总准备将所有资金注入矿山的事情后,眸中掠过一缕笑意,她垂眸玩着手机游戏,一边摇头道,“抢我的空投?是谁给你的勇气啊?”

    游戏下方出现了击杀公告。

    我是你顾爸爸用M24击倒天空以南

    我是你顾爸爸用M24淘汰天空以南

    顾北北啧啧两声,笑道,“程总就像是个送快递的,送快递的都是好人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