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精校长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左扬并不知道“北北”的意思,被顾北北沾了点辈分上的便宜。

    能诓左扬叫“爸爸”的,顾北北应该是头一份了。

    左扬见她笑的有些不怀好意,顿时挑眉,问道,“怎么了?一个称呼就让你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顾北北强行绷着自己的脸,以免看起来过于得意忘形,笑道,“称呼很平常啊,但是说的人不平常。”

    左扬略微抿唇,唇角微不可见的扬起。

    顾北北正想说什么,一转头却看到了老熟人,校门口处,杨家华三人站在那里,胖胖的校长挺着一个啤酒肚,一脸笑容,可白雨薇的脸色明显不好看了,她时不时的就抬手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?”左扬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戏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半靠在走廊上,笑眯眯道,“一出好戏。”

    对于顾北北的事情,左扬虽不了解,但也略有耳闻,他开口问道,“下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就在这里,这里是最佳看台。”顾北北穿着一身黑色长裙,她将长发随意扎起,束于脑后,一手托着下巴道,“生活就是需要快乐,当你不快乐的时候,就看看杨家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左扬问道。

    顾北北转头看了眼他,眯缝了一下眼睛,笑道,“他总是比你想象的更加倒霉。”

    杨家华从那场乌烟瘴气的家长会里出来后,脸色就一直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白雨薇牵着杨舒的手,胆怯的站在一旁,不敢走近杨家华,杨家华见状,冷着脸道,“走快点,在这里呆着干什么?继续闹笑话吗?”

    刚刚一个小孩竟然跟他说,“叔叔,你咋这么老气呢?你看看你的眼袋,你的皱纹,你的眼睛……好老气呀!”……最后一个“呀”字尾调婉转上扬,明摆着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偏偏他还不能反驳,因为这三年(4)班的小孩基本都大有来头,假如踢着某个铁板了,这次可没有顾北北为他善后了,他也不敢再挂着顾北北的名头在外面仗势欺人,他怕顾北北真把他埋到了横山公墓里。

    一整个家长会,他都在听着这个熊孩子的奚落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几岁了?你是这个转班生的爸爸吧?哎呀,你不说你是她爸爸,我还以为你是她爷爷呢!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这么说,你不会生气的对吧?”

    “叔叔,你咋不搭理我了呢?你咋不说话了呢?”

    “叔叔,长得老也没事,只要年纪小就行,毕竟你还能老很多年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家华开完了家长会,也在别人略带嘲讽的目光下忍了整整一个小时的家长会,还得硬着头皮去参加什么亲子活动。

    早知道会遇到顾北北,他说什么也不会来开这个家长会,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了什么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哎?请问是杨舒小朋友的家长吧?”胖嘟嘟的校长挺着肚子,从教学楼里迈着小短腿,蹭蹭的下了楼,慢悠悠的走到了杨家华身边,眯着小眼睛笑道,“是明华集团的董事长和夫人吧?久仰久仰,哎呀!”

    杨家华愣了愣,白雨薇在一旁低声道,“是校长。”

    校长眯着眼睛,笑起来极为虚伪,道,“看我这记性,我还没自我介绍吧?我是这所小学的校长,早就听说令千金在我们学校,可惜令千金实在是太低调了,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杨舒小朋友就是您的千金啊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被熊孩子奚落了一个小时的杨家华,此刻才算是活了过来,他微微扬起下巴,意气风发的笑道,“哪有哪有,小孩在学校不懂事,还得校长和老师多多管教才行。”

    校长立刻摆了摆手,道,“哪敢哪敢,哈哈哈,杨总太客气了!”

    白雨薇见状,忙戳了戳杨家华的腰,小声说,“家华,赶紧让校长给咱家女儿换个班啊。”

    杨家华也不想每次开家长会都能碰到那个熊孩子,便对校长开口道,“校长,我家小孩最近转了新班,不太适应,您看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转了新班?不适应吗?”校长拍了拍肚子,一脸疑惑道,“杨舒小朋友转班,是顾总的要求,您是顾总的亲妹夫,顾总没跟您说吗?”

    杨家华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校长就像是没看到一般,继续说道,“刚刚我才知道杨舒小朋友是令千金,还在想着顾总可这是体贴啊,对小侄女爱护得很,要知道三年(4)班,那是多少人找关系都进不去的班级啊!”

    白雨薇看着杨家华,一句话也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校长浑然不觉的感慨道,“顾总可真是个好人啊!”

    被颁发了好人卡的顾北北正在站在走廊上,她靠着墙壁,笑眯眯的看着这几人的周旋。

    左扬问道,“亲子游戏在半个小时后开始,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四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一分钟,凑个整吧。”顾北北笑道。

    一分钟,足以结束这场戏了,这的确是一场戏,一场校长为了讨好顾北北专门做出来的戏。

    校长挺着啤酒肚,露出了一副羡慕模样,说道,“能娶顾总的妹妹,这个运气可真是让人羡慕啊!那可是顾总啊!”

    杨家华本就自视甚高,虽是他自己在外喜欢拿“顾总亲妹夫”的身份炫耀,取得利益,可他内心却拒绝别人提起此事,一个妥妥的白眼狼。

    校长的话无疑是直接戳在了他的心口,踩在了他的自尊心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杨家华抿唇,想要反驳。

    校长却继续感慨了一声,总结道,“您可真是幸运啊……说起来,您刚刚说什么?说要给令千金换班是吗?这没问题啊!正好顾总也在,等会邀请顾总一起来为令千金换班吧!顾总这么疼爱令千金,一定不会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白雨薇闻言,脸色蓦然惨白。

    杨家华张了张嘴,最后脸色难堪的摇了摇头,道,“不用了。”说着,便一把攥着白雨薇的手,将她和杨舒拉走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校长笑着看他们离开,见身影消失在了视线里,便打电话给三年(4)班的老师,说道,“等会提醒一下杨舒的爸爸妈妈,还有亲子活动需要参加。”

    老师在电话里了然的说道,“明白了,校长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校长若有所思的朝着顾北北的方向看了眼,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离开了学校,顾北北靠在墙边笑了一声,道,“走吧,去亲子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左扬并不过问这件事情,他的目光落在了顾北北的身上,看到了她的强大与魅力。

    但是顾北北还是笑眯眯的解释了一句,道,“如果我不是顾北北,现在难堪的人就是杨乐和顾明明了,至于是否原谅……那就更不可能了,他们尚未收起自己手里的刀,我也不会收回我手中的盾。”

    左扬笑了一声,道,“你在跟我解释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担心你会误会吗?”顾北北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左扬眯缝了一下眼睛,眸光落在顾北北的瞳孔里,四目相对,唇角轻轻擦了一下,他低声道,“不用为了一个无关的人向我解释,我根本不在乎他们怎么样,我只在乎你是否开心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笑了,她手里不仅仅是盾,其实还有刀,如果杨家华他们不识趣的话,那就是自己往刀口上撞。

    自找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亲子游戏。”顾北北推着左扬的轮椅下去,道,“去看看小朝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刚走几步,眼角余光便看到了杨家华三人进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,站在轿车旁边的人为他们关上车门后,才坐上驾驶座,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如果没猜错,这人应该就是杨家华的私人秘书。

    按照原剧情里,这位私人秘书可是为了白雨薇鞠躬尽瘁啊,杨家华和顾明明死后,他和白雨薇硬生生将杨乐逼走,让一个小孩流落街头,险些被人贩子给卖了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?”见顾北北停下了脚步,左扬开口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