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cc > 玄幻小说 > 一觉醒来我成了反派他妈[穿书] > 听说她是顾北北

听说她是顾北北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左朝从未在顾北北面前说过自己获奖的事情,然而那篇垃圾文也没有写左朝获过奖项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五个奖项。

    顾北北有点茫然的看了眼左朝,却见小孩也一脸茫然的回望她,她道,“你获奖了?”

    左朝难得脸红道,“我连比赛都没参加。”

    好的,破案了。

    狗腿子的校长堆砌了满面笑容,虚假的吹捧道,“小少爷年纪小小就这么厉害,以后长大了,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

    顾北北听着校长的花式吹捧,四周人向他们投来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还有五分钟,家长会就要开始了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抱着左朝,道,“不如去教室吧。”

    校长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了顾北北的身后,试探的问道,“这次家长会之后,还会有亲子游戏……需要父母双方的参与……”

    顾北北头也不回道,“所以校长你想问我什么?”

    校长虽然看不到顾北北的表情,却能听出语气里的戏谑,顿时心底一冷,想起眼前这个女人的狠辣手段,后脑勺都忍不住开始发凉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自从那次蒋媛媛的事情之后,他的头发就开始掉,秃头已经不可避免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顾北北准备离开的时候,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女人的惊呼,这熟悉的尖叫声,也只有白雨薇能做到了。

    她懒得搭理这人,可总有人上赶着往她手里送。

    白雨薇牵着杨舒,惊惧交加的看着顾北北,道,“你……怎么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白雨薇一旁的杨家华恨不得把白雨薇的嘴巴给堵起来,他恨恨的看了眼白雨薇,又惊恐的看向顾北北,面色已经白了。

    顾北北无奈回头,看了眼手表后,道,“前妹夫,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“前妹夫”三个字简直是笼罩在杨家华头顶的阴影,以前他靠着“顾总的妹夫”这五个金字招牌,到处招摇,使自己的地位扶摇直上,跻身名流,却不想一朝被打回原形,五个字变成了六个字。

    “顾总的前妹夫”,多了个“前”字,意义就不一样了,而且当日在生日宴会上的视频也被人传了出去,所有人都知道顾总不待见这位前妹夫。

    噩梦从那日开始,就一直紧紧缠着杨家华,几乎每日都有人到明华集团催债,公司运营也出现了问题,股东们纷纷开始找麻烦。

    现在他是明华集团最大的股东,本以为从顾明明的手里半哄带骗弄到了股权,是一件十分得意的事情,却不想这股权变成了催命符,如果明华集团出了问题,他这个大股东就得负债累累了。

    杨家华一瞬间想了很多,却也不得不屈服于顾北北的权势之下,僵硬着脸,硬生生的挤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,道,“姐,好……好久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顾北北笑了,道,“姐就别叫了,显得太亲密了。”说着,她也不管杨家华会回答什么,径自抱着左朝走远了。

    助理在一旁不解的问道,“大小姐,就这么放过他了?”

    顾北北微笑道,“要得饶人处且饶人,仁善是我们的追求。”

    被抱在臂弯的左朝绷着一张帅气的小脸,默默屏蔽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虽然他还是个孩子,但是他不好骗。

    杨舒和杨乐原本是两个班的,这几天因为某些人的刻意安排下,两人被安排到了一个班,都在三楼。

    而年纪较小的左朝,则是在二楼教室。

    “是苏琪妈妈吧?哎呀,气质可真好,我家王乐和你家苏琪玩的可好了,有空一起出来喝咖啡啊。”一个下巴整的快成锥子的女人一脸娇笑,道,“我家美容院旁边就有一家咖啡厅,开完会就约吧。”

    苏琪妈妈冷着脸嗤笑一声,道,“别了,我可不想去你家的美容院充卡,档次太低,带朋友去都面子。”

    锥子脸女人脸色一变,正要反驳,却被一旁的红裙子女人拉住了,她道,“哎呀,人家苏琪妈妈可是明华集团老总的老婆的朋友,和明华集团关系亲密着呢,看不上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苏琪妈妈冷笑一声,道,“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刚刚走到教室门口,就听到了这段对话,眉梢忍不住挑起,心道:这还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,渣渣总是容易扎堆凑。

    本来班里聊得火热,硬生生把班会聊成了大型社交现场,互相交换名片,就差上桌拼酒了,老师有些无能为力的看着这些家长,也不敢大声吼。

    “哎?这人……有点眼熟啊。”顾北北刚刚进入教室,本闹腾的教室忽然安静了下来,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顾北北和左朝,这两人天生就有一种万众瞩目的感觉,一个曾经和顾北北有一面之缘的企业老总打量着顾北北,越发觉得这人太眼熟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隐约有个猜测,但是不敢细想。

    一旁的生意伙伴开口道,“眼熟?总不会是你于总哪一任小情人吧?”

    被称为于总的企业老总吓得一愣,连忙伸手捂住了这人的嘴巴,脑门上都吓出了冷汗,道,“别乱说,这女人……我瞧着有点像顾总啊。”

    “顾总?”生意伙伴上下打量了一下于总,道,“什么顾总,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这就孤陋寡闻了吧!”一旁穿着西装的老总凑了过来,小声说道,“什么像是顾总?这就是顾总!”

    生意伙伴茫然道,“等等,什么顾总?哪个顾总?”

    老于顾不上回答他的话,惊诧道,“不会吧,顾总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看见她怀里抱着的那个小孩吗,就是她的宝贝儿子,也是左氏财团的小太子啊。”西装老总感叹道,“上次去参加杨家华家里举办的生日聚会,有幸见过一次……真是美啊……”

    于总脸色白了,道,“你可别乱说话,你要这么一说,我就想起了丽媛集团的事情,本来以为是假消息……现在看来……”他往四周看了看,却没发现蒋媛媛的父母,便压低了声音道,“看来顾总真的对蒋家下了狠手!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生意伙伴越来越茫然了,道,“等等,谁能告诉我一下,你们说的顾总是谁?”

    于总转过脸来,不耐烦道,“就是穿黑色裙子的女人,中恒集团的总裁兼董事长,也是左氏财团的女主人,左先生的爱人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串恐怖惊人的头衔压了下来,生意伙伴惊恐的看向了顾北北。

    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大佬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左先生这次会一起来吗?”有人认出了顾北北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有人嫉恨的看向顾北北,小声窃语道,“不会,左先生都快死了,也就一个名头比较吓人,其实就是个空壳子而已!我看她顾北北还能得意几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