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犊子

推荐阅读:
    助理将手机递了过去,入眼的第一条便是关于顾北北的信息

    中恒集团仗势欺人,欺压亲妹夫。

    这条热搜下面陪着宴会的照片,但是并未拍到白雨薇母女俩,主要的图片都是顾北北,她手里抱着左朝,眸光凌厉。

    “这个照的挺好看的。”顾北北满足的看着这照片,原主的模样本就好看,随便一拍都能去做封面照片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个热搜要撤掉吗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她笑眯眯道,“杨家华没这个本事,这条热搜是别人弄得……应该是想要做局吧。”

    “做局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让人撤掉这条热搜,那等于坐实了我仗势欺人这件事情。”顾北北停顿了一下,忽而笑了一声,道,“既然都说我仗势欺人,我觉得我要是不实现他们的愿望,都有些对不起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左朝转头看向自家妈妈,只见她懒懒道,“回送他们一份小礼物。”

    几人达到医院的时候,下面已经围着一群记者,各个见到顾家的车子过来,纷纷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顾总,请问您和左总的感情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顾总,听说左总已经病危了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顾总,据说你和左总已经离婚了,请问消息属实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顾总,听说小少爷不是左总的亲生儿子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问出来,本来在保镖护送下正要往医院里走去的顾北北忽然顿住了脚步,她单手抱着左朝,闻言转眸看向这个记者,唇角略扬,道,“哪来的那么多听说?既然没有确实证据,那我就当各位造谣了。造谣生事者,我们法院见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便转身继续往医院走去,而那些记者都被医院的保安拦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按道理左总出事,左氏财团应该会把消息压下来的,怎么会就这么放出去了?”助理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左氏财团内部的事情,跟我们没有关系。他们也就现在作威作福一下,等左先生醒了,各个都会忙不迭的来摇尾巴了。”顾北北漫不经心道。

    “舔狗!”助理忿忿不平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顾北北忽然顿住了脚步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,转头道,“你……等会查一下丽媛集团最近的资金流向,还有那辆车。”

    “车?”助理不解道,“查车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人撞毁了它。不用伤人,就是一还一而已。”顾北北微笑道,“有些人,口头警告是没有用的,只有看到东西被摧毁在面前,才能懂得害怕。”

    助理瞬间明白了。

    顾北北是在警告蒋父蒋母,如果再有下一次,撞得就不一定是他们的车了。

    助理暗想,看来大小姐对于那句“孤儿”十分在意啊。

    顾北北走到重症监护室外面,透过玻璃看着里面躺着的男人,任凭他往日如何不可一世,如何纵横商界,可现在也只是躺在这里的植物人。

    顾北北有些惋惜了。

    “顾总。”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过来,他带着金色镜框的眼镜,看起来很是精明能干,道,“先生一时半会恐怕无法苏醒。”

    “戴特助。”顾北北瞬间便认出了这个人,这是左扬的特助,跟了左扬不少年了,绝对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顾总,先生出事前已经立好了遗嘱,他……”戴逸准备继续说什么,却被顾北北打断了,她转头笑道,“遗嘱就不必了,我想他还不需要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抱着左朝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,道,“小朝,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左朝微微抿唇,低低喊道,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乖。”顾北北忽而笑了起来,眼眸微弯,明媚动人。

    既然这里有人,顾北北也不方便在这里就留,而且之前原主对左扬一直不管不问,如果她忽然这么关心左扬,反而让人起疑,说不定还会怀疑她的用心。

    毕竟左氏财团这么大的基业,眼红的人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顾北北照常去送左朝上学,路上却遇到了校长。

    “顾总是吗?能有空谈谈吗?”校长顶着个地中海的头,满脸堆笑的看着顾北北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老师的事情吗?”顾北北转头笑了一声,道,“大家都是明白人,就不用说的那么清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顾总真的不能高抬贵手吗?”校长面子有些拉不下了,他顿了顿,道,“老师是年轻人,不懂得轻重,还请顾总给年轻人一个机会,以后她一定会改的!”

    “不知轻重?”顾北北嗤笑了一声,“快三十了,还不知轻重。她是巨婴吗?校长,您去了解了一下事实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去了解了。”校长说道,“真的只是孩子间的打闹而已,这种小事,没必要上纲上线吧。”

    “上纲上线?”顾北北将左朝放下,让他一个人先去教室后,才转头眯缝了了一下眼睛,不善道,“呵,这就上纲上线了?那您的见识也太浅薄了。怎么,校长是想要亲自体验一把吗?”

    校长脸色一变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就算我不在意小朝被骂‘孤儿’这件事情,但是左先生会不在意吗?左氏财团会不在意吗?我只是针对这老师一个人,如果让左氏财团亲自出手,那恐怕就算灾难了吧。”顾北北唇角扬起,居高临下道,“懂了吗?校长,如果我是你,我就离这件事情远远的,省的被连坐了。你……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顾北北便转身离开了,没给校长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半林香阁门口,蒋父满脸红光的从里面走了出来,一副即将东山再起的得意样,就在他刚刚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,一辆大车失控朝着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大车撞在了小车旁,将其撞得翻倒,蒋父看着眼前的一片混乱,一股冷汗从背后冒了出来,如果刚刚他在车上,恐怕不死也得重伤。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,一条热搜势如破竹的冲上了话题榜单。

    丽媛集团资金去向不明,疑似准备捐款逃走,股东半路遭遇车祸,两个字——报应。

    两分钟,不可能让一条新闻忽然上了热搜,更何况是业界名不见经传的丽媛集团。

    蒋父翻看着这几天的热搜,待看到昨天热搜的内容时,顿时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昨天有人利用热搜做局,想要陷害顾北北,谁知被顾北北逃过了。

    蒋父想清楚之后,转头看着这辆撞毁了的车,又看了眼还在林香阁里喝茶的那位白洋矿业的程总,顿时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电话忽然想起,蒋父被吓了一跳,见是自家妻子的电话,顿时松了口气,接通后问道,“怎么了?我没事,只是撞到了车而已。”

    蒋母看到热搜时,吓得茶杯都掉了。

    她说,“这……会不会是顾总做的?昨天咱们的车撞了她的车,又得罪了她……媛媛还骂了她儿子是孤儿。”

    蒋父额角抽疼,冷汗如同豆子般大小往下滴落,他道,“我知道顾总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热搜的事情,是她和白洋矿业那位程总两人打擂台,拿我做靶子。撞车的事情……她是想警告我,如果谁再说她儿子是孤儿,她就把这个人弄成孤儿。如果媛媛再叫那位小少爷孤儿……我们的下场……”蒋父颤抖着嘴唇,惊惧的看着这两辆车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蒋母的手机掉在了地上,她愣怔了一下,忽而大哭出声,悔不当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