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鱼片蛋糕

推荐阅读:
    顾北北眼看着杨家华一行人离开,唇角带着一丝玩味,道,“杨家华蠢,他的助理倒是有点小精明。”

    左扬点头,道,“虽然人品一般,但是……还算有点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顾北北闻言,转头看向左扬,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左扬微微屈指,轻轻敲击在轮椅的扶手上,他低声笑道,“根据我得到的消息,杨家华这位私人秘书,名叫周康,是一个孤儿,唯一的亲人就是他的妻子,两年前他的妻子诊断出了心脏病,需要进行手术和治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左扬抬眸和顾北北对视了一眼,顾北北瞬间便知道左扬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她眯缝了一下眼睛,笑道,“再推迟三分钟,我打个电话。”说着,她便在左扬面前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号码,开口道,“去调查一下周康,看看他的妻子在哪家医院治疗?治疗效果怎么样了……还有他现在的经济状况。”

    如果事实真如左扬所说,那周康和白雨薇合作,就不是爱慕白雨薇,而是有求于她了。

    这钱字,可真是难为人,让人又爱又恨。

    顾北北将手机在指间转悠了两圈之后,便放回了包里,一手搭在了走廊的楼梯扶手上,侧身笑眯眯道,“左先生可真是深藏不露,这才刚刚醒来,就把这些旁枝末节的小事调查的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左扬微微抿唇,道,“和你,和小朝有关的,都是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张了张嘴,却没话说了,她哈哈笑了一声,道,“这话我喜欢听。”

    左朝坐在椅子上,看着身边的助理和戴逸,面无表情道,“你们去外面吧,我不需要人陪。”

    助理有些为难,却听到戴逸说道,“是的,小少爷。”说着便离开了,助理见状也跟了出去。一整个教室,旁人都一家三口玩的开心,只有左朝一个人在弄小蛋糕,他眉头紧锁,帅气的小脸上沾了不少奶油。

    一个小胖墩看到左朝一个人弄小蛋糕,便刺溜一下,趁着自家爸妈不注意跑到了左朝身边,小声问道,“你爸爸妈妈没来吗?要来和我一起做吗?”

    左朝看了眼他,摇头道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小胖墩似乎还想说什么,可看到左朝那张面无表情的小脸,只得把话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胖子!”程涛看到了这一幕,忍不住嗤笑道,“你去巴结人家,可人家根本不搭理你,我说小胖子,你脸皮可真够厚实的。”

    小胖墩原名王月半,他一直觉得自己长得胖和名字有一定的关系,此时他脸色微微尴尬的看了眼程涛,却也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程涛是白洋矿业的小少爷,背景不小,没人愿意去招惹他。

    “小胖子,你怎么不说话了?哑巴了吗?”程涛见小胖墩不敢说话,越来越得意了。

    左朝叹了口气,撩起眼皮看了眼程涛,开口问道,“他说话,你没听见而已,毕竟你是个聋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程涛顿时就想开骂,被一旁的父母拉住了,这才不甘心的往后退了两步,嘲讽道,“左朝,你也别太得意了,你以为你爸妈来了,你就是他们的小宝贝了?笑死我了,你看你爸妈,他们有陪你玩亲子游戏吗?他们有陪着你吗?你就是个……”

    程涛后面的话没说完,便被人一把捂住了嘴巴,他转头怒视这个人,却发现是自家爸爸。

    程总脸色微变的捂住了程涛的嘴巴,防止他乱说话,见左扬和顾北北出来了,顿时微笑的迎了上去,道,“左先生,顾总,你们好啊!”

    左扬没有说话,只有顾北北笑着应付了一声,道,“好久不见啊程总。”

    程涛也没想到左朝的爸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,顿时脸色极度难看,他胆怯的看了眼顾北北,忍不住往自家妈妈身后躲去,他清楚的记得,就是这个女人弄垮了整个蒋家,蒋媛媛天天都在大哭。

    程总热情的走过来,似乎还想要和左扬握手,却被顾北北不动声色的挡住了,她笑眯眯道,“听说小少爷和我家小朝是同学,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两孩子就跟亲兄弟似的。”程总顺势说道,“我看这两孩子关系好,要不咱们认个干亲吧,来,程涛,以后左先生就是你干爸,顾总就是你干妈了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顾北北也没想到程总脸皮能厚道这个程度,干亲都认上了。

    左扬笑了一声,道,“这不好吧,毕竟我儿子跟我姓,擅自让你儿子跟我姓,这传出去也不是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差点笑了。

    程总愣了一下,张了张嘴,尴尬道,“干亲,不用那么讲究的。”

    左扬却微笑道,“仪式感还是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程总:……

    最后这门干亲也没认成,程总颇为遗憾的把程涛给带走了,他看了眼左扬,心里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左扬开口问道,“白洋矿业抢了你在古水镇的矿山,现在这个程总还能对你不停的吹捧,这脸皮是修炼过的吧?”

    顾北北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,道,“这个形容可真好。不过像程总这样的人,的确需要多多注意,毕竟……”

    顾北北停顿了一下,微微抿唇,低声道,“咬人的狗不叫。”

    左朝见自家爸妈来了,也只是抬头看了眼,懒得搭理,埋头做自己的小蛋糕,顾北北见状立刻上前帮忙,问道,“小朝喜欢什么颜色的?”

    左朝看了眼她,开口道,“白色。”

    亲子活动中,其他家长都忍不住停下了手中的工具,惊叹于这家的颜值。

    一个白色的小蛋糕出现在顾北北的手里,她双手捧着送给了左朝,道,“妈妈的手艺怎么样?棒不棒?”

    左朝叹了口气,将手下已经完成的粉色小蛋糕包装起来,递给了自家妈妈,道,“你吃这个,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:……

    杨家华冷着脸,从门口进来,第一眼就看到了顾北北,旋即又看到了顾北北身边的那个男人,身子骤然僵硬,冷汗涔涔,后背瞬间便浸湿了一块。

    这个人……他是见过的,他也知道是谁……这是左氏财团的左先生,顾北北的老公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他的嘴唇煞白,面色僵硬的看着左扬,连一步都不敢往前面迈了,全身抖如筛糠,恐惧道,“他怎么会醒来?怎么会……没有听说过这个消息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难想象,左氏财团曾经的掌权人醒来了,这个消息一旦放出去,将会席卷商界,让众人震惊。

    商界恐怕又将面临一场洗牌了。

    “家华?你怎么不进去了?”杨家华刚好卡在了门口,白雨薇站在门外,并不能看到里面的场景,以为杨家华是忌惮顾北北,面露不甘道,“家华,就算是顾北北在,她也不能真的对我们做什么,大不了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杨家华脸皮抽搐起来,鱼死网破?也许之前他拼命一把,还能对顾北北造成一点威胁,可是现在,别说鱼死网破了,他这条鱼如果敢动弹一下,恐怕分分钟就能成为烤鱼炖鱼清蒸鱼……左扬有的是办法让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顾北北也注意到了这边,只是她并不将杨家华放在眼里,左朝正打开了顾北北的白色小蛋糕,一脸沉默的看着蛋糕上面的生鱼片,问道,“妈妈,我还小,你不要框我。”

    生鱼片蛋糕,黑暗料理的菜单里有添加了一份新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