赔偿修车费

推荐阅读:
    顾北北在衣柜里挑选出了一件顺眼的浅白色长裙,为裙子搭配了简单而不失大气的珠宝首饰,单调的链式,可前面坠着的泪滴形翡翠,却是难得一见的帝王绿冰种,配上浅绿色的翠鸟羽毛耳饰,肤白如雪,极为动人。

    她本就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,随便打扮打扮,就让人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左朝看着顾北北,眼中难掩诧异,却还是匆匆低头抱着自己的水杯。

    顾北北笑了一声,道,“我儿子长得可真是帅,随我。”

    助理恭维道,“是大小姐和先生基因优秀,小少爷以后定然出类拔萃!”

    “有眼力见。”顾北北将所有赞美照单全收了,丝毫不觉得脸红。

    临上车时,顾北北垂眸看了眼放在后座的礼盒,她一手托腮,唇角带笑。

    助理不解的问道,“大小姐,虽然这次是乐乐小姐的生日,但是这份礼物……”

    顾北北懒懒道,“一份小礼物而已,小孩玩的开心最好。”

    车子急速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顾北北正准备闭眼小歇,助理正翻看着信息,忽然抬头说道,“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未说完,便被左朝冷声打断了,小孩冷着脸道,“有什么事情等她睡醒再说,别打扰我妈睡觉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的唇角忍不住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。

    杨家华是一个生意人,从山沟沟里爬上来的,求娶了中恒集团董事长的亲妹妹顾明明,夫妻俩一同创办了明华集团。

    有了中恒集团保驾护航之后,杨家华在商界如履平地,中恒集团和左氏财团联姻后,他更是沾光不少,跻身上流社会。

    这夜杨家别墅外面的豪车许多,来来往往的贵宾也不少,大家都是熟面孔,顾北北的车进来之后,也没引起太大的关注,概因这车太低调了,虽然也是豪车,可在一众豪车之中就不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车位几乎都被占满了,顾北北便让司机开往旁边拐角处的一个空车位停着。

    谁知刚刚停稳了车,就听到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车身往前微微蹭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和小少爷没事吧?”司机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车子很好,所以就算是追尾,也只是稍稍震动了一下而已,顾北北将左木护在怀中,看着车窗外走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外面的人敲了两下窗户,司机将车窗放下,只听到有人说道,“能把你的车挪一下吗?这里停车位不够了。”

    顾家的司机大叔嗤笑了一声,道,“停车位这么多,怎么不让别人挪位置?我说朋友,你撞了我车,还让我挪位置,这也欺人太甚了吧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倨傲道,“修理费我们家会承担的,大门外也有很多停车的地方,你们去那里吧,人和人之间分档次,车和车之间更是这样,你觉得你这辆车放在这群超级豪车里面,合适吗?”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撩起了眼皮,通过车玻璃看到后面车的人也下车了,看清这一家三口后,顾北北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运气?总是有菜鸡往自己手里送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下去处理一下。”司机说道。

    顾北北随意嗯了一声后,用手机发了条信息给自家妹妹,顺便看了眼四周的车子,发现这些人还真是豪气,车子一个比一个贵,都快够上车展了。

    “维修费我们会负责的,但是麻烦你们把车挪开,我们会付双倍费用。”蒋父抱着蒋媛媛,皱眉看着车后座。

    车后座坐的才是正主。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微微挑眉,将左朝单手抱着,打开了车门,司机连忙来扶顾北北下车,她看了眼这一家三口外加司机一个,笑了,“蒋总,蒋夫人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蒋媛媛妈妈看到顾北北的那一刹那,面如死灰,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了顾北北,而且还撞了别人的车……

    更丢人的是,他们居然还用钱让对方挪车位?!

    顾北北缺钱吗?她不缺!不说左氏财团那个庞然大物,单单只论中恒集团的地位,就是无数人仰望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蒋父还没察觉到妻子的不对劲,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顾北北,道,“刚刚的话,您在车里应该也听到了,怎么样?挪车吧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微笑道,“蒋总好气魄,撞了我的车,还付了双倍的维修费,怎么?是想再撞一次吗?”

    蒋父见顾北北这么不给面子,而这里的纠纷也吸引到了旁人的目光,顿时脸面拉下来了,道,“这是杨家办得生日宴会,可别在这里挑事。”

    蒋母吓得脸色发白,连忙扯了扯自家丈夫的衣袖,谁知蒋父这几天正憋着气,这会儿就撒出来了,冷笑道,“做人就该认清楚自己的位置,哪来的回哪儿去。”

    蒋母的脸彻底灰白了,茫然无措的看着顾北北,嘴唇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完蛋了。

    蒋媛媛本趴在蒋父肩膀上睡觉,这会儿也醒了,她转头看到顾北北和左朝后,小嘴一撅,不满道,“爸爸,这就是我们班的那个孤儿左朝。”

    为了左朝的事情,蒋媛媛这几天都在挨骂,心里特别不高兴,干脆就在众人面前骂出了班里小孩给左朝起的外号。

    蒋父冷哼一声,却忽然戛然而止,哼声卡在喉咙里,显得急促又可笑。他猛然转头看向蒋媛媛,面部狰狞,将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顾北北眯缝了一下眼睛,皮笑肉不笑道,“蒋总还想跟我说什么?不如今天就一起说了吧,省的已经见不着面,想说什么也没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蒋父脸色惨白一片,他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妻子,又看了眼女儿,脑袋仿佛炸了一般,惊惶不安的看着顾北北,面色僵硬道,“顾……顾总?”

    “你好,蒋总。”顾北北抱着左朝笑道,“您是要继续在这里喝风呢?还是进屋里尝尝美食呢?”

    蒋父的手微微颤抖,他愣怔了一下,立刻转头对司机怒吼道,“你怎么开车的?怎么会撞上顾总的车!”

    司机茫然无措的看着蒋父。

    顾北北已经转身准备去屋里了,懒得跟这些人闹腾,听到蒋父骂人的话,她也只是唇角微扬,轻声对左朝说道,“小朝,得饶人处且饶人是好事,但是也得看这人做了什么,如果是触犯到了底线的事情,那就别留情,直接补死。”

    左朝趴在顾北北的怀里,双臂环着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蒋父的手机上就被电话轰炸了,他接一个,脸色便苍白了一分,直到最后,他全身瘫软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手机上一条新信息进来了,上面写着,“我是白洋矿业程总的秘书,程总邀您明日下午三点在林香阁品茶,还请蒋总准时到达。”

    顾明明接到了顾北北的信息后,立刻就带着女儿在门口迎接,杨家华也跟在了她身边,三人站在一起,倒真的像是一家和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姐!”顾明明带着杨乐笑眯眯的走了过来,笑道,“你们来的刚好,这才刚刚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其实哪里是刚刚开始,而是顾北北一直没到场,顾明明就让人将时间一直往后推,杨家华虽然不满,但是碍于顾北北的实力,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杨乐见着顾北北,脆生生的喊道,“姨姨!”

    顾北北笑了一声,目光落在了杨乐胸前的小坠子上,却也没说什么,反倒抬眸看了眼杨家华,见他心虚的移开了眼睛,这才笑道,“处理了一点私事,耽误了时间。来,小朝和妹妹一起玩去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将左朝放在了地上,杨乐立刻带着左朝去找新玩具。

    “顾总。”杨家华见顾北北这幅不冷不热的样子,心中有些惴惴不安,尴尬的笑道,“外面冷,先进屋子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办露天的宴会吗?这六七月的天气,哪里冷了?”顾北北笑道。

    顾明明见两人之间不太对劲,忙道,“姐,今天是乐乐生日,你给你小侄女准备了什么礼物啊?”

    “算是惊喜吧。”顾北北笑了一声,道,“乐乐脖子上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那是她爸买的,是意大利著名珠宝设计的作品,只有一条的,就像我家小宝贝,独一无二!”顾明明丝毫没意识到那条项链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顾北北垂眸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宴会开始后,杨乐穿着漂亮的公主裙出现在众人面前,小脸长得和顾北北倒有三分相似,精致漂亮。

    大蛋糕推上来时,顾明明抱着杨乐,准备切开蛋糕,却被杨家华拉到了一边,他低声道,“今天也是舒舒的生日,不如就让乐乐和舒舒一起切蛋糕吧。”

    顾明明脸色冷了下来,压低了声音道,“杨家华!你别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“我进什么了?乐乐是孩子,舒舒也是孩子,你怎么就不能一视同仁呢?!你看舒舒她妈平时对乐乐也很好啊!你怎么就不能学学呢?!”杨家华黑着脸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向一个小三儿学习?!”顾明明瞬间炸了,她冷笑了两声道,“杨家华,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