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婚

推荐阅读:
    顾北北对于蒋家的事情根本不在意,对她而言收拾掉一只蚂蚁,难道还要专门为它立个碑吗?

    不过也正是因为蒋家这件事情,学校里的老师都不敢再欺负左朝,原先的班主任被带走了,即将面临牢狱之灾,新换的班主任是个识趣的人精,半句不提从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姐,我准备和杨家华离婚的,但是他现在死活不肯签下离婚协议书。”顾明明满脸憔悴的找到了顾北北,坐在沙发上颓废道,“我现在看到他就犯恶心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随意扔了一瓶水给顾明明,道,“你知道的,我一向是劝分不劝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明明停顿了一下,道,“我知道,我也不想再跟他继续生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把资产估算一下,他当初怎么进顾家的门,现在就给我怎么滚出去。”顾明明眯缝了一下眼睛,似乎还有些犯困,她半靠在沙发旁道,“还有白雨薇和她女儿住的那栋别墅,别忘了估值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姐,小三住过的地方,我看着都嫌脏。”顾明明深吸了一口气,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想有个圆满的家庭,但是杨家华把事情做绝了,她已经无法再继续忍让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没了钱,没了势,就让他们这对有情人为爱欢呼吧。”顾北北意义不明的笑了一声的,道,“毕竟失去的只是金钱,怎么能比得上他们高洁的爱情呢?”

    西城别墅区内。

    杨家华接完电话后,回到了屋子里,白雨薇从厨房里将保姆弄好的汤端了上来,温柔道,“家华,你忙了一天,喝点汤吧?”

    杨家华疲惫的捏了捏眉心,转头道,“你先吃,我处理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白雨薇眼底掠过一丝暗笑,她走过去轻轻的将头靠在杨家华的怀里,道,“那也得注意自己的身体啊,是不是顾明明?她姐姐都这样对你了,她还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不提这个还好,一提杨家华脸色蓦然一沉。

    白雨薇似乎没有看到杨家华的脸色,她柔弱道,“家华,要不你回去认错吧……你把我和舒舒送到山村去,说不定顾明明还是能原谅你的。”

    杨家华粗着嗓子道,“做梦,我是不会抛弃你和舒舒的,你们母女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。”他伸手将白雨薇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白雨薇的眼眶渐渐湿润,哽咽道,“那如果她要和你离婚,让你净身出户怎么办?那你……那你怎么受得了?”

    杨家华的手臂微微僵硬了一下,旋即说道,“公司是我和她一同创办的,这些年她一直在家带孩子,根本不知道公司的事情,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处理的。我顶多分她五分之一的家产,已经算是我仁至义尽了。”

    白雨薇点点头,柔声道,“别生气,为顾明明把身体气坏了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杨家华低头看了她一眼,两人对视,双双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顾北北将一沓照片随意扔在了地上,懒懒道,“早知道这么好拍,我就不找私家侦探了,白白浪费了钱。”

    顾明明捡起照片,上面都是白雨薇和杨家华的事情,甚至还有两人在屋子里接吻的照片,不由得惊诧道,“姐?这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让他净身出户,就绝不会让他带走一分钱。”顾北北微笑道,“爱情和面包之中,他选择了爱情,这点我很欣赏,为爱鼓掌。”

    她略带玩味的拍了两下手掌。

    “丽媛集团的股票已经下跌了,很快就会被踢出局。如果我没猜错,过几天明华集团的股票也会下跌。”顾北北说道。

    顾明明回道,“我知道了,我最近会尽快把手里的股票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杨家华不是一直都想要绝对控股权吗?那就卖给他,凭他现在的财力根本买不起,一定回去借钱。”顾明明眯缝了一下眼睛,道,“那就带他玩一把‘九出十三归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顾明明没听懂。

    顾北北看了眼手表,已经到了左朝放学的时间了,她道,“高利贷的黑话,你不用知道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助理从门外走了进来,凑近顾北北的耳边低声说了句话。

    顾北北不善的眯缝了一下眼角,笑了一声道,“大家都是千年的老狐狸,谁跟谁玩聊斋呢?”

    顾明明问道,“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那傻的可爱的前妹夫正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财产。”顾北北无奈的叹了口气,道,“好歹也是混迹商界这么多年的人了,怎么还这么天真呢?”

    顾明明闻言就要起身,似乎是想要去找杨家华算账,却在触及顾北北的目光时,宛如一盆凉水浇了下来,瞬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去?”顾北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顾明明有些嗫嚅。

    “去找他拼个你死我活?”顾北北微微抿唇,道,“你也不嫌亏得慌。”

    不等顾明明回答,顾北北就已经让人去对这些转让的财产进行市场估值了,不多时便拿回了一份文件,上面清清楚楚的罗列出来转移的财产以及价格。

    “西城别墅……”顾北北的指腹摩挲在这几个字上面,道,“这不就是他养白雨薇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助理点头道,“市价值三千万的别墅,杨总以一千五百万的价格就把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五百万?”顾北北闻言略微挑眉,道,“这卖房子还带打折促销的呢?这个杨家华,倒是蠢得有趣。”

    顾明明看到那一张纸的资产清单,眼睛怒瞪,她咬牙道,“西城的别墅,是当年我结婚,姐姐你送我的礼物!他!他居然!……”一时间,顾明明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杨家华的无耻程度了。

    这人的厚脸皮已经超过了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,也怕狠的啊。”顾北北丝毫不生气,反倒笑眯眯道,“你姐姐我,就是那个狠的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顾明明哄走了,她也就去接左朝了,车上助理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大小姐,那杨总那边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这套别墅……让人买下来。”顾北北一手托着下巴,道,“杨家华也怕离婚,准确的说,他是怕会分家产,还有公司股权……呵,他不是一直都想拿到公司的绝对控股权吗?那就卖给他,我来教他怎么做人。”

    助理停顿了一下,道,“如果买下来的话,白雨薇母女还住在里面,可能不好弄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挑起了眉梢,道,“赶不走?那就报警呗,对付这种不要脸的,还得依靠法律。”

    车辆在马路上疾驰,顾北北忽而开口说道,“找几个人跟在杨家华身后,不要对他动手,只是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懂了。”助理瞬间明白了顾北北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被几个人日夜跟着,都会感到害怕猜疑。

    学校门口,左朝背着小书包站在门口乖巧的等着顾北北,经过这几天细细的养着,小孩虽然还绷着小脸,可是看向顾北北的眼神却藏着期待。

    顾北北打开车门便看到了小孩的眼神,忍不住失笑道,“今天放学挺早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守在左朝身后的校长忙不迭的说道,“小少爷这次考试是全班第一,不愧是顾总和左总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顾北北将左朝抱起了,微笑道,“优秀是天生的,我家小朝天生就是如此优秀,谁让我们基因强大呢?”

    左朝转过头去,小脸都忍不住有点红了。

    顾北北笑眯眯的抱着他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偶尔逗逗孩子也是挺有趣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