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付杨家华

推荐阅读:
    “是吗?”一声低哑的声音响起,顾北北猛然抬头看向床上,只见本来应该躺在床上的人正睁开眸子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北北看到他的目光,脑海里至于一句话。

    顾北北,死于颜控。

    左扬见顾北北没有回答,他的嗓子略微嘶哑道,“怎么了?是惊讶吗?”

    顾北北晃过神了,她尴尬的偏过头,道,“左先生装睡可真是一手的好演技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都演不好,就这个演技还不错。”左扬微微皱起眉头,他长时间不说话,说这么几句,喉咙就刀割一般的疼,道,“家长会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下周五。”顾北北停顿了一下,说道,“你刚刚醒来,还是早就醒来了?”

    如果早就醒来了,那她这些天岂不是被耍了?就算长得帅,那也不能改变他的恶劣。

    左扬低声嗤笑,道,“我没空玩这种游戏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倒也不生气,她知道左扬在昏迷之前对原主的印象并不好,就连左朝都是意外有的,两人的感情一直十分冷淡,而左扬位居高位,警惕心强也十分正常。

    “那你当天会去吗?”顾北北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吧。”左扬不适的皱起了眉头,偏头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顾北北看出来左扬不舒服,便自觉道,“你先休息吧,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在左扬的目光中开门走了出去,临关门的时候,还忍不住抬眸看了眼左扬的脸,惊叹于他的颜值。

    顾北北,再次死于颜控。

    她察觉到医院对于左扬醒来这件事进行了保密,虽然不知道左扬到底想要干什么,但是一想到左氏财团最近干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顾北北觉得,这些人要完了。

    左先生醒来了,还轮得到他们这些小玩意在左氏财团作威作福吗?

    左先生在商界威名赫赫,然而沉寂多年,要想重立名声,杀鸡儆猴无意是最快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助理见顾北北走了出来,问道,“下面的人传来消息,说是已经将明华集团控制住了,他们的流动资金卡住了出不来,现在杨家华已经到处找人托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挑起眉梢,转头道,“是吗?好歹是我妹夫,帮他一个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是想收购明华集团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明华集团一堆债务,等他把债务处理完了,我再收购也不迟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道,“介绍个人给他,送他一些钱,总得给我这个前妹夫一点面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……大小姐想要什么程度的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规矩,九出十三归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道,“去吧,我这前妹夫一定会高兴的,算是我送他的一份离婚礼物。”

    九出十三归,高利贷的黑话,利率十分的高。

    助理细细盘算了一下,觉得杨家华就算公司亏空不死,也会被高利贷逼的跳楼,这就是个无底洞,一旦沾上了,就再也跑不了了。

    这一招,是真的狠了。

    到处奔波的杨家华回到了西城别墅,他看着这栋豪华的别墅,心里有些惶恐不安,这栋别墅他已经卖掉了,但是没跟白雨薇说,幸好买房的买主暂时不来,,否则他的谎言就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家华?你回来了?”白雨薇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端上来一锅浓浓的鱼汤,道,“刚刚阿姨煲汤了,你过来补补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舒舒呢?”杨家华问道。

    “舒舒上课去了,老师说最近有个国外的学校来交换生了,可以住在同学家里,我想着咱家房子大,不如就住在咱们家吧?”白雨薇说道,她一边摆放着碗筷,一边注意着杨家华的表情,见他脸色沉了下来,忙道,“也就几天的事情,你从来都没有在别人面前说过舒舒的身份,她在学校里一直被人看不起,就连老师都说她……舒舒暗里哭了好几次,但是又怕给你添麻烦,所以一直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白雨薇话已经说到了这里,按照平常,杨家华都会立刻说,“那就来我们家。”

    但是这次她失算了,杨家华一声不吭的将外套脱了下来,放到了一旁之后,沉默的喝着鱼汤。

    白雨薇停顿了一下,又笑道,“家华,是公司不顺利吗?还是顾明明又去烦你了?都已经离婚了……她怎么还没完没了?”

    杨家华抬头看了她一眼后,道,“跟她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是公司有问题?”白雨薇心里咯噔一声,她宁愿是顾明明纠缠不休,也不想是因为公司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公司是她荣华富贵的来源,如果公司出了问题,那她以后可怎么生活?

    “没多大的事情,就是股东方面有些小问题,已经处理好了。”杨家华张了张嘴,还是没说出实情,闷闷道,“舒舒她学校的老师对她不好吗?”

    白雨薇支支吾吾的不肯出声。

    杨家华猛地将筷子直接拍到了桌子上,怒道,“舒舒是我女儿,谁敢说她不好?”

    白雨薇被吓了一跳,她停顿了一下道,“老师说下周有个家长会,让学生的父母一起参加,你也知道,往年家长会都只有我一个人去,为这件事情,舒舒已经被老师说了好几次了,就连那些学生都有些议论纷纷……而且她上的那个学校又是贵族小学,有钱人太多了,我们家家庭条件本来就不好,在学校里被人看不起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白雨薇和杨家华在一起生活多年,非常清楚什么话是他的雷点,于是每个字都踩在了他最不能忍受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杨家华咬牙道,“去!我去!说我家舒舒不好?也不看看他们自己什么货色!舒舒有我撑腰,有明华集团撑腰,我看谁敢欺负她!”

    白雨薇笑了,又提起了之前的事情,道,“那交换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!”杨家华这几天身心疲惫,他额头青筋暴突,道,“我自己的房子,想让谁住!就让谁住!”

    白雨薇目的达成了,她露出了笑容,温柔的为杨家华盛了鱼汤,道,“家华,你这几天都瘦了,好好喝汤啊。”

    自从知道左扬醒来了,顾北北跑医院就勤快了一些,虽然他们没有伉俪情深,但是好歹是一条船上的人,她得了解左扬到底想要做什么,才能打个配合。

    左扬对于顾北北保持不冷不淡的态度,偶尔听到她打游戏的语音,才会转头看那么两眼。

    果然是虚假夫妻情。

    左朝见到左扬醒来,这孩子简直高兴坏了,一声不吭的掉眼泪,被顾北北安慰了几句后,反而嚎啕大哭起来,吓得顾北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男孩子,哭什么?”左扬的嗓子还没有恢复,有些嘶哑,他偏头看了眼左朝道,“别随随便便掉眼泪。”

    左朝憋着眼泪,小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戴逸看着这一家三口在一起,真有种他们是天生幸福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最近在狙击明华集团?”左扬忽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顾北北也没想到左扬会忽然问这件事情,她愣了一下后点头道,“对,我妹妹已经将明华集团的股票在最高点的时候抛售了,杨家华手里现在持有百分之五十二的股份,一旦亏空起来,估计他跳楼的心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短短几天,顾北北已经让杨家华损失了大半的家产。

    “要我帮忙的话,你就自己跟戴逸说,他会处理的。”左扬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,如果我这边出问题了,也只能靠着你了。”顾北北没说靠着左氏财团,现在左扬和左氏财团的关系有些微妙,还是谨言慎行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,不用这么拘束。”左扬看出来顾北北的谨慎,他道,“你和我不是上下属关系,就算说错什么,做错什么,也只是在这间屋子里,不会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觉得左扬是真的让人很有安全感,即使他现在身体还未回复,即使他看起来很虚弱,但是他气定神闲的模样,让人忍不住想要向他靠近。

    “以明华集团目前的处境看,杨家华撑不过十天。”左扬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天都撑不到,三天顶头了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道,“我之前抬高股价,逼的他不得不将手里的不动产和其他资产全部换为了流动资金,现在除了明华集团外,他就是空壳子,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左扬看着顾北北笑的宛如老狐狸的模样,忍不住唇角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比以前是有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听说他现在住在西城别墅区那边?”左扬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很快他就得搬出来了。”顾北北笑眯眯道,“因为我得去收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