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的话题楼

推荐阅读:
    顾北北抱着左朝上了车,司机看到了,开口问道,“小少爷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增进一下母子感情。”她伸手揉弄了一下左朝的头发,笑道,“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,顾北北将左朝哄得睡着了,才低声向助理问道,“查了蒋媛媛家是什么来头吗?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。”助理开口道,“蒋媛媛家里是做服装设计公司的,丽媛集团就是他们家的,但是从去年起生意就一直不景气,在业界地位不断下滑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点头,又道,“程涛和耿旭阳又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助理小声道,“程涛是白洋矿业集团的小公子,白洋矿业算是我们的对手,去年咱们在古水镇那边有个矿山,咱们还没谈好价格,他们那边就以两倍的价格先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助理继续道,“至于耿旭阳……还未查到具体情况,正在搜索他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转头看了眼窗外,道,“蒋媛媛家……你让人打个招呼下去,先分流一下他们家的客户,有时候企业倒闭,差得就是这最后一根稻草,一个即将淘汰出去的东西,有什么资格狂吠不止?”

    “立刻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程涛那边怎么处理?”助理想了想,道,“白洋矿业也不小,我们和他们硬碰硬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微微闭眼想了想,忽而开口道,“我记得白洋矿业只是买下了矿山,但是周围的土地还未进行征收。那座矿山他们以一亿两千万的价格买下,我们就以两千万的价格去征收一下附近的地,顺便把路修好点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您想做什么?”助理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彻底孤立。周围的土地被我征收了,他们矿山的车队就不能从上面过去,我倒是看看他们想怎么出货?难道要用直升机运吗?”

    助理想了想,还是道,“可是用两千万去做这个事情,恐怕董事会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占公司百分之五十三的股份,享受绝对控股权,什么时候需要他们的意见?”顾北北轻轻揉捏着左朝的小腿,观察其有没有受伤,一边说道,“白洋矿业的矿山不能开采,他们的资金就会困在那里,等他们想要脱手这块烫手山芋的时候,只能以低价转卖给我。”

    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拍打在车玻璃上,顾北北微笑道,“对我儿子用暴力?不如我让他们体会一下什么是血雨腥风。”

    助理看着顾北北的没有,觉得和之前的大小姐似乎有些不同,但是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左朝趴在顾北北的怀里,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,偷偷看了眼她后,又急忙闭上了,一动不动的装睡。

    市郊别墅区。

    蒋父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,蒋母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蒋父皱眉道,“别哭了!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哭也没用!不过我早听说这位中恒集团的顾总对自家儿子漠不关心,她怎么可能会去接小孩呢?说不定是有人假冒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名片上……”蒋媛媛的妈妈眼眶都哭红了。

    “名片又不是不能作假,再说了,堂堂中恒集团的小公子至于被咱家欺负?他能忍下这口气?我看这个叫左朝的就是个穷小孩,哪有什么大背景?别自己吓自己了。”蒋父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”,蒋媛媛穿着粉粉的公主裙站在一旁,骄横道,“他可穷了,衣服都是补的,我们全班都看不起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吧,就算顾总再怎么不在乎小孩,也不至于这么亏待自家小孩啊,这个叫左朝的一定是假的……放心吧!”蒋父闻言,也仿佛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——”手机不断的震动,蒋父垂头看了眼来电显示,道,“老刘的电话,我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电话接起后,蒋父刚说了几句话,脸色便从满脸红光慢慢变得如同死灰,蒋母在一旁看着也有些惊慌,等电话挂断后,她才惶恐不安的问道,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蒋父的嘴唇泛白,他僵硬的转头看向蒋媛媛和蒋母,怒气猛地冲了上来,吼道,“你们是不是想要喝西北风啊!招惹谁不好!非要招惹中恒集团家的小少爷!”

    蒋母呆愣住了,喃喃道,“那小孩……难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你知道老刘刚刚说什么吗?他说我们的客户被人分流出去了,订单一下子少了大半,上面的人说了,是中恒集团董事长亲自下达的命令。”蒋父颓然坐倒在地上,道,“咱们……咱们这是踢到铁板了……”

    蒋媛媛被父母的争吵吓哭了,尖利的哭声惹得蒋父更是心烦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……”蒋母犹犹豫豫道,“咱们去求求程总?就是白洋矿业的程总,咱们家这次可是为了给他家程涛隐瞒错误,这才惹到了中恒集团啊。他们可不能见死不救!”

    蒋父沉默了一下,目光闪烁不定,最后还是拨通了白洋矿业那位程总的电话。

    顾北北带着左朝吃完后,在管家的建议下,还是去了一趟盛华医院,就是左朝他爸所在的医院。

    在未看到传说中的商界神话之前,她一直在想这位传说中的老公到底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可当她看到了,她不得不承认……身为颜控的她彻底满足了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男人穿着轻薄的睡衣,俊美苍白的五官格外好看,让人移不开眼睛,大概是昏迷的时间太长了,以至于他的身形看起来很是消瘦,手背青色的血管透过苍白的皮肤,看得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这样一个男人如果睁开眼睛,会是怎样的强势,恐怕就算只是被他看着,也有一种被全世界宠爱的感觉吧?

    顾北北不由得佩服起原主了,天天面对这样的男神级霸总,居然能不动心……当真是好定力!

    “左先生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失血过多,他伤的太重,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。”医生见顾北北站在左扬的床前一动不动,以为她十分伤心,便安慰道,“不过还是有机会的,只要家属不放弃,一切都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点点头,医生出去后,她轻轻推了推左朝,问道,“有什么想要跟爸爸说的吗?”

    左朝看着床上躺着的人,有点陌生,可又有点想要亲近,顾北北忍不住笑了一声,道,“你去跟爸爸说悄悄话,我不偷听。”

    左朝斜睨了她一眼,随后迈着小短腿走到了男人身边,小手轻轻的搭在了男人的手上,道,“爸爸,我等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闻言,料想左朝应该是渴望父爱了,小可怜啊……她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左朝也不管他,偷偷小声说道,“妈妈夸你长得好看,你要快点醒来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左扬的手指微微动了动,顾北北的余光瞥视到之后,立刻转身喊医生过来,医生匆匆检查了一番后,遗憾道,“只是病人躺的太久了,身体自然形成的反射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同情的看着顾北北。

    顾北北想到了外面的那些离婚传闻,立刻戏上心头,伸手半掩住脸,伤心道,“没事,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会一直陪着他的。”

    医生长长的叹了口气,感慨于这对年轻人的痴情。

    左朝面无表情的转头看着顾北北,一言不发,小脸几乎鼓成了一个球。

    果然隔天论坛飘红着新的话题楼:扒一扒我在医院看到的绝世爱情

    顾北北停下了翻看论坛的手指,哼哼笑了一声,感慨道,“这可真是深情啊……”

    左朝依旧面无表情,这次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顾北北了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顾北北低头看了眼,发现是她那个倒霉的原配妹妹,接通电话后便听到里面传来了女声,问道,“姐,听说你和姐夫和好了?”

    “听谁说的?”顾北北懒懒道,“你姐夫还躺着呢,我跟谁和好去?”

    原配妹妹:……

    顾北北问道,“问我就为这事?”

    原配妹妹立刻道,“也不是,今天是乐乐生日,你也知道,杨家华把那个女人和她的女儿都带回了家,那小孩和乐乐是同一天生日。”

    杨家华就是原女主的爸爸,也是原女主最初的金手指之一。

    顾北北眯缝了一下眼睛,想起了这段剧情,原书里写过这次的生日聚会,杨家华就是在这次生日会上公布了那个私生女的身份,搞得大家都没脸。

    更丢脸的是,身为婚生子的杨乐戴了一条和私生女杨舒一样的项链,而这项链是定制款,只有一条,杨乐的那条是假的,杨舒的那条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为这件事情,杨乐被人取笑了很久,以前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从此变得阴暗敏感,宛如受伤的小兽。

    “他想做什么?”顾北北问道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想给那对母女补偿,让他们也风风光光的办个生日宴。”原配妹妹不屑道。

    顾北北嗤笑了一声,问道,“他不会想要借此公布私生女的身份吧?”

    原配妹妹说的,“那倒不会,杨家华死要面子,他还干不出这么没脸没皮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心道:妹子,你这就不知道人心险恶了,杨家华什么没脸没皮的事情都干了,还差这一件?

    千万别跟不要脸的人讨论脸皮,这是没用的,因为这种人根本没有羞耻心。

    原配妹妹道:“姐,你今晚有空来吗?乐乐说她想你了,你顺便把小朝也带来,闷在家里都闷坏了,正好我这里做了两套玩具,他和乐乐一人一套啊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应道,“好,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之后,她转头看向助理,开口道,“我记得去年玉石拍卖会上,我似乎拿下了一件上好的拍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