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cc > 玄幻小说 > 一觉醒来我成了反派他妈[穿书] > 竟然是她的儿子!

竟然是她的儿子!

推荐阅读:
    顾北北所预料的事情并没有错,第二天一大早手机推送的新闻头条便是她和那位尚未谋面的左先生。

    论商业巨鳄的离婚史

    八一八左氏财团总裁的悲惨婚姻

    昔日的豪门贵公子,商业巨鳄为何会落到如今这个下场,难道是报应?

    小道消息!真实可靠!左氏财团总裁夫妇离婚确定无疑,有照片为证!

    顾北北随便往下翻看了一下,便看到了她抱着左朝进出医院的照片,看起来有些模糊,应当是匆忙偷拍的。

    能有这样的社会关注度,看来她的这位老公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将左朝送到学校之后,她笑眯眯的和左朝说了声,“再见啊,我在这等你。”

    左朝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啧——”顾北北轻轻叹了一声,在手机页面上寻找左扬的信息,由于原书的那个垃圾作者很多东西都未交待清楚,以至于她根本不知道这位老公到底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左扬的信息十分好找,位居搜索第一。

    顾北北停顿了一下,便点开了词条,人物百科和各界新闻顿时布满了整个页面,到处飘红,有些论坛上更是盖起了无数话题楼。

    顾北北忍不住轻“嘶”了一声,快速翻看着,才发现这位老公的花名还真是不少。

    黑钻级单身总裁——左扬

    商业帝国的狼犬

    年度风云人物榜首——左氏财团左扬总裁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与花名相对的,则是一条骇人惊闻的信息,处于论坛最高处,飘着显眼的红色,上面写着:

    左氏财团总裁遭遇车祸,昏迷不醒,经医院抢救已是植物人,医生亲口证明其很难苏醒,左氏财团恐分崩离析,一代商界之神就此终结。

    车祸现场的照片让人呼吸微微一滞,鲜血洒满了一地,被推上救护车的人满身鲜血,手臂微微耸搭在一旁。

    顾北北微微愣怔了一下,靠在车后座,隐隐有些同情这个男人。这样强大的人,说倒下就倒下了,实在是让人觉得惋惜。

    上午的时间过得格外的快,当放学铃声响起时,顾北北和其他家长一样站在门外等着左朝,可是看别的小朋友都被带走了,唯独不见左朝的身影,脸色蓦然沉下。

    助理在一旁见她脸色不好,立刻问道,“要不要我进去找找小少爷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顾北北环视了一眼四周,见没有左朝的身影,她道,“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她从未来过学校,但是助理倒是来了几回,立刻在前面引路道,“大概小少爷是又被老师留下来吧?”

    “又?”顾北北看了眼助理,道,“很多次吗?”

    “算不上多,大概一个星期两三回的样子。”助理老老实实答道,“每次都会比别的同学多留一个多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呵!一个多小时?有意思了。”顾北北嗤笑一声,径自往老师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,她刚到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左朝,你到底怎么回事啊?昨天不来学校,之前还迟到,你还想不想读书了?你要是不想,让你妈把你领走算了!省的事情多……”女老师怒斥左朝之后,又对一旁的学生家长说的,“蒋媛媛妈妈,您放心,我一定会惩罚左朝的,这个月就让他一直站着,您带媛媛先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不等女老师说完,顾北北直接敲了敲门,笑眯眯的走进去将正在罚站的左朝一把抱起,开口道,“老师您好,我是左朝的妈妈,我家左朝做错了什么事情,不如您跟我说道说道?”

    她目光冷厉的落在了女老师的身上。

    左朝的小腿在微微颤抖,大概是站久了,伤口又开始疼了,顾北北看着有些心疼,更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女老师,她道,“体罚是吧?对一个小孩体罚,真有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的气场看起来太过骇人,女老师愣怔了许久后,才有些结巴的回道,“左朝他把蒋媛媛的头发给剪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北北这句话是问左朝的。

    左朝沉默了一下,小声道,“不是我,是程涛和耿旭阳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?”顾北北看着老师,说道,“要我重复一遍吗?”

    一提起程涛和耿旭阳,老师和那位家长脸色都变了,老师连忙反驳道,“不可能是他们,他们品学兼优,是三好学生,哪里像是左朝……”

    “慎言,老师。”顾北北打断了老师的话,面无表情的冷声道,“您仔细想想在说,提醒您一句,您再说一句污蔑我儿子的话,我们立刻法院见。”

    老师立刻噤声了,顾北北见状,便大致猜到了情况。

    那位家长有些不甘心道,“你儿子用剪刀,剪了我女儿的头发,你居然还护着他?你这是什么家长?什么素质?”

    “直接调监控录像,如果是我儿子剪得,我会赔礼道歉,但是如果不是……”顾北北看着这位家主,笑了一声道,“蒋媛媛的妈妈是吧?那我们日后有得玩了。”

    助理立刻上前将名片递给了蒋媛媛的妈妈和女老师,说道,“我们家大小姐言而有信,如果真是小少爷的错,我们自然会对两位进行补偿,但是如果不是……”助理后半句什么也没说,可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两人低头看了眼上面写的“中恒集团董事长”的职务,又看到上面明晃晃的“顾北北”三个字后,脸色变了,特别是蒋媛媛的妈妈,脸色煞白如同见了鬼一般,她张了张嘴,声音都变调儿了,道,“你怎么可能是中恒集团的董事长?”

    蒋媛媛家里也是做生意的,中恒集团虽然比不上左氏财团,但是想要碾死她家,就跟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了?”顾北北微笑道,“那就从现在起,请您闭嘴,我们看完录像再说。”

    蒋媛媛妈妈冷汗直流,她苍白着脸谄媚道,“我……是我不认识贵人,哪里要看什么监控呢?这要看什么监控?头……头发而已,不用看,不用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插话。”顾北北轻轻揉了揉左朝的小腿,头也不抬道,“保持安静。”

    女老师在看到这位家长的态度变化时,脸色顿时惨白下来。

    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。

    “左朝妈妈……我……”她立刻从位置上滚了下来,端着茶水走到顾北北面前,道,“这是误会,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师”,顾北北忽而撩起眼皮,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,一字一句道,“昨天我似乎就跟你提过请假的事情,看来您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啊,这可真是太让我伤心了,本来还想跟老师好好谈谈,现在看起来也不用谈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老师额头冷汗刷刷的往下流,摇头道,“我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故意的了?”顾北北将左朝放在一旁的沙发上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糖果递给他,轻轻揉了一下他的头发,随即缓缓走到老师的身边,低声轻笑道,“你动我儿子,难道还想求我放过你?做梦呢?”

    老师仓皇失措道,“你想做什么?你不能……你不能告我,你没证据说我打了他!”

    顾北北眸色骤然一凛,她倒是没想到这老师竟然敢对左朝动手,心头一阵怒火翻腾,她气笑了,道,“很有意思,不急……等你先从学校出来,咱们再谈谈虐待未成年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微微偏头,助理立刻将一个文件夹放在了办公桌上,道,“老师,当人民教师不过三年,就在市里买了两套房,收入可观啊,不过没事,为国家找出蛀虫,并且把它们除掉,是我们身为公民的本分。这份文件记录了您从入职以来的所有收支进出,包括您家门口的监视器录像,现在应该也被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师死死的盯着这份文件,惊慌失措的将其打开,上面每一条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宣判她教师生涯的死刑。

    “这份文件,另一份应该出现在教育局那边了,期待您能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。”顾北北微笑道,“等这件事情过了,咱们再谈谈故意伤害未成年的这件事情,放心,就算您忘记了,我也能把事情一件一件扒出来,绝不会让您错失任何一个进监狱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将左朝抱了起来,道,“到饭点了,咱们出去吃啊。”

    在走出门口时,她又顿住了脚步,笑道,“别紧张,监狱欢迎您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女老师彻底的瘫倒在地上,满脸呆滞的看着散落一地的文件,失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完了……全完了。

    蒋媛媛妈妈惶恐不安的看着女老师,她急忙打电话给自己老公,道,“老公,出事了……我们似乎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中恒集团的董事长。”蒋媛媛妈妈手脚冰凉,她声音晦涩道,“她亲自来接她儿子了……我没想到那个小男孩竟然是她的儿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