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子坏了

推荐阅读:
    顾北北记起了书中描述的这个场景,左朝小可怜本来准备去学校,结果被女配喝令在家干活,等他做完家务,早就已经迟到了。

    由于这次迟到被老师罚站,还被同学当众嘲讽,老师也不加以制止,给左朝千疮百孔的心又狠狠划上了一刀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女主出现了,虽然此时杨父尚未对外公布女主是他女儿的身份,但是却将女主和她妈养在了西城的一栋大别墅里,好吃好喝的供着,到哪都有司机接送。

    女主当着众人面,扔给了左朝一颗糖果,说,“以后他就是我的保镖了,我是顾家的大小姐,你们谁敢跟我过不去,我就告诉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这一颗糖,让左朝对女主产生了好感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脑残的剧情,顾北北一阵牙酸,她怜惜的目光落在了左朝小可怜的身上,叹了口气道,“是妈妈没好好对你,让你被一颗糖就勾走了。”

    左朝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北北,眼里满是问号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你的腿伤……”顾北北从沙发上起来,竟骇得左朝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她看着小可怜仓皇失措的面容,脚步也顿住了,有些心疼这小孩了。

    左朝身上的伤就是被原主拳打脚踢造成的,原主只要心情不好,对左朝就是一顿毒打,根本没把他当儿子看待,简直是往死里踹,常常将左朝踹得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让妈妈看看你的伤口,好不好?”顾北北半蹲了下来,平视左朝,道,“对不起,妈妈错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先让孩子给她看看伤口,别回头伤口发炎,那就更难处理了。

    但她又不能直接卷起左朝的裤子,小可怜怕她怕的要命,那仓皇的小眼神,看得人心里揪着疼。

    左朝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会儿,自己弯腰将裤腿直接扯了起来,本来已经结痂的伤口被他这么粗暴的一弄,又开始往外流血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行,这得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左朝小腿上纵横交错的伤口,有些地方都已经红肿发炎了,这再耽搁下去,只会让伤口恶化,小孩更遭罪了。

    顾北北做事情向来雷厉风行,她走过去一把将左朝抱了起来,一只手抱着左朝,一只手将腰间的钥匙扔给了一旁的保镖,道,“开车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大小姐。”保镖训练有素的点头应道,立刻去车库准备将车开出来。

    天生面瘫脸有效的遮掩住了他的诧异。

    左朝由始至终一句话都不再说,安稳的坐在顾北北的小臂上,后背僵硬的挺直着,面无表情直视前方,顾北北安抚道,“别害怕,最多去消毒一下,不会太疼。”

    左朝依旧不回答,两只小手无措的搁在肚子前,紧紧握着小拳头。

    从别墅到医院,也不过二十多分钟的时间,但是检查的速度很慢,等左朝做完全身检查之后,都已经到了傍晚,这秋天温差大,到了傍晚就开始转凉。

    一旁的助理忽然接到电话,转身便往门边走去,依稀能听到她说,“知道了……今天请假。”

    “把电话给我。”不等她将话说完,顾北北已经抱着左朝出来了,助理立刻将手机递给了顾北北,小声道,“是小少爷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点头,表示知道了,电话里的女声穿了出来,颇有几分颐气指使的意味,道,“左朝这个星期,已经迟到三天了,如果他不想上学,可以不用来,每次在同学们上课的时候赶过来,太打扰别人学习了。他要是自己不想学,那就别来,省的总是耽误别人,其他学生家长已经跟我投诉好几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年义务教育,这位老师,您听过吗?”顾北北直接打断了女老师无休止的指责,她道,“刚刚的话我已经录音了,您企图通过言语侮辱,勒令左朝退学。”

    她停顿了一下,开口问道,“谁给您的权利?教育局吗?如果是教育局,那没问题,今天下午我就去教育局问一问,您是否有权利勒令我的孩子退学。还有,关于您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进行言语侮辱,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严重创伤,这件事情,您就等着法院传票吧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挂断了电话,没有给这个老师任何反驳的机会。

    助理期期艾艾的问道,“那……我们需要通知律师吗?”

    “通知什么律师?”顾北北转过头,无意间看到了左朝的眸子又暗淡了下来,顿时一笑,道,“我不毁人前途,但是她需要亲自过来道歉。她敢侮辱我儿子一次,我就还回去一次……我为人向来就是这么公平又公正。”

    左朝忍不住抬头看了眼顾北北,目光有点诧异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不用去学校了,先回家休息,从明天开始,我接送你。”顾北北看着左朝软软的头发,上手摸了摸,道,“喜欢吃糖吗?妈妈让管家买了一些,想吃什么就告诉妈妈,乖啊。”

    为了防止左朝再被女主的一颗水果糖给诱惑走了,她让管家买了一大堆,家里的几个阿姨都忍不住叹气,道,“大小姐这是作孽啊,这又是想用什么丧心病狂的招对付小少爷喲?作孽啊……”

    顾北北将左朝抱上车后,看着左朝紧绷的身子,便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,让他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穿书前,顾北北虽然是个游戏少女,但是为人处世在业界是出了名的悍将,强大又护短。

    既来之则安之,至少回原世界之前,她要利用手上现有资源,成为左朝小可怜最强大的靠山。

    所以乖儿子,你可千万别去黑化了,老老实实的做个乖巧富二代吧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刚刚从盛华医院出来的时候,我看到墙角那边记者,恐怕医院里又要出什么新闻了。”助理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新闻……那些记者都是在蹲点,就想拿到我们家大小姐和先生的一手资料,早八百年就传大小姐和先生离婚的事情,传的还有模有样的。”司机一提到这事,就有点生气,“这些记者,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生怕别人家里不出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北北听了许久后,提取出了几个重要信息。

    第一,顾北北和老公一直很受外界媒体关注;第二,顾北北个老公的感情深浅有待考究;第三……她老公生病在医院,而她来了一趟,却连看望都没去看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扶额,深深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媒体会写出什么惊天大戏出来。